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想法過時又何妨!莫德納用過時觀念,發展出足以震撼業界的新冠疫苗

不怕犯錯的開拓精神
文 / 創新拿鐵    
2021-07-19
瀏覽數 60,450+
想法過時又何妨!莫德納用過時觀念,發展出足以震撼業界的新冠疫苗
圖/取自創新拿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莫德納(Moderna)成立僅10年,與百年大藥廠輝瑞(Pfizer)相較有如嬰兒,卻能從一開始的不被業界看好,到成果顯而易見,最後發展出足以拯救生命的新冠疫苗。其所憑藉的不僅是枱面上高人一等的產品有效性,還有背後更重要的——不怕犯錯的開拓精神,專注於單一領域,善用廣大的移民智慧,選擇適當的融資管道,以及領導階層的超前佈署等因素。

創新點:大膽創新的「開拓」精神,搭配「嚴謹再嚴謹」的執行步驟

本文3大重點:1.「開拓」與「創新」不同,它更強調從未到過的地方。2. 主要困境在吸引人才和大量資金方面。3. 從「疾病護理」到「預防疾病」將會是一個巨大市場。

2020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批准了兩家藥廠的新冠疫苗在美國使用。一家是總部位於美國紐約,已創立170餘年,全球最大的製藥公司——輝瑞(Pfizer),另一家是總部位於美國麻薩諸塞州劍橋市,成立僅10年的生物科技公司——莫德納(Moderna)。

1.「開拓」與「創新」不同,它更強調從未到過的地方

莫德納與輝瑞相較,不論在歷史或是規模上都無法相提並論,卻能在不到11個月的時間內通過臨床試驗,提供具有94.5%功效的接種疫苗。這項驚人的成就,令人很容易忽略它不過是一家成立不久的新創公司。而使莫德納特別的原因,除了成立僅不過十年,且兩年前才在美國納斯達克(NASDAQ)上市外,還有它創立的基本理念——強調「可以利用人體來製造自己的藥物」,在當時被認為是一種過時的觀念,卻從而發展出足以震撼整個製藥業的驚人成就。

取自STAT圖/取自STAT

莫德納的企業文化,是不畏失敗,嘗試以前從未有人做過的「開拓」精神。這個精神來自其董事長——阿費揚(Noubar Afeyan)的創業理念。阿費揚是莫德納的共同創辦人,最大的個人股東,也是其主要法人股東——「旗艦先鋒(Flagship Pioneering)的負責人。阿費揚認為「開拓」與一般新創公司所標榜的「創新」不同,它更強調「去一個以前從未有人居住過的地方,並使之適合居住。」阿費揚的「旗艦先鋒」便是在2016年由原「旗艦風險投資(Flagship Ventures)」更名而來,以體現所秉持的開拓精神。

莫德納公司董事長——阿費揚。取自Scoop Empire圖/莫德納公司董事長——阿費揚。取自Scoop Empire

正由於市場對莫德納所秉持理念的不以為然,鞭策了莫德納加緊前進的腳步,才能在短短10年內,從普遍不被業界看好,到成果顯而易見,最後發展出拯救生命的新冠疫苗。它94.5%的疫苗有效性比輝瑞大藥廠的90%還高,且莫德納疫苗在室溫下能保存12小時,冷藏能保存30天,攝氏零下20度能保存6個月的成效也優於輝瑞疫苗的保存條件。

莫德納雖然是勇於嘗試,但在執行上卻是「嚴謹再嚴謹」,不容許在關鍵步驟上草率行動。一旦訂立了前進目標,便立刻採取快速行動,並願意辛苦耗費大量工作時間,以追求目標的達成,因此才能在非常短的時間內開發出有效的疫苗。儘管莫德納現在已經是一家擁有約1,300名員工的公司了,其鼓勵無所畏懼嘗試新事物的文化卻仍像初創時一樣。

莫德納自成立以來,一直專注於治療劑和疫苗的單一領域,也是與老牌大型製藥公司不同的地方。他們在2010年成立時,即加入了疫苗的產品概念,並早在2013年就致力於疫苗的研發。2014年莫德納進行的首次臨床試驗,便是針對兩種流感疫苗。從那時起,該公司便同時開發10種人類疫苗與10種非疫苗的產品。

莫德納將產品開發的程序視為一種平台,研究人員將疫苗的技術同時應用於20多個程序上,根據進度和時間緊迫性等因素,將資源從某些工作轉移到特定的工作上。因此可能會中途取消某一個研究項目,再另外開啓一個新項目。這樣的專業化及彈性,使莫德納在應對COVID-19的疫苗需求時能快速做出反應。

