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每七對夫妻就有一對不孕,搶救被耽誤的「未來媽媽」

雜誌原標題:被耽誤的「未來媽媽」
文 / 林珮萱    攝影 / 張智傑
2021-05-30
瀏覽數 27,800+
每七對夫妻就有一對不孕,搶救被耽誤的「未來媽媽」
「想生,生不出來」已成為新常態,不孕族是台灣人口政策上長期未被重視的一群。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每七對夫妻,就有一對不孕,10年來,人工生殖治療需求激增四倍!學業、事業、婚姻,一路往後遞延,導致晚婚晚育,「生不出來」已成為新常態。倘若,這群想努力「生產報國」的人,都能獲致政府和社會的支持,台灣「生不如死」的局勢,是否可望扭轉?

「165249」,或許你對這個數字感到陌生,但這卻是深深影響台灣命運一記關鍵數字!

這是台灣2020年的新生兒人數,不僅創史上新低,甚至低於當年度死亡人口。也因此,從去年起,台灣的出生數與死亡數正式出現死亡交叉,人口邁入負成長,走向「生」不如「死」的時代。

人口老化及出生率遞減,這股人口結構失衡的速度超乎想像。兩年前,《遠見雜誌》封面故事「你的家鄉會消失嗎?」,點明全台部分鄉鎮里已成為沒有新生兒的「無子村」,敲醒少子危機警鐘。沒想到,如今這股人口海嘯非但未退,還愈演愈烈。

2021年過完三分之一,根據最新出爐的人口統計,前四個月的出生人數是4萬7181人,年減11.4%,寫下連續四個月「生不如死」。此數字也再創史上同期新生兒數最低紀錄。

過去數年,少子化引發的衝擊從未間斷,大學關門潮、勞動人口短缺、未來可觀的長照支出與潛在財政黑洞,種種連鎖效應讓「低生育率」被視為國安議題,產官學民各界紛紛高喊要提高生育率。「催生」頓時成了全社會集體共識。

藉由胚胎縮時攝影儀器,更能掌握胚胎發育狀況,提高人工生殖成功率。張智傑攝圖/藉由胚胎縮時攝影儀器,更能掌握胚胎發育狀況,提高人工生殖成功率。張智傑攝

人口愈「催」愈少,「生不出來」更難解

但,令人納悶的是,台灣喊了催生喊了不下十年,各級政府、企業祭出的催生政策,更是令人看得眼花撩亂,何以台灣的人口竟是愈「催」愈少?

以往的策略,都是刺激與鼓勵生育族群「想」生,殊不知,問題的癥結恐怕不只是「想不想生」,還包含「能不能生」。

《經濟學人》智庫(EIU)在2021年3月底發表調查報告「向上突破:創造台灣更好的育兒環境」指出,台灣與鄰近國家有著許多導致生育率下降的共同因素,包括晚婚、遲育、高房價、高額育兒費用、對職涯發展的日益重視,以及缺乏家庭友善的工作文化……無奈的是,這些難題都不可能在一時半刻獲得破解。

其中,經濟因素向來被視為阻礙生育率的最大一塊絆腳石。

台東縣池上鄉長張堯城兩年多前,在鄉代會支持下,在池上推出第一胎生育補貼2萬元的福利,加上台東縣政府原先補助的1萬元,以及鄉內提供小孩4歲以前的每年萬元生日禮金,等於生一胎合計可獲7萬元。過去平均一年約40多名新生兒的池上鄉,在高額補助激勵下,2019、2020兩年全鄉誕生超過162名寶寶。

生育獎勵、生育津貼、育兒津貼,這些政策在不少縣市都能看得到。

然而,在各地風行草偃地祭出金錢攻勢來催生時,知名婦產科醫師、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前副院長曾啟瑞卻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為提升出生人口,僅靠生育獎勵緩不濟急,「大家都喜歡談補助,生一胎、我就給你多少錢,但這樣的資源分配,對嗎?」

生、不生,可謂為每個人的人生選項與安排,而左右生育抉擇的因素,複雜程度可是用好幾篇論文研究,都還說不清的。

倘若在尊重個人意願的原則下,與其試圖改變個人意志「催婚、催生」,何不順勢而為,讓「原本就有意願生的人都能生」,是否為更好的「第三選擇」?

