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九年一貫不連貫

文 / 劉惠慈    
2002-11-01
瀏覽數 11,300+
九年一貫不連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0月10日,台北市中心一所國民小學六年級某班學生舉行親子烤肉快樂會,小朋友烤肉、打球,在假日的操場奔來跑去;一群家長卻圍著班導師,憂心忡忡地討論明年孩子們上國中的問題。

一位家長強調,「這九年一貫,根本貫不起來!」根據這位家長的觀察,台北市沒有一所國中能夠讓九年一貫順利上路。

這並不是一小群家長的疑惑。10月10日《聯合報》頭版頭條是一則地方新聞,中部兩百多位校長在教育會議中,對九年一貫的教材、教法提出許多質疑,認為窒礙難行。《聯合報》並在第二版以整版篇幅,報導全省各地國教九年一貫執行的情況,和原先教改的理想,出現嚴重落差。

從家長彼此之間的話題,到全國性媒體大幅報導,九年一貫成為一個必須正視、嚴肅思考的全國性議題。

九年一貫,簡單地說,就是將國小六年以及國中三年的教材、教法連貫起來,各學科性質相近者組成領域教學,例如社會領域包含地理、歷史、公民等科目;藝術人文領域包含音樂、美勞等科目。各科教師以統整實作教學方式,建立孩子整體思考的架構,幫助他們從生活中各個面向學習吸收,脫離以往為人所詬病、強調死背硬記的教育方式。

天母某國中一年級不願透露姓名的馮老師指出,「改革的立意真的很好,但是我們很難執行。」

私立復興中小學學制貫穿小學和中學,教材教法自有一套架構。校長李珀說,「我們早就貫了,」面對國教新制,具有統整幼稚園至國中階段教育實務經驗,且操作順暢熟練的李珀也不禁困惑,「我有點看不懂外面在做什麼。」

九年一貫,為什麼不能貫?

教材無法銜接是「貫不起來」主因

教材不能銜接,讓老師、孩子、家長都陷於苦戰。

不願透露姓名的李太太,女兒今年剛上國一,開學一個多月,數學課的公倍數觀念在小學沒學過。李太太需要花時間為女兒填補這段學習縫隙,她說,「我們還在掙扎中。」

今年暑假,許多六年級剛畢業要升國一的孩子,必須回小學母校參加數學課程補救教學,因為國一教材內容和小六不能銜接。但是,補救數學課程密集在一天之內完成,孩子的吸收有限,到了國中,還是要花時間補足以往學習的缺漏。馮老師說,「學生該學的沒學過,我們很難教。」

馮老師以數學科為例指出,由於教材編排不理想,她把教學單元打散重編,希望幫助學生循序漸進。但是這樣一來,可能一個學年每班班級學習進度不一致,進而影響學生考試成績。所以開學以來,她還在兩難之間摸索,試圖找出對應的教學方式。

生活化教材有時也讓家長哭笑不得,教材內容為了統整而統整,將生活化的情境硬塞進來。以最大公約數為例,數學習作要求學生在生活環境中,找出適用「二十四和十六的最大公約數是八」的實際情境。女兒念國一、不願透露姓名的林先生坦承,實在很難想出合適的例證。

教材多元化,各家版本不一,也造成教學困難。每個國小有各自的數學教材,雖然有統一的學習能力標準,但是能力目標如分數除法、統計圖表等單元,因教材不同,或深或淺,各校程度不一。孩子們從數間國小集中到一所國中,教材版本很難承接,老師要顧及每一個學生的學習能力,實際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李珀強調,「新知識的學習,一定要建立在舊有基礎上,」復興學制連貫,國一老師能掌握小六生程度,在教學上輕省很多。

馮老師所屬的國中,也在暑假時,邀請學區內的小六老師開會,企圖掌握學生的學習狀況。不過,馮老師無奈地表示,雖然大家有心瞭解自己將要帶領的孩子,但是「這不是開兩、三次會可以做到的」。

