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技台塑挑戰世界第一

文 / 成章瑜    
2002-11-01
瀏覽數 18,050+
科技台塑挑戰世界第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八十七歲的「經營之神」——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正以跑千米的毅力,帶領石化台塑,進入科技台塑。

科技台塑,是IC(積體電路)台塑?光電台塑?通訊台塑?

10月的暖冬,台塑集團旗下的科技旗艦——南亞科技,風風光光與德國半導體大廠英飛凌(Infineon)對等合資成立華亞科技,共同開發九十奈米和七十奈米先進製程技術。

在雲林麥寮離島工業區裡,由台塑投資的台朔光電,主體結構已完成,2003年開春,將與世界第一大的電漿電視(PDP)龍頭——日本富士通日立電漿顯示器株式會社(FHP),合作生產42吋電漿電視模組。

三十年前,王永慶就想進入科技,但是瞻前顧後的結果,台塑的科技投資始終小步前進;三十年後,在全球景氣谷底,台塑集團旗下做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的南亞科技、做PDP的台朔光電、做通訊藍芽元件的台朔訊科……,卻意外在今年開花結果。

1954年王永慶創立台塑,石化王國成立近半世紀,儘管台塑集團年營業額近新台幣6000億元,擁有南亞、台化、福懋等二十多家關係企業,資產總額超過1兆4230億元,是國內最大的民營企業集團,不過王永慶對跨入電子產業,始終是疑慮大於雄心。

不過今年初,王永慶在高雄仁武廠,對台塑集團高級幹部發出甲級動員令,「石化產業利潤太薄,集團將設法轉型,全力發展電子產業及特用化學等高附加價值產業。」

王永慶真的決心跨入電子產業?八十七歲的王永慶,正挑起人生最激烈的挑戰。

瞄準IC與光電

為什麼要進入科技?

台塑集團總營業額雖然逼近6000億元,但是當石化變成成熟產業,部分企業的投資報酬率出現近年首見的負數時(頁250表三),經營之神也不得不心焦。去年台塑石化做了1286億元的生意,但是平均EPS(每股盈餘)只有0.62元。

「台塑必須為這世紀的下個產業準備,」台塑公司總經理李志村說。

打開台塑的科技投資藍圖,未來六年(2002~2007年)科技投資逾2500億元,未來台塑在科技領域的產值應在4000億元以上。

除了南科計畫六年投資60億美元(約新台幣2100億元)興建兩座12吋晶圓廠;台灣小松也準備在麥寮計畫投資100億元增建12吋上游矽晶圓材料廠。這是王永慶繼六輕後最大手筆的投資。

由上而下,台灣小松從IC原材料做起,到DRAM的南科,到福懋及大眾的封裝測試。「台塑的半導體,在不知不覺中已自成一個體系(頁249表一),」小松總經理瀧口蓮一說。

石化台塑的版圖(頁249表二-1)仍然是台塑企業的重心,但是科技台塑版圖(頁249表二-2)也漸成氣候,未來可以為台塑集團帶來上千億的營業額。但如何在版圖擴張中穩紮穩打,是台塑集團的一大挑戰。

除了IC產業之外,當紅的光電業也是下一個台塑的發展重心。

事實上南亞塑膠早在1994年就進入STN-LCD(超扭轉向列型液晶顯示器);不過為搭上光電列車,一直沒有大動作的台灣塑膠,今年2月也突然宣布與世界最大的FHP合作。

不能離核心太遠

王永慶雖然是塑化之王,但是對電子及資訊工業十分陌生。

1984年,王永慶及王文洋選擇銅箔基板(CCL)及印刷電路板做為跨入電子工業的處女作。

1981年,王文洋從英國取得化工博士返國,在南亞塑膠任林口廠產銷組組長。1984年任副經理的他,決定從南亞既有的玻璃纖維蓆材料,發展銅箔基板,這是消費性電子如電視、電冰箱需要的材料,故事從這裡開始。

當時王文洋發現台灣要走的路,就是電子資訊產業,南亞正好可以從上游原材料及關鍵模組切入,從銅箔基板到印刷電路板,到1988年進入工程塑膠,科技台塑始終沒有離石化台塑核心太遠。「考慮進入新行業,不能憑空亂想,」南亞的科技重臣、現任南科副總經理陳宏謨說。

台塑跨入電子材料,王文洋鑿痕甚深。事實上應該說是王文洋、王雪齡、王雪紅三姊弟,比王永慶更早就看上科技產業。

1988年王雪齡的大眾,當時不但是世界第一大主機板廠,也是國內最大的筆記型電腦廠。王文洋姊弟情深,弟弟順勢也開始生產工程塑膠,後來王雪紅也自組IC設計公司威盛,三姊弟除不賣電腦以外,電腦內部大部分都全包了。

