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做世界第一的產品

文 / 楊臻榮    
2001-06-15
瀏覽數 7,200+
做世界第一的產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康柏、微軟跟英特爾都覺得宏達(HTC)很有創新的能力。為什麼他們會這樣認為?你們的優勢在哪裡?

A:我們有多次與國際大廠合作的經驗,在迪吉多就經常跟美國總部一起合作。這跟康柏、微軟、英特爾之間的合作非常像,所以我們在這方面很熟悉,而且,他們也很肯定我們的設計能力。

Q:你們的設計能力從以前就這麼強嗎?

A:應該是這樣。以日本卡西歐(Casio)、惠普這幾家公司來比較的話,我們是最晚跳進來做,可是我們第一個產品比他們早出來。微軟看到我們的產品,也覺得我們做得不錯,所以很快我們就連起來了。有了第一次的合作經驗,他們認為我們的能力還不錯,所以後來也一直持續跟我們合作。

Q:為什麼你們的研發一直走在別人前面?

A:我想最主要是有一個好的團隊,我想早期的成員都在迪吉多做過一陣子,彼此相當瞭解。以前一開始在迪吉多設計產品也是世界級的產品,研發方面都非常嚴謹,成品的出貨量也相當大。我們掛著迪吉多的招牌,戰戰兢兢的,壓力非常大,希望能夠超越原來美國那邊的產品。事實上,我們也達到了。

Q:為什麼康柏把iPAQ的訂單下給你們?

A:康柏1997年底就找我們了。

Q:是它主動來找你們的?

A:是微軟介紹的。康柏知道我們過去在迪吉多,所以比較有信心,後來差不多過了半年,才開始合作。我聽說它也是從十家、二十家中挑選出來的。三年前就開始合作第一個計畫案,兩年前才出貨,那是第一代,iPAQ算是第三代了。

人才是台灣的優勢

Q:你怎麼使公司的員工有向心力?

A:我想有時候是大家有同樣的理念,有時候是有一點物以類聚。如果大家常在一起溝通問題,比較會產生共同的理念。

Q:你覺得這樣的作法,在台灣這個環境適合嗎?

A:我覺得目前為止還可以。最重要是利用我們的優勢,光是設計產品跟製造產品,台灣的優勢還是非常強,因為周邊的廠商都已準備好了。另外,這些人才經過這幾十年的培養,能力都在大陸之上。比起這些國家,台灣的人才最認真、彈性最大,大陸要追趕的話還需要一點時間。美國是有那種環境,但是他們的設計師,以及各方面的優點都比我們差,而且他們也比較缺乏周邊的環境,在設計上花的時間會比較長。

Q:所以台灣適合做這方面的事情?

A:對,台灣在產品的設計、研發、製造方面比較強,因為這是二十年來奠下的基礎。移到大陸當然會有衝擊,因為他們也會學過來,可是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全複製。

Q:你們打算把工廠搬到大陸去嗎?

A:是有這樣的考慮,但可能只是小部分的生產單位,重心還是會在台灣。

Q:微軟在你們公司的成長過程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A:微軟可以算是我們的貴人,我們也支援他們很多,我想這是互相的,因為它也要靠我們提供它產品。

Q:所以你們的合作關係是微軟想要開發一個OS(作業系統),就找你們把硬體做出來?

A:事實上也不完全這樣,它通常有它的計畫,再一代一代地改進。像第一代它就找幾家合作,那第一代它當然不可能來找我們,因為我們公司還沒成立。它當然會去找惠普、卡西歐、飛利浦等一些比較大的公司合作開發產品。第二代時像飛利浦這些公司,就退出了。目前它選得不多,只跟三、四家有比較密切的合作。所謂密切合作,就是同步開發,我們一起測試,一起同步開發。

Q:那你們屬於同步開發嗎?

A:對,它叫PCP,就是product creation partner(產品研發伙伴)。

Q:王雪紅是什麼時候開始投資你們公司的?

A:這是她的公司,一開始就是她想要成立一個公司。我原來屬於大眾電腦,後來決定要獨立出來,那時候只有我一個人獨立成一個部門,後來變成一個獨立的公司。

以國際大廠做標竿

Q:可不可以談談你在宏達之前的經歷?

A:我在大眾電腦的時間很短,兩、三個月而已,在迪吉多倒是有二十年了。

Q:你們以前在迪吉多做terminal(終端機)或者server(伺服器)這種大型的機器,為什麼你們轉做小的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個人數位助理)這麼成功?

A:產品其實都是一樣的,只要設計一個產品,就要有這方面的專才。如果有了人才,在產品設計上的差異就不是那麼大;但是如果從另一個領域跳過來,有一些你不知道的地方,當然會有學習曲線。我們這幾個大概一起做了十幾年了,有了默契,也知道搶點,所以從那邊跳到這邊,只是多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Q:世界上或是在台灣,有沒有別的公司可能是你們的競爭對手?

