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十四五」開局,西進可有新局?

中國大陸五年大計,台灣的機會與挑戰
文 / 邱莉燕    攝影 / 達志影像提供
2021-03-25
瀏覽數 27,700+
「十四五」開局,西進可有新局?
昔日「十三五」為大陸帶來不小改變,如今局勢丕變,台灣人更不能忽視「十四五」規劃的可能衝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年多來,全世界經歷了政經大動盪,反中情緒持續高漲,讓人更想一窺後疫情時代、中國大陸的「十四五」規劃,究竟會有什麼樣的新布局?昔日「十三五」確實為大陸帶來不小的改變,也曾引發台灣的新一波西進潮。如今,局勢丕變,台灣人更不能忽視「十四五」的可能衝擊。

3月初,北京當局召開兩會,同一時段,在台灣,一則「阿里巴巴2022應屆畢業生招聘」的PTT貼文,引發網路鄉民熱議。兩者看似純屬偶然,其實不無相關。

貼文掀起熱議,主要是文中披露的新鮮人起薪,從碩士到博士生,稅前含股票與獎金的參考年薪,為40萬~150萬人民幣,約當新台幣176萬~660萬元,工作地點涵蓋杭州、北京、上海、廣州。

如此優渥的薪酬範圍,不少人趨之若鶩,卻也不無懷疑,難道伴隨高薪而來的,會是「996」?

所謂的「996」,是指每天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週工作六天。不過,板上討論得更熱烈的,其實是騰訊、華為、字節跳動等陸企的薪資水準,相比之下,誰比較高?

中國GDP增速表圖/中國GDP增速表

第14個五年規劃,中國真能更強更好?

大陸互聯網巨頭的黃金就業機會,像塊大磁鐵,對台灣人的吸力始終強勁不減。打開這些機會之窗的大環境背景,正是大陸所謂「五年規劃」政策白皮書。

中國大陸從1953年編制第一個五年規劃起,至今2021年,正是第14次五年規劃的第一年。

獨特的是,每一個五年規劃「收官」(檢視結果),大陸的國力鐵定上揚。按實質GDP計算,2019年,大陸的GDP是1998年的六倍,而中國占世界GDP比重,也愈來愈大。

《經濟學人》這樣定位2021年開局的「十四五」規劃:目的是使中國變得更強大,同時,保護自己免受全球競爭對手的侵害。「如果中國繼續保持過去五年的發展軌跡,它將輕易超越所有國家。」

假使,大陸變強是A面,因而產生的對台影響力,便是B面。

比如六年前,「十二五」規劃末期的「互聯網+」,以及五年前「十三五」規劃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舉措,種種政策的外溢效應,形成一波波西進風。

回頭細究阿里巴巴那則徵才啟事,徵才的子公司為阿里雲旗下「視頻雲」部門,所在領域正暗合「十四五」規劃中的戰略產業之一:數據中心,為此向全世界明年畢業的碩博士高材生招手。

顯而易見,人力擴編,其實是公司擴張的其中一步棋,為攻掠「十四五」新世界的城池而做準備。

2021年3月11日,大陸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表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下稱《綱要》)的決議。

由此刻至2025年,對岸正式步入「十四五」時期。

《綱要》洋洋灑灑6萬餘字,內容十分複雜。綜合各界解讀分析,用「高品質發展」「自主創新」「雙循環」「新基建」四大關鍵字,較易於了解掌握。

一度受聘為五年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指出,五年規劃的制定,分3個階段和12個步驟,至少花上兩年左右的時間。

列舉「十四五」與「十三五」的分野,胡鞍鋼認為是「推動高品質發展」。這意味著大陸經濟發展的追求,從「速度型」向「品質型」轉變,亦即除了繼續追求變強,還追求變好。

「十四五」時期的固定資產投資,也將進一步超越「十三五」的147.43兆人民幣,總計超過250兆人民幣,金額之巨大,足以建造2萬座台北101大樓。

「十三五」規劃的主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延續至「十四五」,但新增了「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細讀所謂的「國內大循環」,也就是擴大內需。

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生導師張燕生指出,擴大內需,大陸已經講了很多年,但把它做為中心工作,做為一個長期戰略部署,「這是第一次。」

再解讀什麼是「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意在通過發揮大陸內需市場的潛力,與國際市場更好地聯通。最好的例子,一個叫RCEP,一個叫一帶一路。

科技創新,使大陸製造不受制於他國的技術霸權,儼然已成共識。體現在「十四五」,確定要做最風口浪尖上的量子計算、半導體和人工智慧等七種技術。

不過,《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作者、美國投資銀行家和公司戰略家羅伯特.勞倫斯.庫恩(Robert Lawrence Kuhn),從外國人的角度,評價立足科技的「十四五」規劃,給出了不一樣的提醒。

他指出,中國面臨的挑戰,是如何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而非招致敵意:「向世界表明,不必反對中國的成功。」

大陸「十四五」規劃,既是隱藏版的中國變強記,也可能將重塑區域經濟,改變某些台灣人職涯。圖/大陸「十四五」規劃,既是隱藏版的中國變強記,也可能將重塑區域經濟,改變某些台灣人職涯。

