alexa
置頂

知識經濟的迷思與省思

文 / 蔡慧菁    
2001-06-15
瀏覽數 10,750+
知識經濟的迷思與省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主持人

李誠(知識經濟管理研究院院長)

高希均(天下遠見出版公司創辦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榮譽教授)

■與談人

陳博志(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委)

董安琪(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彭台臨(體委會綜合規劃處處長)

曾志朗(教育部長,由高教司司長黃政傑代為宣讀論文)

劉紹樑(理律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

天下遠見出版公司創辦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榮譽教授——高希均

知識經濟,引發經濟發展新機會

發展知識經濟為我們的社會啟動良性循環,因為它提供了全新的機會;面對這些新機會,政府和民間應該重新訂定新政策及新投資的優先次序,創建開放的社會,最終目的是讓人民有優質的生活。

知識經濟如何提供新機會?第一,快速且幾乎免費的資訊,無遠弗屆;第二,累積的知識可加速解決實際的問題,將知識轉變成利潤;第三,提供邊緣地區的個人吸收新知識的機會;第四,增加開發中國家趕上進步國家的可能。

面對新機會,政府需加快教育和研究發展步調,私人企業則要重視創新和人力資源的培訓。二十一世紀假如還有帝國主義這個名詞,他們已經不再需要殖民地,要的是搶人才。

另外,我們要創造開放的社會,同時,不管金融、投資、貿易、智慧財產權,都要走向國際化,和世界接軌。在開放、安定、有秩序、有法治的環境下,才能吸引第一流的人才、大量資金、最新科技,以及價廉物美的貨品和勞務。

對知識經濟發展,我們必須密切觀察因為知識水準的差異,所帶來的財富不均問題;知識經濟不是萬靈丹,不能解決法治不臧、人心貪婪、道德淪喪這些問題;知識容易落伍,要不被淘汰,就要推動終身學習;知識經濟是條走不完的崎嶇路,但只要起步就有可能。

經濟建設委員會主委——陳博志

發展知識經濟,提升生活品質

我們過去以為只要拚命投資生產就會贏,保羅克魯曼說,這種經濟發展只是靠資源的累積和加強運用,沒有技術的進步,不能持久。他所言不全然正確,但指出的方向是對的。只靠有形資源、拚命工作,收穫是有限度的。

新知識出現,可以不用投入那麼多人力和資本;加上全球化,幾十億開發中國家人口加入競爭,我們認真,別人也認真,要怎麼樣才會贏呢?我們必須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情,運用更多的知識,才能賺更多錢。

知識經濟如何發展?利用知識創造利潤,有兩種作法;首先,創造出直接可出售的新知識,這是最輕鬆的,但我們創造新知識的能力,不如先進國家。而發展知識經濟,要先塑造有利的環境,不合適的法規就要修訂。

我們更要扶植知識型的服務業,來協助眾多中小企業的知識發展。研發、全球運籌、數位資訊等,都可由專門的廠商來幫忙,就好像過去有報關行、記帳公司幫中小企業服務一樣。知識經濟並不限於高科技產業,各類產業都有知識化的機會(屏東的黑珍珠蓮霧就是知識經濟一例)。

知識的發展首重人才,我們要特別加強人才的培育和引進。教育方面,我們要避免僵化的教材及升學壓力扼殺學生的創造能力。

為了配合知識經濟,我們要積極發展能提升生活品質的產業,包括改善公共建設和生活環境的產業、國內休閒旅遊業,以及老人安養之類的社會福利產業。提供工作機會給較難直接參與知識經濟發展的低技術人力,減少數位落差可能引起的所得分配惡化現象。

體委會綜合規劃處處長——彭台臨

體育產業是發展知識經濟的主力之一

體育在我國一直被認為只是為了「健身」,提倡體育是要國人擺脫東亞病夫的形象;一般也認為,體育與經濟發展、高科技產業的發展毫無關係,這都是錯誤的觀念。體育是人力資源健康與活力的基礎,也是多元學習的途徑,可以培養團隊合作與冒險創新的精神。

體育不只是休閒活動,更可成為一國主要的產業,是一種知識性的健康產業。當國家發展到高消費階段時,體育產業是發展經濟的主要力量。

全世界有二十億的籃球觀賞人口。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掌握了這個商機,自1989年起從事全球行銷活動,透過電子媒體的轉播,每年在歐亞電視轉播賺取巨額的轉播權利金。由NBA轉播所帶來美國運動鞋、服裝、飲料的出口,更遠遠超過轉播權利金的收入。美國體育產業的產值在公元2000年是1390億美元,超過美國高科技的石化工業,更超過他們的汽車製造業。英國的體育產業也在1990年時超過了汽車零件業。

換言之,體育產業是我國發展知識產業時不可忽略的主要產業,也是提升人力資本、培養知識工作者的重要工具。

中央研究院經濟所副研究員——董安琪

知識資本主義帶來「創造性破壞」

過去的資本主義,著重的生產要素是勞力和資本,而在知識資本主義之下,知識是最重要的生產要素。知識經濟的名詞大約在1990年代中期才流行起來,但知識資本主義早已經過相當時間的醞釀,並悄悄地改變了未來世界的經濟秩序。

