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越堅持「自我」,越需要一張了解周圍世界與自我「連結」的平面圖

文 / 一流人    
2020-12-08
瀏覽數 16,650+
越堅持「自我」,越需要一張了解周圍世界與自我「連結」的平面圖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無論是「他人」或「社會」,這些看似位在自己「外側」的人事物,其實與我們的內心有非常深切的連結。如果一直把它們當成「外側」的事物,就無法看到周圍世界與自我有所「連結」的可能性。(本文摘自《致親愛的,這是你和世界最好的距離》一書,作者菅野仁,以下為摘文。)

我從小就學鋼琴,到了高二都還特意撥出時間去上課。當時教我鋼琴的老師,在當地算是十分知名的男性音樂家。

那一天,在課程快到尾聲的時候,有位男士走進了房間,然後就坐在沙發上等待課程結束。我心想「他們之後應該是有工作要談吧」,所以對老師及客人輕輕點頭致意後,就準備離開教室。

結果,那位客人突然叫住我說:「別急嘛,坐一下。」然後笑著開始跟我聊天。

「你是高中生嗎?」

「是的。」

「什麼時候開始學鋼琴的?將來打算走音樂這條路嗎?」

我告訴對方,自己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學鋼琴,雖然沒有打算從事鋼琴或音樂相關的工作,但是因為喜歡,所以會一直學下去。

「我只聽到結尾的部分,不過你彈的這首貝多芬鋼琴奏鳴曲情緒十分到位,要不要考慮往音樂這條路發展?」

對方的這番讚美讓我很不好意思,但當然也不會不舒服,其實我高興極了。

等對話告一段落,我覺得自己應該站起來告辭了。

當時完全是「最好趕緊站起來打聲招呼,然後盡快離開」的氣氛。

但是,我卻還想跟客人繼續聊下去。

那個瞬間,平時非常怕生的我,突然脫口說出了令人不敢置信的話。

「不然,我再待一會兒吧!」

結果,原本在旁邊微笑聽著我們聊天的老師臉色整個變了。

「不好意思,我們之後有很重要的工作要談,你可以先回去嗎?」

老師斬釘截鐵地說。他的語氣並不憤怒,卻隱藏著足夠讓我這個高中生手足無措的尖銳。

我慌張地將樂譜及筆袋收進書包,匆匆逃離了教室。打開大門後,瞬間射入的五月陽光莫名亮得刺眼,讓準備踏出玄關的我踉蹌了一下。也可能是眼淚讓我的視線模糊了。平常上完課後走向公車站牌時,一路上我總是身心輕快,只有那一天,原本溫暖的陽光卻讓我心生反感。

走了很久很久,我的眼淚都沒有停下來。

是悔恨?還是悲傷?剛開始我並不明白自己的情緒為什麼如此混亂。但是,在走向公車站牌的那十分鐘路程中,我慢慢發現自己感覺到的是極度的「羞恥」。

我並不是對老師冷淡地「要我回去」感到怨恨及傷心,而是對自己居然讓老師說出這種話感到羞恥。那位男客人並不是真的看中我的音樂才能而稱讚我,他只是之後有工作必須拜託老師,基於「社交往來」才稱讚了他的學生。我竟然沒有發現這一點,實在非常丟臉。

我無法原諒自己一被稱讚就得意忘形,甚至沒有掌握好人際間的「距離感」。即使各種情緒夾雜,整個人一團混亂,我也明白自己已經被這種「不解人情世故的行為」給傷害了。

 那天以後,我就放棄繼續學習鋼琴。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當我開始專攻社會學這門研究,就非常關注人們生活周遭所發生的各種小事,還有人與人之間不經意的語言交流,以及因此導致的自我動搖,其根源可能就來自我在敏感的青春期所經歷的這個體驗。

確實地掌握人際距離、理解對方心情並做出適當回應的艱難;

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感到疲憊,很輕易就會受傷的自我。

這些都是我平常關注的重點。

現今是一個不斷追求「自我風格」、「自我個性」,強調「我是誰、做自己」的時代。但是,一直說著「自我」、「自我」,固執地不斷往內挖掘自我原本的模樣,有時反而會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越是忍不住要堅持「自我」的人,越是需要一張能重新了解「其他人及周遭的世界是如何與自己產生連結」的詳細「平面圖」。

想找到自己認同的生活方式,只靠獨自一個人的力量,最後一定會走投無路。我覺得,只有與身邊的人心意相通、自己的想法及行為被他人接受,我們的「生命」才能造就無限的廣度及深度。

《致親愛的,這是你和世界最好的距離》圖/《致親愛的,這是你和世界最好的距離》

數位專題
我世代新務實革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我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