A:我們走兩個方向:一個是普通PDA,另外是wireless PDA(無線個人數位助理)和Smart Phone(智慧型電話)。我想PDA的競爭對手比較多,多到連大陸、美國都有,像卡西歐、Palm這些都是。而wireless PDA、Smart Phone又有另外一些對手。我們現在走的是GPRS(整合封包無線電服務)系統,未來可能會變為CDMA(分碼多工擷取),或往3G的方向走。

Q:將來你們要如何保持優勢?英業達和廣達也積極投入PDA市場,你會不會擔心他們超過宏達?

A:我想就算擔心也沒有用,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自己如何不斷地提升。我們重視的是世界級的對手,以他們做標竿。要超越卡西歐、惠普這種國際大廠,贏過他們才有用。

Q:目前有超越他們嗎?

A:以銷貨量來看,我覺得我們目前算是超越了。看起來我們下一代也會超越他們。

Q:聽得出來你對宏達很有信心,是什麼原因讓你覺得你們將來會超過這些國際大廠呢?

A:我們一開始成立就想做世界一流的產品,一流之中當然也有第一名、第二名,我們目標一直擺在第一名,不管在品質或是產品,有時候也是經驗的累積,藉此陸續超過他們。我想決戰就在你的決心,還有你的人才,而且我們比較focus(全力投入)。

Q:你們投入的時機是否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A:當然,我覺得這有一些機緣。我們如果比較晚做可能就沒有機會了,再晚三個月也很辛苦,而且如果對手做得好一點,我們也不見得有機會。當時的狀況是微軟絕對挑大公司,不會挑小公司,但是我們的東西比他們好,所以才選我們當partner(合作伙伴)。當時台灣有另一家公司答應要把產品開發出來,結果也沒有。

Q:你的觀察能力對整個市場的判定有什麼關係?

A:我想我們第一個產品王雪紅董事長占一個滿大的因素,當時她也想做這種東西。那時候看到Palm的產品,我想將來一定是每人一台,我也覺得wireless很好,潛力應該很大。早期我們沒做Windows CE(微軟的PDA作業系統),因為微軟很難談,談了差不多半年他們才把技術授權給我們。所以剛開始是做跟Palm很類似的東西,自己開發一個應用軟體。後來發覺還是走Windows CE比較快速,因為微軟已經發展出多項產品了。

Q:為什麼你認為PDA有前途?而不是台灣廠商最擅長的PC(個人電腦)?

A:做PC已經沒什麼前途了,那時候只有筆記型及掌上型電腦比較有潛力,也比較符合我們的專長。

Q:你們在研發上面的花費占營收百分之幾?

A:去年大概將近7%。

Q:今年呢?

A:因為今年營業額比較高,所以金額是增加,可是百分比會降低,差不多5%左右。

希望一直領先

Q:你們去年營收新台幣45億元左右,今年預估150億元,等於是三倍的成長,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成長?

A:我想最主要是量增加了,我們去年出貨量差不多是前年的四倍。

Q:去年的毛利好不好?

A:不見得非常好,因為去年前半年的量還是比較少,經濟規模也不是相當好。因為我們在研發的投資相當多,產量不多的話,毛利就會比較差。今年我想會好很多。

Q:你們估計今年整年度iPAQ要出多少台?

A:我相信超過一百萬台不是問題,媒體都說是兩百萬台。

Q:你們現在損益平衡了嗎?

A:我們去年就開始賺錢了。

Q:你有提到今年以內要上市,大概會在幾月份?

A:大概11月左右吧。

Q:你們跳過上櫃,直接上市?

A:對,經濟部已經批准了,我們是用高科技股掛牌,因為我們成立還沒滿五年。

Q:你們還有一個部門是IA(資訊家電)部門?它占你們營收結構或者整個發展高不高?

A:IA研發的人力大概是wireless mobile的七成到七成五吧。他們現在負責不一樣的客戶,這邊的客戶目前的量比較少,但兩邊都有持續成長。我們沒有在營收上有所區分,開發出來的產品有時候也互相支援,就像iPAQ有一些配件是IA這邊幫忙做的。

Q:你們對將來的期許是什麼?

A:當然是希望能夠一直保持領先,研發出世界一流的產品,成為世界第一。我想這一直是我們的目標;另外,我們也希望回饋給社會。第一個還是要有工作,第二個是希望最好有一些盈餘提撥出來做一些慈善、教育、環保的工作。

Q:Smart Phone的原型已經出來了,那什麼時候會量產?

A:真正量產大概是年底。

Q:這也是你們公司未來發展的重心?

A:對,就是PDA、wireless PDA跟Smart Phone這三種類別的產品。

Q:Smart Phone有什麼機種?

A:有兩個,分別是Sagem(法國手機製造商)跟日本三菱GPRS的Smart Phone。(楊臻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