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登琨艷重現張愛玲

文 / 成章瑜    
2002-11-01
瀏覽數 12,900+
登琨艷重現張愛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張愛玲代表上海,代表曾經風華絕代。

今年4月4月,張愛玲紀念圖書館動工,預計這裡將變成一個會所,要把紙上、膠捲上、畫布上的張愛玲,都蒐羅進來。

張愛玲是海派文學之母,她創造甜膩戲弄的海派現代文學。「上海,1930、1940年代紅極一時的張愛玲,曾經是那個悲愴荒涼歲月的獨行客,」登琨艷說。

不過與張愛玲這個獨行客一樣,登琨艷誰也不愛。

認識張愛玲文字幾十年,卻從不迷戀張愛玲,即使要建張愛玲紀念圖書館;就像胡蘭成形容的張愛玲,「陌上遊春花,亦不落情緣」。登琨艷與張愛玲一樣,都是抽離的人。

抽離,是因為浮世的悲哀。

張愛玲目睹1940年代傾頹的中國,她只信仰小市民的真實,即使是小奸小壞;登琨艷在中國又一次變動中,不巧參與了。

不是「張愛玲迷」,為什麼要蓋張愛玲紀念圖書館?

亂世,迷戀於無端。

登琨艷解構《傾城之戀》,「是因為張愛玲記錄了那一段空白的上海,讓所有人的幻想,都可以快速進入上海,」他說。

在上海住了十二年的登琨艷,之前在上海閉關十年,不做什麼,只是閱讀,騎騎腳踏車逛逛,但也因為這樣,他認識了底層的上海。

不迷張愛玲,是因為聽得懂上海話。「被稱為創造性的張派文字,其實就是上海話的翻譯版,」他說。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