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獨家】光陽柯勝峯、柯光峯兄弟首度同框,暢言10年改革祕辛

原標題為:柯氏兄弟首度同框 暢言10年創新路
文 / 林鳳琪    攝影 / 張智傑
2020-12-28
瀏覽數 21,800+
【獨家】光陽柯勝峯、柯光峯兄弟首度同框,暢言10年改革祕辛
柯家第三代兄弟柯勝峯(左)與柯光峯(右),首次在媒體前同台,接受 《遠見》獨家專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0年前,因為預見光陽危機,使命感驅使柯勝峯回來;6年前,他正式接任董事長,直言「光陽正面臨生死存亡戰。」6年後,他說「光陽正站在百年難得一遇的機會點!」這次,57歲的光陽,已換上全新動力系統,準備彎道超車與日系車廠一較高下。

對年近一甲子的光陽來說,這場移動變革的長跑接力賽,繼承者如何邊加速衝刺,還能完美接棒,不掉棒?柯家第三代兄弟柯勝峯與柯光峯,首次在媒體前同台,接受《遠見》獨家專訪,暢談10年傳承與創新的心路歷程。

改革是馬拉松不是短跑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57歲的光陽在創新與轉型的過程中有哪些挑戰?

柯勝峯:過去的累積,是很重要的資產,也可能是隱憂。舉例來說,幾年前,我們推出IONEX車能網,當時電動車未普及,只能用過去的經驗推測消費者想要什麼?

他們想要電池輕一點,要方便、便宜,針對這些需求,我們打造第一代IONEX,但方向可能錯了。因為這群消費者,都是騎燃油車,對科技的追求不夠熱情,跟電動機車族群,是南轅北轍的。現在市場上已有40萬台電動機車,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他們需要什麼,1月就會有全新的IONEX。

柯光峯:電動車這幾年突然很熱門,其實光陽早在1991年就投入電動車了,從速克達到醫療代步車,對我們來說,這場競賽是馬拉松長跑,不是短跑。

我在2007年看到歐洲開始流行電動自行車,跟光陽的電動速克達一樣,兩顆輪子、一顆馬達,都是控制器加電池,好像沒差很多,卻賣更貴,消費者還願意買?

深入研究,才發現這不只是單純的「產品」問題,就像我大哥講的「深得我心」。為何消費者願意花大錢去買?過去,自行車是跟光陽完全無關的產業,但是當歐洲電動自行車,時速可以到45公里,那你還用腳踏車的市場去看嗎?

那不只是腳踏車加上馬達、電池,而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二輪市場。光陽做為二輪移動交通工具的先行者,我們要繼續騙自己,逃避這個市場?還是選擇參與?

我主動跟總經理室提案,我們成立子公司光聯輕電做電動自行車。但是人家(歐洲)早就在賣了,通路與品牌商,早就在那裡了等著你進來,打你呀!

自行車是很在地的產業,在歐洲,我們雖然是速克達領先者,剛進入電動自行車,也繳了不少學費,現在總算慢慢走出自己的路。

好比說,自行車與機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產品與市場,產品設計與市場,子公司自己做。但生產製造,集團有優勢,車架、電池、馬達都是光陽做的。拉回來,整合集團資源,才有綜效。
與中國新創公司斐羅設計合作打造的電動機車F9,被光陽視為再創中國市占高峰的關鍵。圖/與中國新創公司斐羅設計合作打造的電動機車F9,被光陽視為再創中國市占高峰的關鍵。

傳承上兩代自律、信任精神

問:光陽已傳承三代,祖父柯光述(第一代、光陽創辦人)與父親柯弘明(第二代,前任董事長)對接班者的影響為何?

柯勝峯:光陽是我祖父柯光述創辦的。他是校長,在鄉里德高望重,那個年代,鄉親之間若遇到任何問題、糾紛,或爭吵,都會請他出來仲裁。為何找他,因為他為人正派、實在,大家都很信任他。

仲裁者有很重要的特質,就是要有同理心,會站在別人的角度,替別人著想。我祖父這樣,我父親也是。我父親在光陽一路從廠長、經理,到總經理、董事長。我印象很深刻,他沒有自己的辦公室,沒有祕書、沒有司機,連寄封信都要自己去買郵票來貼。

我父親是個非常公私分明、實事求是的人。大家可能覺得不可思議,為何光陽的董事長竟會連個祕書、辦公室都沒有?那是出自於自律。所以這麼多年來,他能得到股東、員工的信任,這個信任,來自於他能以身做則、自我要求。

這個信任對光陽、對我們都非常重要。好比說,當我們要改變企業文化,要投資新創,股東對你是信任的,而不是質疑你。這個信任也讓光陽保持好的勞資關係,才會雙贏,而不是雙輸。股東、員工信任你,就要更有使命感、要承擔責任,要自我鞭策,這樣才會有善的循環。

這樣的企業文化,在台灣很少見。很多人問,光陽為何不上市?我們思考的是,上市後,光陽獨特的文化還能維持嗎?畢竟這個文化讓光陽可以放心去開創,去做一些新的嘗試。

問:兩位分別畢業自清華與台大,又分別赴美取得康乃爾與哈佛企管碩士,被媒體封為「學霸兄弟」,這段經歷對兩位有何影響?