雖然王永慶的台塑集團跨入科技業緩慢,但王永慶二房的子女們卻在科技投資上表現耀眼。王雪齡的大眾今年營業額預估達466億元;而王雪紅的威盛今年表現不佳,仍有300億元的營業額,每股盈餘3.09元。

台塑雖然是台灣企業集團最早跨入電子業者,不過在IC產業的布局,顯然並沒有棋先一著。

台塑在1990年代,一度曾與德州儀器(TI)計畫發展EPROM(屬記憶體的一種),不過後來台塑內部的科技主戰派意見不一,加上德州儀器本身的猶疑,因而錯失良機。

一直到1995年王文洋成立南科,再介入DRAM,DRAM已進入殺戮戰場。

「電子工業最怕player(玩家)太多,太多就是災難的開始,」李志村說。

南科變成台塑第四寶?

由王文洋一手建立起來的南亞科技,一直是王永慶心中的兩難。當初最反對的就是王永慶,現在全力支持的也是王永慶。

南科今年股價上沖下洗,內部人員形容,即使是王永慶,看得都快心臟病發。今年2月股價攀上50元的高峰,最近又跌到20元徘徊,南科真的是「一夢」嗎?

南科1995年成立,是台塑集團轉進高科技領域重要的一役。

台灣小松也在同年成立,1995年可說是台塑的「矽晶元年」。當時王永慶父子也從日本小松請來了日本IC產業的國寶瀧口蓮一,成立台灣小松,從IC上游的矽晶圓拉晶做起。

台塑要做一個行業,「一定從源頭做起,」瀧口蓮一說。

南科,雖然不是王永慶的最愛,但是有了南科,科技台塑能見度才日見提高。

南科去年開始嶄露頭角。1995年成立,1997開始生產,1998年是台灣DRAM最後一名,1999年大概還在只比世界先進好一點,2000年慢慢竄到第一名。「現已穩居全台灣DRAM第一大,」陳宏謨說。

王永慶當初反對的原因,一是行業投資大,二是技術演變大,三是跟原來的石化塑膠電子材料有相當大的區別。「董事長擔心離我們的行業愈來愈遠,」陳宏謨說。

不過最近南科的表現,開始令人刮目相看。南科第三季營運達5億9000萬元,成為全球DRAM廠中唯一獲利的公司。

繼台塑三寶(台塑、南亞、台化)後,南科從問題學生到變成台塑第四寶,主要在於專業經理人對的決策。

英特爾前年在晶片組策略上,全力支持Rambus規格的DRAM,功能快但是良率不高;南科卻大膽選擇了介於Rambus與SDRAM(同步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之間的DDR(倍數資料傳輸),一鳴驚人。

「這是我們和威盛共同的研判,」南科副總經理高啟全說。台塑集團發展科技雖然不快,但依然有集團的綜效。

目前市場需求全速轉向DDR。英特爾日前正式宣布未來晶片組改以支援DDR為主,不僅造成組裝電腦市場,全數推出支援DDR的電腦平台,OEM(原廠委託製造加工)設計代工大廠,也突然一百八十度轉向採購DDR,南科頓時成了最大的贏家。

力晶半導體總經理蔡國智認為,未來DRAM門檻日漸提高,南科與力晶應是唯一的存活者。而南科DDR仍屬主流規格,屆時應有一席之地。

「我們現在是世界第四大,每年爬一名沒問題,五至十年內我們要超越三星,成為全球第一大,」陳宏謨說。

不過DRAM,命名中註定就是「動態隨機」,在這個起起落落的行業中,南科後勢如何,讓頭洗了一半的王永慶,八十七歲仍然要面對挑戰。

要做世界第一

要做就要做世界第一,是王永慶的名言。

每個產業都要殺到兩、三家,供需才會穩定,因此王永慶進去的每個產業,都要做最大。

根據DRAM龍頭三星的評估,未來最大的對手,不是Hynix、美光、英飛凌,而是南科。

南科目前仍是全球DRAM排行第四,為了做最大,南科最近乘勝追擊,立即與英飛凌簽約興建12吋晶圓廠,兩者合作後,「全球市占率預估可衝到24%,」南科發言人高啟全說。