新制教學法需要老師融洽配合

面對九年一貫新制,老師的教學法也面臨極大挑戰。

領域教學、協同教學,是九年一貫的核心特色。然而,此特色卻成為許多老師難以言喻的痛。

過去兩年,現任師大附中教務主任的李世文,曾在附中國中部發展社會領域「生活圈」課程。他務實地指出,要發展領域教學,老師之間的關係是否融洽,是成敗的重要關鍵。

領域教學將學科之間的分際模糊化。理想上,同一領域的老師,必須一起討論整體教學內容,互相配合。例如美國九一一事件,可以從歷史、地理、價值觀等不同的角度探討,提供學生整全的概念及思辨的能力。因此,地理、歷史、公民老師就要協同教學,經過充分討論,定出完整教案,同時在授課時數上達成共識,才能進行教學。

因此,對老師而言,備課、授課、時數、評量等各方面,都必須做重大調整。李世文說,老師如果意見紛紜,共識難以達成,領域教學就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老師的心態也很重要。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黃秀端和其他家長,1999年為了孩子們的教育大力推動體制內改革,以尊重、關懷、學習自主,盼望為孩子營造健康的學習環境。在成立實驗班的過程中,黃秀端自認見過太多老師,碰過太多壁,她感嘆,「願意改革的實在不多。」

台北市一所國小不願透露姓名的陳老師,為提升學生國語文水準,自行整理系統教材,雖然獲得家長好評,卻也引起其他老師的批評。

因此,教學方式的改變,其實也是考驗老師能否改變。

新學期開學,轉眼已經兩個月,新制上路,充滿負面的聲音。如果從積極面來看,九年一貫,如何才能貫?

減少班級人數,增加師資,是馮老師提出的配套建議。領域教學需要老師們一起研發教材,帶領同學們在生活化的情境中學習,以小組討論的教學方式進行,尤其現行教材強調實務操作,如果學生人數不能減少,老師很難進行,也難以顧及學生的個別差異。

李世文以發展領域教學兩年的經驗指出,期望各校老師各自發展教材、教法,真的很困難,且必須有一定的配合條件。李世文觀察,九年一貫課程,在中等規模的學校比較容易建構,太大的學校難以整合,太小的學校師資不夠,都不是發展領域教學的合適環境。

師大附中國中部一年級七班,社會領域共有六位老師,大家在辦公室感情融洽,兩年多前推動領域實驗教學,彼此可以同心協力,每週固定召開領域研究會,花了非常大的心力,才慢慢架構起初步教材內容及學力指標。

所以,李世文認為,九年一貫基本教材,最好由教育部統一架構,各項學習能力指標必須具體可評估,讓老師及教科書商有一定的依循標準。在這樣的架構下,各校可以依據自己的特色,發展彈性學程。師大附中國中部彈性學程包括小小領袖家、小小文學家、小小旅行家等等,加強學生的生活能力。

復興中小學各科老師每週都安排半天教學時間,開會討論教學事宜。復興的老師成立「英語發展研究中心」,英語教材完全自編,從幼稚園到國三的教材、教法完全貫穿。教務主任唐尚智指出,復興注重銜接,國一和小六之間有銜接課程,幫助孩子們進入新的學習階段。因此,「我們開學第一天,就像已經開學一個月,」因為在暑假期間,已經做好預備工作。「暑假是我們最忙的時候,」唐尚智笑著說。

升學主義阻礙改革

改革之路,一定會付出代價。如果改革帶來真正的正向改變,短暫的混亂不是不能忍受。只是,現在呈現的負面聲音,真的只是必要的代價嗎?從事體制內改革的黃秀端,點出問題的癥結,「如果升學主義不改變,改革很難成功。」升學的壓力,使黃秀端參與的北安國中實驗班,執行兩年之後,在國三時恢復「正常教學」,因為家長們還是掛慮孩子的升學結果。

升學的壓力如果不能減除,九年一貫將只是策略的改變。大人爭相改革的重擔,落在孩子沒有選擇的弱小肩頭。在良好立意與執行落差之間,學生、家長及老師共同的盼望,是改革之道可以具體執行,真正一以貫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