柯勝峯:我並非大家所想的那樣,從小念書考試都一帆風順。我高中時很愛玩,不愛念書,是那種常常被老師處罰,被記小過,甚至差一點就被退學的學生。

高三下學期,有次段考我很多科不及格,我們班50人,我是全班倒數第二,第49名。

後來大學聯考一放榜,我居然考上清華,是班上前五名。大家都很錯愕,一個差點被退學的人,為何突然變了?

其實,高三聯考前我突然驚覺,慘了!我真的沒有大學可以念了!快聯考了,看到同學們每天都很拚,壓力真的很大。我不能像同學都複習很難的題目,時間來不及,只能先搞懂最基本。

我從高一的課本開始看,沒人相信我會考上清華。聯考一放榜,我英文70幾分,其他都60幾分,很平均。這給我的啟示是,基本功很重要、搞懂很重要、深入很重要、融會貫通更重要!

說起來,我求學之路應該是「很坎坷」,我弟才真的是一帆風順,他從小念資優班,成績都很好,我印象很深刻,大學聯考前,大家都很拚,但是我弟考試前一天晚上,竟然悠閒地跟我父親下象棋,我媽媽很緊張說,要聯考了,不去念書,結果他聯考成績就是第一志願台大醫學院。

他能念台大醫科,但他選擇讀台大電機。後來申請美國哈佛,他連托福都是全台灣第一名,GRE也是全台第一,重點是,他都沒念!所以說,真正的學霸是他,他不好意思講,我幫他講(笑)。

柯光峯:這真的是誤會,我聯考前一晚,其實複習到半夜。對於學霸,這麼說好了,我求學一路都第一志願,從雄中、台大再到哈佛,那是因為我真的很會考試,不是因為我有多聰明。

念台大電機時,我看同學都好厲害,所以我不敢再念電機研究所,跑去哈佛念MBA,結果發現我真的沒那麼優秀!這樣也好,真正認清自己,心就會比較定,因為「被修理」完後,就比較乖了,就不會還想要當馬斯克(特斯拉創辦人),當祖克柏(臉書創辦人)了。

兄弟同心,發揮最大綜效

問:回家族企業接班,是從小就被賦予的責任與使命嗎?

柯光峯:其實我剛返台的前十年,都在外面工作,跟光陽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念電機,返台待過工研院,待過電子五哥,我也考慮過要創業,跟3C相關的產業是我擅長的,就是從未想過回光陽。

有一天,我父親突然問我,那你有沒有考慮回來?我嚇一跳,光陽是製造業,我一直在科技業,對我來說就像90度大轉彎,後來想想,我從小到大,吃穿都靠光陽,那,我可以幫光陽做些什麼嗎?其實我創立光聯輕電,光陽跨入電動自行車,也是內部創業,我等於換一種方式,圓了自己的夢想。

柯勝峯:我喜歡機械,喜歡玩車,還有哪裡比光陽更適合?我大學一畢業就進光陽,蹲過生產線鎖螺絲,待過資訊中心。後來去美國康乃爾念書,再回來光陽,一樣得重新再實習。光陽很講制度,不會因為你是康乃爾畢業就不一樣,起薪一樣2萬多。

一直以來,光陽都是台灣第一,每年穩定獲利,一切都很好呀!後來我曾經出去創業,再回來光陽,是因為我在大陸看到光陽的隱憂,希望能回來做些什麼。

問:兄弟手足在家族企業共事,要如何分工合作?

柯勝峯:我們三兄弟都在董事會擔任董事。柯執董(柯光峯)對電動自行車有想法,負責光聯輕電,是光陽百分百持股的子公司。

柯光峯:私底下,我們兄弟感情很好,會叫對方綽號。但在公司,他是大哥、是董事長,當然他說了算。外界可能難理解,兄弟怎麼可能不爭?但對我們來說,像仇人一樣,爭得你死我活才奇怪。

柯勝峯:執董(柯光峯)專精運動,負責電動自行車;而我的專長在機車,他懂的,我幾乎都不懂,跟自行車完全扯不上關係。而且,光陽要去哪裡找一個哈佛MBA高材生?我扮演的角色,就是整合所有資源,發揮最大綜效。我們大家同心協力讓光陽更好。

柯勝峯
出生:1967年
學歷: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美國康乃爾大學MBA
經歷:光陽工業資訊中心、企管中心、 董事、副董。CC Media啟奕資訊創辦人
現職:光陽集團董事長

柯光峯
出生:1972年
學歷:台大電機系、美國哈佛大學MBA
經歷:工研院產品經理、飛利浦經理、光陽執行董事
現職:光聯輕電董事長

本文出自 2021 / 01 月號

旅創成金

數位專題
創二代的新傳家學-揭開跨國的五大傳承普世價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承接班產業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