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紅色干擾(下)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3-01-01
瀏覽數 9,850+
紅色干擾(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究竟中國朝向西方資本主義能走多遠?如果對此有任何懷疑,那2002年7月一群投資公司創立了「中華創業投資協會」後,這樣疑惑應該就解除了。這個聯盟擁有五十家公司,總資金規模達400億美元,成為那些重要性與日俱增且生機蓬勃的工業背後,一股支持力量。

在過去五年內,常有中國公司,讓他們的管理人員在西方受訓,如「上海聯創投資」和「成為創業投資」都開始利用他們的關係,協助中國嚴格受限的經濟走上軌道。

他們將投資著眼於各個大學,以「清華投資管理」這間中美合資的公司來說,它把中國名校清華大學納入少數的合作伙伴之中。自2000年成立以來,已投資了四項事業,其中約半數是清大的相關產品。

這些本地的創投協會伙伴偶爾會跟其他中國的主要投機事業群合作——如漢鼎亞太創投、軟體銀行、華登國際、華平亞洲有限公司和IDG投資(創投協會隸屬於IDG的出版集團)。這些龐大完善的國際公司有專業知識及資金在全球運作,而且他們也已經在中國數十年了。

IDG的創立者及主席派翠克麥高文指出,90年代初以來在中國所作的一百一十項投資中,IDG創投的投資報酬率一度達65%,但前兩年中跌了十二個百分點。

為了要成功,華平、清華以及其他中華創投的公司必須克服基金成立及退出機制的障礙,這在中國遠比在西方國家來的複雜。中國法律要求外國投資人和大陸人合作,並且拿出至少25%的資本, 證明他們是認真的。龍脈公司的董事長及創辦人趙光斗說:「中國總喜歡挖苦那些來了之後發了大財的外國人。」

此外,政府的法規讓中華創投透過發行公債,恢復在中國的投資,變得幾乎不可能。中國債券市場不接受高科技公司,而其他交易市場,如納斯達克及香港創業板,受制於官僚作業。也就是中華創投最好把公司賣給跨國財團。這些跨國財團擁有很少美國創投公司所擁有的技術和關係。

投資人說這兩種挑戰過幾年之後就會緩和下來,雖然這跟深圳第二市場交易有很大關係。不過交易已經延遲了好幾年了,至少在2004年之前都不可能開放。

但希望依然是很大的,因為高科技產業的成熟,能鼓舞更多創投公司在中國投資。」

飄揚的五星旗

別再理會末日預言家的話,因為中國將會是新興科技巨擘。

據說拿破崙預言過:「中國隨便跺跺腳,世界都將晃動。」現今中國不再因襲毛澤東的政治革命風格,而是依循著鄧小平及江澤民的經濟改革漸漸覺醒中,即使是最吹毛求疵的評論家也不得不對中國非凡的開發能力折服。

1989年天安門悲慘的示威行動後,鄧小平秉持著獨特的遠見,持續推動早在十年前就已開始著手的經濟改革計畫,同時在政壇上維持屹立不搖的地位,造就出來的成果也是近年來最令人嘆服的經濟奇蹟之一。此後在江澤民領導之下,說中國人過著這世紀來最穩定、豐收且充滿希望的十年生活,一點也不言過其實。

自1990年後,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已成長五倍,高達1兆2,000億美元。雖然1986年中國的外資直接投資(FDI)僅有20億美元,但在2001年時已高達470億美元,相當於全亞洲FDI的80%。此外,中國是世界大國中儲蓄率最高的國家之一(約是國民總收入1兆美元的35%),大量的外匯準備(現在約2,420億美元),且從80年代開始,年增長率至少每年7%。現在有一群實事求是、有雄心、肯努力而且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在經歷毛澤東的革命時代後,紛紛冒出頭成為企業家、技術專家及企業經理等的中產階級。他們不僅成為促進中國快速發展的推手,也逐漸擴展觸角進入上層領導階級。

再加上來自約六千萬富有又具經商手腕的海外華僑,以及用之不竭的大批廉價勤勉又行為良好的國內勞工們的參與幫忙,包括中國本地城市和沿海區域,都正慢慢轉變成亞洲地區首屈一指而且充滿生機的工商業中心。

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中國不只致力經濟改革與對外開放,也正與周圍的國家打好關係;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舉動,替中國打造一個與全球經濟接軌的環境。超越世界貿易組織(WTO)、東南亞國協(ASEAN)及其他具管轄國際貿易組織的限制,中國已漸為全球商業圈可靠又不可或缺的一員了。

而中國政府深化改革實施新法規,挹注1,700億美元,發展尚未發展成熟的金融市場,將原本國家掌控經濟大權的銀行轉變為跟隨國際市場脈動的機構,以及建造符合最先進科技水準的公共建設,如光纖通訊網路和全國性的高速公路系統。

鄧小平政治上抓緊但經濟上開放的兩手策略「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打造出「中國奇蹟」。中國採取的策略不僅促進商業發展,也同時帶領中國經歷了一段罕見的和平,富裕、穩定及個人自由與日俱增的過渡期。中國不只是成為亞洲或全球科技的領導者,更將躋身世界強國之林。

中國的晶片市場

英特爾執行長克雷格‧巴瑞特看好全世界最大最有潛力的市場

985年,英特爾在中國建立了第一個銷售據點。十二年後,利用中國大陸受過教育卻又廉價的勞工,總共投資了5億美元,建立了他們組裝與測試的工廠,接下來的幾年,還會持續擴張。在去年8月我們和巴瑞先生交談時,他正準備前往東南亞。而在之前,他才從中國回來。

Q:在過去五年裡,英特爾在中國已經建立了組裝與測試的工廠,但是為什麼你還沒有在那裡設立製造晶片的工廠呢?

A:最主要限制之一就是美國政府實行的出口管制規定。我們可建立科技先進的工廠,但政府不允許出口這些設備和特殊科技到中國。

Q:如果沒有了那些限制,你會去設立工廠嗎?或是仍舊有智慧財產權和政治上的問題呢?

A:不,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出口限制。如果你看中國的基礎建設,它絕對有能力支持晶片製造。我想,中國大學有三分之一的畢業生是工程師。這表示,這個國家的畢業生成為工程師的數目,是美國的四倍。自然科學的基礎建設,教育的基礎建設,和政府的支持,吸引這類的科技,可以說萬事具備。

Q:還是有一些阻力在那,譬如說?

A:一些晶片製造商他們告訴我,他們在中國小心翼翼建立工廠,因為他們害怕智慧財產會被盜用。

坦白說,這個問題是,不管在哪裡,只要有一個員工幫別間公司工作,都會令你的競爭者剽竊你的商業機密和智慧財產,所以我不太同意這個論點。

Q:這樣聽起來,和很多人口的中國不一樣。剛寫完一本有關中國的書的烏沙哈里說:「超過50%的外商公司,因為競爭削價的關係,完全沒有賺錢。」

A:這問得好。世界上少於50%的公司是賺錢的。如果你是經營日用品產業,不管在哪都很難賺錢。

Q:那Linux在中國大陸的成長呢?中國已成為一個成長很大的地區。英特爾會製造特定的產品銷售到這個市場嗎?

A:我不太確定你所謂Linux的成長是什麼意思。在中國有愈來愈多有關Linux的討論。在中國微軟仍舊是挺有利潤的。我們傾向和每個有操作系統的人合作,確保他們的操作系統彼此是協調的,而且是最適用於我們的硬體,但是我們不會增加額外的操作指示去宣傳Linux。

本文出自 2003 / 01 月號

第19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