在知識資本主義的時代,知識成為經濟成長的主要來源,也是競爭優勢的關鍵因素。過去領導全球經濟風騷者,是石油大亨和汽車大王等擁有自然資源、勞力或資本投入的企業家,今日則改由比爾蓋茲等知識創造者登場。

經濟本質變動的影響,並不限於一、兩個風雲人物而已;對一般人來說,不但產業更迭加速,廠商頻頻重整,甚或倒閉,傳統的長期雇用、全時工作也逐漸消失。這些變動就是熊彼得所謂創新帶來的「創造性破壞」。台灣當前所遭遇的大量失業及經濟衰退,撇除國際因素和非經濟因素不論,主要即是來自知識角色的變動。

因此,台灣的新挑戰,在於如何充分理解知識經濟的涵意,以擬定適當的個人、廠商及國家的生存策略,如此才能解決當前的紛擾,然後順利步入較高層次的新均衡。

教育部長——曾志朗

台灣的高等教育要

「邁向卓越,領先世界」

知識經濟時代強調的是創新,而大學是創新知識主要的來源,也是知識工作者主要的培養場所,因此,高等教育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我們的大學是不是能充分發揮功能?從質和量來看,現在校數已經很充足,台灣有一百三十五所大學,加上專科一百五十所。然而許多學校規模很小,國際競爭力不夠,這是我們擔心的。學校增加、進大學的人也增加,因此有人擔心,大學生素質也跟著下降了。

我們關心的問題,還包括大學校園分工的問題(綜合大學或研究型大學)、大學的卓越問題、人才培育能不能滿足社會需要、人才全面品質的教育等。

另外,我們也強調審美觀的培養。知識經濟下,要創造利潤就要靠審美觀念,有審美觀念就可比別人多賺錢;沒有審美觀念,只能生產標準化的東西。高等教育就是要培養學生有審美、創造的能力,這是相當重要的改革方向。

同時,學校有時會關起門來辦教育,這是不對的。我們要鼓勵大學和社區互動、產學合作,學術研究也要走國際化的路線,要有和國外大學競爭的能力。

我國今後發展大學教育的藍圖是以「前瞻性、可行性」的策略,採「焦點集中,重點突破」的方式推動實施,以使我國大學教育「邁向卓越,領先世界」。為達成這些目標,政府已撥出新台幣130億元推行「大學學術追求卓越計畫」。

知識經濟與管理研究院院長——李誠

新勞工政策要能鼓勵員工

積極學習新知識

知識經濟不但對經濟結構、企業結構、經營方式有巨大的影響,需要進行大幅改變,對勞資關係亦有巨大影響。

在新資訊、媒體技術(ICT)的影響下,近年來各國製造業的生產方式與管理方式,都開始走向服務業,採用了服務業顧客至上、產品顧客化、管理彈性化的策略。同時,ICT亦使服務業的生產與消費可以分離,不必像過去生產與消費必須在同時同地進行。

儘管如此,他們仍然與顧客非常接近,仍然不能放棄生產顧客化、管理彈性化的原則。原有在工業時代所建立的完整勞資關係模式,所追求的標準化、穩定化的各種雇用、薪資、福利政策,在知識經濟時代都變成妨礙服務業與製造業走向生產顧客化、管理彈性化,妨礙員工積極使用知識,發揮創意的意願,也壓制了企業家精神的培養與發揮。

要鼓勵員工積極學習新知識、主動發揮創意與企業家的精神,政府必須改變其勞工政策的舊思維。政府不應再強調使用集體與勞工法令的力量,來保護員工的就業安全及所得穩定,而是以新思維保障員工個人永續就業的能力。政府的新勞工政策重點,應該輔助個人提升競爭力,提供員工追求新知識的機會,保障員工終身學習以及在勞動市場中自由移動的機會,使員工福利不因勞動移動而有損失或中斷。

政府勞工政策的擬訂基礎,必須從集體力量的保護,改為提升個人競爭力。

理律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劉紹樑

法律是知識經濟的基礎

發展工業經濟時,電力、公路、機場、水庫、海港等公共建設是最主要的基礎建設,沒有任何國家可以不把基礎建設做好,而能達成工業經濟的發展。在知識經濟時代,最主要的基礎建設之一是法律制度。當我們省思傳統經濟的同時,不要落入新經濟的迷思。

法律制度修改,要裝新酒,必須要先整修舊瓶,才能保本培源,繼而推陳出新。

進入知識經濟時代前,必然有很多企業合併的現象,因此我國當務之急是儘速通過企業購併法。此後要修改公平競爭法,因為公平法是經濟憲法,能防止業者利用「剩餘獨占力」打擊新進業者、鼓勵創新、防止廠商不當運用專利法、妨礙知識的利用、不使競爭法淪為保護「民族知識產業」等。

此外,台灣亦應趁早擬訂智慧財產權、公司法、電信與傳播法、資訊利用與隱私、言論自由維護法,以保護並鼓勵知識的創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