「十四五」重中之重:新基建

新基建做為「十四五」的重中之重,不僅是極具雄心的科技基礎設施投資計畫,也是公認製造業台商最能借勢衝浪的領域,其中涉及5G基地台、人工智慧、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專家預估,受到新基建「滋養」的公司,未來二到三年將有爆發式增長。

一家大陸A股上市知名台商表示: 「新基建商機當然是一大利多,尤其是在資通訊、半導體及綠色能源產品上,台商早已在領先群之中。」

包括台積電、聯電、力晶的晶片生產;和碩、中磊、緯創等資通訊設備製造商,在5G設備上多有斬獲;廣達旗下雲達的雲端伺服器;研華的工業電腦組裝、智慧工廠、智能設備製造,也都因5G應用擴大而受惠。

而鴻海旗下的小金雞、工業富聯更是集「5G+工業物聯網」之大成,三年前便超前部署,透過購併關連企業,軟硬通吃,轉型致力於科技服務和未來智造,可望拿下不少端、邊、網、雲的新基建商機。

在大陸經商近30年的廈門台商協會會長吳家瑩,斷言「十四五」當中:「有滿多東西都開放台資企業參與。」像吳家瑩創立的廈門佳好建材,生產的大理石石材,進入廈門地鐵3號線及翔安機場的供應商名單。為此添購大批自動化機器設備,原本5萬多坪的廈門廠房外,再計畫在漳州另外開一個3萬多坪的廠,以因應未來巨大的基礎建設需求。

「之前台商要參與大基建,確實比較困難,」吳家瑩一邊感嘆時代的變化,一邊笑著勾勒出未來商機的藍圖:「當我們參與地鐵工程的施工,擁有基建的資質以後,其他像漳州、泉州地鐵施工,我們也有機會參與。」

不過,歷史的教訓透露:機遇總伴隨著風險。市場競爭激烈而殘酷,在商機勃發的「十三五」時期,也出現紅色供應鏈對台廠的碾壓,還有「史上最嚴限汙令」,淘汰不合規的生產線,不少工廠面臨停工。

以上殷鑑,難保「十四五」不會出現黑天鵝事件與灰犀牛效應,台商需要預做危機處理方案。

西進第三階段,台灣決勝「性價比」

兩岸人力資源專家、一勢諮詢創辦人黃至堯,將台灣人赴大陸發展的歷史分成三個階段:「西進哥倫布」時代、「西進成吉思汗」時代及「西進性價比」時代。

西進哥倫布,落在1987~2000年,由於台灣解嚴、開放大陸探親,同時解除外匯管制,為台商赴陸投資創造條件,那個階段到對岸發展的人,就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處處是黃金。「那個時代在台灣混不好的,過去了之後,基本上都混得很好,」黃至堯直言。

西進成吉思汗,始於2001年金門小三通,兩岸交流破冰,加上大陸經濟崛起創造大量機會,西進者享受到大陸成長紅利。紅利,是指只要肯努力就有機會,薪水可能從四倍,慢慢到三倍,到兩倍到一倍。

豈料,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重塑工作格局。許多台灣人因疫情無法時常往返兩地,或公司關閉而選擇返台,「成吉思汗們」的大陸職涯暫時劃下句點。

從2021年「十四五」時期算起,若有西進第三代,黃至堯認為,台灣人依然能持續享有政策紅利,但台灣人的優勢就剩下「性價比」,踏實、有文化、有禮貌、穩定度高,甚至是聲音比較好聽的,會成為西進的競爭力。

立足科技的大陸「十四五」規劃,會否招致國際社會的敵意?是一大挑戰。圖為拜登政府上台以來,中美兩國官員首度對面會談。圖/立足科技的大陸「十四五」規劃,會否招致國際社會的敵意?是一大挑戰。圖為拜登政府上台以來,中美兩國官員首度對面會談。

不只看商機,還要留意人才西進

由於大陸是典型的「一個中國兩個世界」,低收入和高收入族群M型化明顯。從這一點看,黃至堯認為,在三線城市以外,直到六線城市,台灣人要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比較難,但想當成吉思汗還有機會。

原因是大陸鄉村振興戰略和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到2035年,大陸要形成「全國123出行交通圈」:都市區1小時通勤、城市群2小時通達、全國主要城市3小時覆蓋。還有「直播電商」的商業模式,讓山村產品秒殺到根本沒有庫存。當大陸現在的三~六線城市,就好比2001年時的一線城市,台灣的文創設計、精緻農業等軟實力,便是極佳的登場時機。

資誠審計服務會計師邱昭賢表示,如果新冠疫情趨緩,加上大陸多個產業因「十四五」政策催化,開始大量投入資源時,大陸企業必定向全世界網羅他們需要的優質人才。

分析「十四五」的惠台政策,大陸全國台企聯總會長李政宏指出,大陸應鼓勵有條件的台資企業在A股上市,鼓勵福建建成「第一家園」,放開市場准入條件、先行先試,給予台商同等待遇。像第一家中台合資的證券公司「金圓統一證券」,便已在廈門揭牌。

觀察「十四五」,不能只看見數字和商機,還必須留意可能會攪動起台灣人才外流的漩渦。唯有如此,台灣才能抓住下一波可能發展的契機。

人才西進三部曲圖/人才西進三部曲

數位專題
我該不該去大陸?西進熱潮下的兩難抉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十四五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