台塑王永慶的招牌,代表了「成本控制高手,追根究柢,治軍嚴謹」。

事實上,南亞的銅箔基板早已是世界第一大。「今年年產兩千兩百八十萬張,成長20%,為南亞帶入了120億元的收益,」南亞電子事業部經理鄒明仁說。

未來產業定律是大者恆大。台塑與FHP合資的PDP,也是看好FHP在全球50%的市占率,第一品牌,可以讓王永慶放心。

為何優先選擇從PDP切入?「因為歐美已經放棄,競爭者只剩下日本、韓國、台灣,玩家已經確定,」台塑總經理室專案組組長林勝冠分析。

新公司名台朔光電,台塑掌握77.5%的股權,FHP持有22.5%。第一期投資金額47億元,月產量一萬片,「明年4月量產,第二期再投資160億元,擴充產能至六萬片,屆時周邊產值達2000億元以上,」台朔光電副總經理楊勝全說。

台塑雖然慢,但是一旦確定,就準備好要打世界第一的仗。看好全球2006年數位電視的換機市場,全球一億台大尺寸PDP的市場,台朔光電預計可以吃下兩成左右。

量產是核心競爭力

高科技是高技術,也是高資本的遊戲。南科未來要投資2100億元,台朔光電270億元,台灣小松100億元……,如果口袋不深,是玩不起的遊戲。

進入「矽周期」的科技台塑,技術六個月更新一次,機台設備投資不跟都不行。「DRAM一定要往前進,不往前進就是淘汰,」陳宏謨說。

高科技投資,沒有強有力的靠山是做不下去的。DRAM市場價格大起大落,許多廠因為資金不足不得不收手,不過王永慶卻要求集團要全力支援南科,去年南科現金增資,集團內就認了大半,撐過來的南科,才有機會一鳴驚人。

集團的力量,王永慶的招牌,是科技台塑最好的靠山。

不過,不管是DRAM或是電漿電視,台塑做的都是元件或模組,並未跨行到消費端,整個核心還是在製造。大量生產,降低成本,不僅是石化台塑,也是科技台塑的核心競爭力。

以台朔光電為例,明年量產,三年後年產七十二萬台,大量生產的結果,未來一台電漿電視的價格,可以做到10萬元有找,比現行行情價20萬、30萬元,少了一、兩倍。

人人都知道王永慶最厲害就是降低成本的能耐,王永慶雖然不懂科技,但是降低成本在科技台塑內,依然是奉行不變的圭臬。

降低成本除了集中採購,工廠的效率也是成本節省的一環。

在台塑南亞錦興廠內,今年剛開出第二條370×470×0.4的大尺寸面板生產線,為提高生產效率,以往直線的生產流程,加了橫向動線,同一批人馬負責兩條生產線。

人力等於效率。錦興廠內人人要一夫當關,清洗、塗佈、曝光、顯影、蝕刻、去光阻,六台機器一手搞定,一般工廠至少要三人。「重要是前面要控管清楚,」南亞電子材料部專員林義晴說。

台塑的管理制度,也讓小松日籍總經理瀧口蓮一嘖嘖稱奇。

擁有四百三十名員工的台灣小松,負責採購只有一人,財務資金調度只有兩人。小松工廠雖遠在雲林,但是從台北台塑總管理處的大電腦螢幕上,可以同步看到各機台的投入及產出。

哪一種產品在哪一條線上,要花多少時間,用了多少時間,產出多少片……,萬一發生問題,可以馬上追查,「這就是經營之神才想得出來的制度,」瀧口蓮一說。

半導體機台昂貴,曾在各大半導體任職的高啟全說,一般公司設備損壞率大概是5%,但是台塑可以控制在2.4%,「台塑的訣竅無他,就是主動找問題,勤做維修保養,」他說。

事實上王永慶看成本,不只是看產品的成本,「我們常常被問到到底用掉了多少水,多少電,」高啟全說。也因為全面的成本管理,讓台塑量產有絕對的競爭力。

台塑還有一個降低成本的法寶。在台塑,工程師的訓練不只是研發,建廠、採購、買機器都不假他人,不但減少建廠設備投資出錯機率,成本反而便宜,「會蓋工廠的人,才會運轉工廠,」李志村說。

「管理及製程的改進,在台塑是無限的挑戰,」南亞電子事業部副經理魏賢誠說。

悶著頭自己找答案

王永慶說,祕訣是騙人的。

除了成本控制功夫外,在技術上,台塑與台灣高科技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可以悶著頭自己找答案。

過去,台灣科技產業最厲害是把別人的東西拿來量產。以PDP為例,台塑曾經吃過現在合作伙伴FHP兩次的閉門羹,如果沒有實驗工廠的成果,FHP絕不會只因王永慶三個字看上台塑。

台朔訊科副總經理楊鑑山回憶,1997年台塑第一次開始與FHP接觸,無疾而終;1999年二探商機,但FHP法務部門當天下午就否決。

買不到技術,台塑回頭在三峽成立實驗工廠,開始自行研發。2001年7月,台塑自製的42吋數位電漿電視登場,與日本技術只差一代,FHP嚇了一跳,台塑儼然已成為未來的競爭對手。