搶在今年母親節前夕、5月6日,行政院集合了衛生福利部與勞動部,頒布最新的「少子女化對策」,內容提到要增加產檢次數以及產檢假,放寬雙親可同時申請育嬰留停且提高育嬰留職停薪津貼,還有調整工時彈性等。

其中,「擴大不孕症試管嬰兒補助」這項,讓不少人感到欣慰,直呼「政府總算願意多關注不孕症夫妻了!」

1985年4月16日,台灣首位試管寶寶誕生。《遠見》也在今年4月16日這天,特別報導《每年試管寶寶破萬名!三張圖告訴你,台灣小孩有多難生?》一文,點出國內日益嚴峻的不孕症現象。

曾啟瑞主張,當前談論生育問題,明顯忽視了「有生育意願」、卻因為生理障礙而難以生育的一群人,也就是不孕症患者。

根據統計,台灣每七對夫妻就有一對有不孕困擾,面對著程度不一的不孕問題,約占15%。這個比例不算少數,而且尚在逐年增長中,他們也需要政策支持與社會關懷。

目前全台一年誕生破萬名人工生殖寶寶,等於每100名新生兒,就有5、6名試管嬰兒。陳之俊攝圖/目前全台一年誕生破萬名人工生殖寶寶,等於每100名新生兒,就有5、6名試管嬰兒。陳之俊攝

學業、事業、婚姻往後延遲,不孕症衝擊國人

根據醫界對不孕的定義,若夫妻有規律未避孕的性行為,在一年內無法懷孕,就可稱為不孕。若是針對35歲以上的婦女,定義更嚴格,半年內無法懷孕,便視為不孕。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鄭雁馨指出,如今社會形態變化,導致人生各階段後挪,晚婚晚育已然成為常態,「這世代人生歷程的結婚生子被延遲,不必然代表生得特別少,但很明顯是生得晚。」

其實,以往提到「現代人晚婚」,所有人都將之視為「現象」而非「問題」,但若從生育的觀點來看,由於晚婚會影響生育力,這就不容小覷了。

「不可否認,談生育,年齡就是個硬傷,歲數愈大,自然受孕的機會愈小,」佑昇診所醫師劉志鴻解釋,以天生的女性生理構造來說,女性出生時,身上約帶有15~50萬顆卵泡,之後便會逐年遞減。因此,醫學上,多半視女性21~28歲為黃金生育期,到了35歲,生育能力就會顯著下滑了。

當然,除了女性卵子數量的問題,還有輸卵管阻塞、子宮內膜異位症、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男性精子少或精子活力差等,都是不易受孕的因素。部分可經由婦科與不孕科醫療手段解決,甚至進而接受人工受孕與人工生殖(試管寶寶)療程。

細看《經濟學人》智庫歸納台灣生育率下降的成因,包含政府在1964年引入家庭計畫政策,並擴大工作機會,促使台灣生育率趨緩。而出生人口減少,結果是人口結構轉變與高齡化社會。

另一方面,生兒育女成本也日益增高,根據統計,3歲以下幼兒的托育費用,約占家庭平均可支配所得的20%,無疑對民眾是一大財務挑戰。

其中,晚婚現象也被《經濟學人》智庫列為重點之一,更導致高齡生育婦女人數增加,進而延伸出更高的不孕、早產可能性或其他生育風險。最終,影響到出生數減少。

宜蘊生殖醫學中心院長陳菁徽歸納,學業、事業、晚婚三大因素,已成為女性沒有生孩子的普遍原因。

「大學、研究所畢業後,踏入職場三、五年,覺得工作穩定了,還要看你有沒有對象、才能談到要不要結婚,轉眼間就年過30……,」這已是許多人共通的人生劇本。

主計處資料顯示,近半世紀以來,我國女性初婚年齡和生第一胎的年齡都在逐年上升(表1)。

將歷年生育女性的年齡分布比例,回溯至1975年,更可以很明顯看到,每年生育女性的主力年齡層,從20至34歲的女性,移往30至34歲的女性族群(表6)。

林珮萱整理圖/林珮萱整理

林珮萱整理圖/林珮萱整理

高齡生育時代,不孕症成未來新常態?