取自創新拿鐵。圖/取自創新拿鐵。

2. 主要困境在吸引人才和大量資金方面

莫德納的運作方式,是探索能否在患者體內製造出可能有效的藥物。通過這些探索,提出假設並進行檢驗,發現能創造出大量價值的事物。臨床試驗有時會看到令人失望的結果,但一系列令人失望的經歷之後,便會取得突破性的成果。由於莫德納所研究的事物多屬聞所未聞,也令人難以置信的領域,因此公司主要的困境是在吸引人才和大量資金方面。

莫德納解決人才困境的主要途徑是「廣納移民」政策,董事長阿費揚觀察到免疫學和生物技術領域有很多移民科學家。而近來在疫苗領域,也引起了很多移民的關注。莫德納相信移民必須適應新文化的經驗和力求生存的心態,是一種企業家精神的展現。董事長阿費揚本身也是個移民,他的父母是亞美尼亞人,他在黎巴嫩出生,十幾歲時移民到加拿大,從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獲得博士學位,成為生物化學工程師,是生物技術新創企業界的知名人物。而莫德納的總裁暨執行長-史蒂芬那(Stéphane Bancel),則是個土生土長的法國人。

莫德納成立時期(2010年至2011年),對於生物科技公司而言是個艱難的時刻。那時經濟剛剛從金融危機中恢復過來,資金缺乏,董事長阿費揚的「旗艦風險投資」便在早期負起提供莫德納資金的關鍵角色。由於莫德納所做的研究多屬鮮為投資人所知的領域,於是乾脆跳過外部風險融資,轉而從製藥大廠阿斯利康(AstraZeneca)獲得了巨額資金。

到2014年,阿斯利康投資了莫德納3億美元,莫德納的估值高達30億美元。對於一家鮮為人知的新創公司來說,這是一筆驚人的投資數目和市場估值。然後默克集團(Merck)、亞力兄製藥(Alexion)和福泰製藥(Vertex)等大型製藥業者相繼投資莫德納,讓莫德納的身價水漲船高,於是在2018年12月股票上市,採用證券市場作為接續籌資的主要管道。

3. 從「疾病護理」到「預防疾病」將會是一個巨大市場

2020年對於許多行業而言是噩夢一場,對於莫德納來說卻是豐收的一年,媒體對它的話題也總是圍繞在COVID-19疫苗上打轉。但董事長阿費揚卻認為重點不應該放在COVID-19疫苗上,而是要看未來的發展。從總體上看,對於從事生物科技的人來說,阿費揚對於所謂的「健康保障(Health Security)」領域很感興趣。

取自創新拿鐵。圖/取自創新拿鐵。

人們對於健康及醫療保健等議題,目前所達到的程度僅止於「疾病護理」。由於缺乏足夠的照顧及監測預防,身體在默默經歷了各種模式的變化,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之後,疾病才會變得明顯。因此對於保障健康,重點不是末端的治療疾病,而應是前端的監測健康。廣義而言,「健康保障」包括在疾病發生之前就能獲取所有的健康資訊並查看狀況。而從「疾病護理」到「遏制和預防疾病」這個過程,將會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阿費揚將「健康保障」與一個國家的「國防開支」進行了比較。「國防開支」是用大量資金購買武器系統,並配置監控、安全、情報和其他很多功能。這些武器及功能使國家能夠產生嚇阻作用以阻止潛在威脅,因此最終便不需要使用到武器。簡言之,購買武器的目的便是不需要使用到武器。

而一個國家在「健康保障」上的開支也應是如此。應該將大量的社會資金引導到預防性的「健康保障」上,並提供相關業者激勵措施,以加速開發能早期發現病徵的技術,協助人們戰勝疾病。而這就是董事長阿費揚引領莫德納進行超前佈署的前瞻計畫,以期迎接莫德納下一個黃金的十年。

參考資料:

1. Moderna’s Vaccine Is A Startup Triumph, Too

2. COVID-19 vaccine is 90 percent effective: Pfizer and BioNTech

3. Moderna Announces Longer Shelf Life for its COVID-19 Vaccine Candidate at Refrigerated Temperatures

文/Hayden

(原文刊載於《創新拿鐵》;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數位專題
新冠疫情即時追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疫苗新型冠狀病毒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