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021企業最愛科大》全體住校、早八上課!明志科大「老派教育」為何廣受企業歡迎?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蘇義傑
2021-05-20
瀏覽數 194,200+
2021企業最愛科大》全體住校、早八上課!明志科大「老派教育」為何廣受企業歡迎?
圖/明志科大。遠見資料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對大學生活的想像,是否是「任你玩四年」「睡到自然醒」?但明志科大卻規定全體住校、晨掃運動、八點第一堂課,這種看似不自由的「老派教育」,為何卻反而讓明志學生成為各方企業爭搶目標?

新冠疫情讓全台忐忑不安,但對今年將近9萬的統測考生來說,隨著今天(5/20)成績公布,必須暫時先將目光從疫情新聞移開,因為接下來一週(5/21~5/27)最重要的大事,就是選填志願了。

疫情下產業消漲,明顯影響今年考生報考目標。餐旅產業急凍,餐旅群考生相較前一年大減一成三;相反半導體與科技業井噴,電機與電子群逆勢成長,考生人數大漲兩成三,創近三年新高。

如果你的目標是電機與電子群,工科為主的科大中,什麼樣的學校會特別受到企業歡迎?很多人直覺會想,企業對學校的評價多半來自校友,那學生人數愈多的「大校」,校友人數也會愈多,人脈拉抬下,企業當然更願意選用「學弟妹」。

明志科大「不寵學生」,反而成為企業最愛科大

然而《遠見》「企業最愛私立科大」調查中,近四年高居前三的明志科技大學,完全顛覆了這個直覺。

明志科大學生人數只有約4000人,相比其他企業最愛私立科大的前段班學校,如朝陽、龍華、明新、南臺等都是人數1.2~1.8萬人的大校,明志科大只有別人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就算明志科大有台塑集團背景,但台塑集團企業進入調查中的家數也有限,明志科大的好成績,顯示了「台塑之外的其他企業,也都搶著要明志畢業生」。

明志科大能突破「學生人數偏少」與「母集團人才庫」的刻板印象,關鍵就在於,近年企業對於科大人才要求,已從過往「證照至上」轉為「態度優先」,新鮮人願不願意踏實做好基礎工,成為企業主徵才第一要素。

而明志科大繼承了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勤儉樸實」的精神,在這個「寵學生」的年代,依然堅持許多「傳統教育法」,看似老派,甚至可能會讓人覺得「這年代居然還有人這樣做?」,卻反而讓企業特別想要明志人。

全體住校、晨掃運動、八點早課

首先,明志堅持「新生全體住校」,大一大二學生,就算家就在學校對門,也一律規定住校。其次,學生有明確的作息規定,早上運動、晨掃後,開始當天第一堂課,顛覆許多人現在學生都是「大學玩四年」「蹺課玩通宵」的認知。

另外,明志每週一第一節課,一律8點開始,對比許多大學怕學生起不了床,紛紛把第一節課挪後到9點甚至10點開始,只求不要「倒班」,明志完全沒有「老師配合學生延後上課」這種事。

這些看起來不自由的「老派管理法」,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培訓態度」。

明志科大副校長兼教務長馬成珉表示,「集體住校」的用意,是讓學生學會「團體生活」。現在很多學生都是家裡獨子,從小到大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都是別人配合自己。然而開始住宿後,這件事就變成必須要自己去學習談判與妥協。

明志科大副校長兼教務長馬成珉。蘇義傑攝圖/明志科大副校長兼教務長馬成珉。蘇義傑攝

馬成珉舉例,如果你習慣早睡,但同房室友卻老是熬夜上網,這時怎麼辦?除了回家抱怨外,終究得想辦法和室友談判,討論出一個彼此相處的模式。

「過程中,你想要什麼、你能妥協多少、哪些又是不能退讓,這都是未來工作最重要的溝通力,」馬成珉說,團體生活不只是交朋友,核心價值在於學會和不同個性、習慣的人共處,「這件事如果沒有提早練習,往往就會在第一份工作時撞牆」。

而「早8」則是培養學生進入社會後的責任感和紀律。

每個人都會想睡到自然醒,但工作有期限,很多時候並無法遷就個人,馬成珉說,能不能要求自己完成承諾的責任和時限,這是學校應該要給學生的態度練習,「更何況一般企業的上班時間多是8點或9點,難道學生畢業後可以和老闆說自己不想起床,請改10點開工?」

「會研發的工科才有未來!」大三全年實習

當然,明志科大不只是訓練學生樸實耐勞而已。在《遠見》「科大用心辦學四大指標」中,明志也是入榜最多的私校。(延伸閱讀:誰最用心辦學?《遠見》獨家4大指標,帶你嚴選理想「科大」!

「工科就是實做與研發!」馬成珉說,明志科大在學習上有兩大特點,第一是大三全年實習,第二是老師重視研究。

明志學生在大一大二的基礎知識課程後,大三一律安排「全年有薪實習」,起薪至少2萬6000還帶勞保,等同在校就有一年工作年資;而且實習職缺是由老師親自去找,不接受學生自己找,目的在於當學生實習連動成為老師的責任KPI時,某種程度更是以老師自己的credit去和接受實習的企業擔保時,實習是否是好的企業、對的工作,能否提供學生應有的訓練,而老師平常又是否真的有把學生訓練好,就變成一種雙面責任。

實習全程明志更規定老師必須親訪五次,就算是國外實習,老師也必須親自飛出國到現場至少兩次,確認工作現場與學生狀況。學生除了定期的實習報告、學生競賽,現場接觸的實務問題,很多也帶回來變成畢業專題,動手嘗試解決業界實務問題。

「技職教育就是三明治,」馬成珉說,大一大二累積知識,大三的實習接觸工作現場,一來讓學生知道所學有何用,二來讓學生知不足,大四回校後,很多學生都會主動提升自己不足的地方,例如選修英語課、程式課,「挫折體認和眼見為憑,當學生看見職場的需求與現實,才會激起動機」。

在此同時,老師透過與業界的密切接觸,也不斷update自己的實務知識,「科技一直在發展,老師接觸業界,才會知道自己該補強哪裡,進而成為研究主題,把專業接軌到當下,」馬成珉強調,科大老師如果不精進,就算再認真,也無法給學生新知,他曾看過某科大老師帶學生「組裝PDA」,「老師很認真,但教的東西早就被市場淘汰了,學生學了又怎麼有辦法去求職?」

近年來,許多私立科大為了存生存,辦學從「教育學生」變成「留下學生」,把原本應有給學生的抗壓與態度訓練,延後到由第一份工作時的企業去做,這是近年許多企業對於大學生評價大跌的原因。

馬成珉說,明志科大的「早起+團隊+實務」,「傳統教育法」看似老派,但絕對不是落伍,而是讓學生知道未來會撞牆在哪、也知道怎麼去突破,也正是明志科大為何能突破台塑子弟兵刻板印象,其他企業也都爭搶的原因。

數位專題
預見大學畢業後2025年的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塑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