「買技術之前先開始做研發,你才有一定的技術知識,否則人家根本不會理你,」李志村感慨地說。

南亞塑膠進入STN-LCD領域,也是土法煉鋼。當時南亞評估顯示器產業有前途,但是沒有日本廠商願意輸出。

當時南亞第一批種子部隊,白天在工廠,晚上下班開始上日文,因為液晶螢幕的資料多是日文。「我們就這樣上了兩年,不但技術有了成果,日文也能聽能看,」魏賢誠說。

台塑從零開始的傻瓜練功法,雖然辛苦,但是卻成為國際大廠可敬的對手。「自己研發才是偷不走的功夫,」魏賢誠說。

終於有了科技新貴

年底準備量產的台朔訊科,自美國國家半導體取得技術後,年底將量產低溫共燒陶瓷藍芽通訊元件,成為台塑矚目的飆股。

而由南亞電子材料事業部投資600億元的南亞印刷電路板公司,預備明年上市,最近中華開發以每股70元的高價收購,也是台塑的明日之星。

相對於台塑三寶的「牛皮股」,科技台塑,讓台塑內終於開始有了科技新貴。

為了吸引優秀的人才,南科成立的時候,王永慶打破四十年常規,比照其他同業,讓員工分紅入股。

最近正在召募人才的台朔光電,大學學歷以上的,股票以七十張起跳,而碩、博士經理級更有兩百至三百張的身價。「白頭宮女終於等到了出頭天,」一位台塑的老幹部說。

不過王永慶對一般科技公司習慣的「膨風」作法不以為然,嚴格要求公司不能亂發股票,股本不能任意膨脹。

南科雖然是台灣第一大DRAM廠,275億元的資本額,要做325億元的生意。與其他晶圓代工1000億、2000億元的資本額比較起來,南科的股本控制算是相當成功。

穩紮穩打進入科技

台塑等了三十年,最近才算真正跨入IC領域,比起張忠謀、施振榮、林百里,慢了好幾輪。

「科技常常都是一頭熱,美其名叫搶先機,實際上死的也很多,」南亞電路板總經理張家鈁表示。

台塑進入科技產業一樣強調穩紮穩打,「看起來慢,但這個文化在科技業並非不適用,」張家鈁表說。

台塑的作風,把每一個行業都當成世紀工程在做。像投入台朔光電,除了規劃第一條線之外,同時也規劃第二條產線,在成本分析比較的時候,一併考量。「一旦台塑準備好,就是要開始跑一千公尺,」楊鑑山說。

不過台塑拿出王永慶跑千米的精神,在習慣揮棒短打的台灣科技業,有些人並不適應。

友達原本也是台朔光電的一員,但是在最後簽約時臨陣退出。友達高層透露,實際上是因為台塑組織機器太龐大,決策文化讓友達決定放棄。

相較於科技企業的速戰速決,台塑像老古董一樣,「我們做電子產業,一旦進去,不管喜不喜歡,就是準備好體力跑長程,」李志村說。

目前台灣大部分的科技廠商,原來就在做電子,碰上景氣循環,常無以為繼。

台塑有石化底子,再跨入波動的科技產業,一長一短,反而可以互補,也是台塑比其他科技業有利基之處。「兩個一起壞的風險不是沒有,但機率小很多,」李志村說。

進入矽周期的台塑

日本每十年,美國每十年,前十名的行業都在變,沒有跟上,公司就會衰退。

傳統產業毛利低,對台塑企業發展來說,石化發展空間有限,「轉型到科技,找下一個台塑,是必然要做的事,」李志村說。

不過進入每半年技術更新一次的「矽周期」,王永慶習慣的產品單純、附加價值低的石化周期,是截然不同的挑戰。

分析師也認為,傳統產業有規則可循,但是科技產業卻跳躍難捉摸,台塑是否能捉緊脈動,是王永慶一大考驗。而且科技投資財源龐大,必須結合世界大廠資金,台塑在這方面的投資,是否會投入比產出快,也是分析師擔心的話題。

日前台塑已成立五人小組,為下個台塑做布局。成員中包括台塑總經理李志村、南亞塑膠總經理吳欽仁、台灣化學纖維總經理王文淵、台塑企業總管理處副總經理楊兆麟、台塑石化副總經理王文潮。

整個決策核心已明顯轉到五人小組身上。對於高風險的科技投資,雖然五人小組會討論,每個人看法不一樣,「大方向還是有一個價值線,這是一條不得不走的路,」李志村說。

台塑從石化王國,轉型到科技,到光電,到生技,是否能再創下一個科技王國?八十七歲的王永慶也不得不拿出四十歲的體力,開創台塑的矽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