眼前的台灣,正在迎向一個無可避免的未來,就是愈來愈多高齡媽媽。「現在35歲生小孩,都已經算低齡、不算高齡了!」曾啟瑞說。

官方統計,2019年的產婦,40歲以上的占比5.5%,10年前(2009年)僅1.8%。很顯然,高齡生產者占比已逐年上升。此外,根據人口推估、2031年國內將有超過一半女性超過50歲,這連帶讓育齡婦女也產生「高齡化現象」。

曾啟瑞回憶,2015年,他任職北醫生殖醫學中心時期,每年就有近3000名求子的患者,當中已有1/3是40歲以上女性,如今,這個比例恐怕只會有增無減。

「育齡人口」減少,對生育力當然也有影響。所謂育齡人口,指的是15~49歲的女性,這群女性大眾的生理年齡正處於可生育時期,換句話說,是相關重要的「生」力軍。

觀察近年育齡女性人口變化,最高峰出現在2000年,當年度全台育齡女性達636萬。之後便逐年下降,到2020年降到568萬,相較20年前,等於減少10%的育齡女性。按照國家發展委員會的人口推估,到2035年,台灣的育齡女性人口會再降到428萬,減少近25%,等於育齡女性人口僅有現在的3/4(表5)。

林珮萱整理圖/林珮萱整理

林珮萱整理圖/林珮萱整理

化解「生不出來」,企盼醫療外的友善作為

歐洲生殖醫學會統計,全球已有約800萬人是經由體外受精技術誕生,也就是俗稱的試管寶寶。

而台灣的試管寶寶也愈來愈多,接受人工生殖手術,在近10年增四倍。「現在你走進產房一看,每100個嬰兒已有5、6個是人工試管寶寶,」曾啟瑞描述。

2020年6月,最新完成的國內人工生殖統計報告顯示,台灣每年接受人工生殖治療及人工生殖寶寶的數量,都顯著上升(表2、表3)。

儘管5月6日行政院已宣布要擴大不孕症試管嬰兒補助,不再僅限於中低收入戶,而是擴及到未滿45歲的夫妻,並祭出補助次數與額度調整等配套。

但曾啟瑞主張,政府對不孕症患者的支持,還欠更多積極作為。他舉全民健保為例,對不孕症的試管等療程,依舊未列為給予給付的疾病項目,被他批為「不合理」。

從另一層面,婦產科醫師張帆提醒,提高生育率的解方,醫療界只能做到助孕,藉由醫學技術進步,讓更多有意願生孩子的人,都能順利懷孕生產。「但法規制度、社會觀念,職場到家庭,對不孕的理解夠了嗎?」他認為,還需要更多更友善的支持體系。

對此,劉志鴻也認同。在他眼中,生育應該是一種基本人權,而「不孕」更不該被貼標籤或汙名化。他就聽聞過,不少反覆嘗試人工生殖卻未果,最後導致精神憂鬱。

曾啟瑞則指出,不孕症可能帶給夫妻之間龐大的負面情緒,從獲知自己不孕的驚訝、難過,到治療過程中的挫敗與不安,若再加上最終仍難以克服的結果,往往會糾結成一團解不開的心結,被他形容為「剝奪人們美好生活的非惡性腫瘤」。

心理學家研究發現,不孕常被夫妻視為生活中的最大壓力源,壓力強度在某些文獻中,甚至類似於威脅生命的疾病。超過六成的不孕夫妻認為,不孕症帶來的壓力,比離婚更大。

當晚婚晚育已成為不可逆的社會新常態,衍生出更多受到不孕困擾的準父母們。我們能否再更努力些,讓「願意生養」的人都如願以償?

化解這群人「生不出來」的痛苦,不僅是為他們一圓「生孩子」的夢,也在替社會貢獻更多下一代。高齡社會的未來,因應高齡生育現象之下的醫療技術與資源配置,現在,就該及早準備!

林珮萱整理圖/林珮萱整理

林珮萱整理圖/林珮萱整理

數位專題
新共生台灣——疫變後,人類必修的「共生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技醫藥智慧醫療生殖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