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能力,就能理所當然成為領導人?研究:你的成功與影響力,在「人脈」

文 / 一流人    
2020-12-07
瀏覽數 25,250+
有能力,就能理所當然成為領導人?研究:你的成功與影響力,在「人脈」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領導力的核心在於領導人影響他人的過程,那麼能與他人建立更寬廣又豐富關係的人,肯定處在一個更可以影響他人的好位置。研究顯示,要衡量領導人的影響力,有一項最佳單一指標。(本文摘自《為什麼我們總是選到不適任的男性當領導人?》一書,布拉斯藍德Michael Blastland著,天下文化出版。)

即使領導人因為智慧資本而展露強大的潛能,但他們的社會資本(socialcapital)才是關鍵所在。社會資本涉及領導人掌握的人脈與網絡。

正如《廣告狂人》(MadMen)中唐.德雷柏(DonDraper)一角的靈感來源、廣告鬼才大亨大衛.奧格威(DavidOgilvy)說的:

有聯絡才有成交。

你認識誰,不光決定了你怎麼帶人,還會決定你能不能成為領導人、在哪裡工作。

有大量組織心理學的研究顯示,當領導人在公司外部有更廣、更深厚的人脈關係,他們的績效更好。既然領導力的核心在於領導人影響他人的過程,那麼能與他人建立更寬廣又豐富關係的人,肯定處在一個更可以影響他人的好位置。

事實上,研究顯示,要衡量領導人的影響力,有一項最佳單一指標(不光可以適用在商場上,在政壇與軍隊裡也適用),就是觀察這個人在組織的網絡裡,占據的位置有多接近核心。

你可以用傳統的自我報告問卷調查來評估,例如詢問組織成員跟別人關係有多密切、有事會找誰商量,以及他們認為誰是知識來源與專家。

或者,你也能採取被動的衡量方式,例如確認電子郵件數據的脈絡:他們固定跟誰通信?頻率為何?以及他們彼此之間如何互相聯繫?

如果有一個人的慣常電子郵件往來數據顯示,他常跟一群更大、更多樣的團體成員聯絡,只是這群人並不習慣透過電子郵件交流。和那些只跟內部有互動的小團體成員聯絡的人相比,我們能期待他發揮更多影響力、具有更大的領導潛能。

如此一來,領導人的成功與影響力,便會傾向隨著人脈的深度與密度而提升。就如俗話常說:

優秀的人會吸引優秀的人,而且知道如何讓他們團結在一起。

〔人們常說這是歌德(JohannWolfgangvonGoethe)說的。〕

社會資本的重要性,也反映在這項價值觀上:大部分人依然重視私人介紹與推薦信。顯然,別人的看法對於遴選領導人而言依然很重要。

僅為情境圖。取自pixabay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ixabay

儘管整合分析報告顯示,推薦信沒辦法預測工作表現,但是任何職位的應徵者,如果要跟一個得到強力推薦或背書的人競爭,而且這位推薦人還跟可以決定應徵結果的人關係密切,想必要很費勁才能贏過對方。

我們在生活中的任何領域,都信任「食好鬥相報」,在領導潛能方面也不例外。即使大部分的人都不是很會判斷這種潛能,他們的意見還是會產生影響。

基於社會資本所做的決定,可能是微妙的潛規則;例如,當人資經理讚美一位應徵者「跟我們的文化很契合」,他們真正的意思是,這個人顯然是人資經理所屬的圈子或群體(而且是占優勢的群體)當中的一員。

在高度文化契合的背後,他們沒有明說的指標可能包括學歷背景(例如組織中出身常春藤盟校的比例極高)、技術背景(例如工程、法律或MBA),或是宗教背景、種族淵源。或許更重要的是,社會資本通常會與社經地位搞混,不光是在歷史上階級分明的國家(如印度與英國)如此,在那些強烈支持菁英領導理念的地方也是這樣。

例如,在美國,一個人的職涯成功與否,有50%取決於父母在職涯上是否成功。正如最近馬修.史都華(MatthewStewart)在《大西洋》雜誌(Atlantic)中提到:「在美國,當你選擇父母後,比賽就已經進行了一半。」當然,成功與社經地位的關係,不會始終都緊密連結。

 一直到1970年代,30多歲的美國人還有90%的機會賺到高於父母輩的收入,這相當接近個人能夠向上流動的機率。然而,如今這個數字只剩下50%。

《為什麼我們總是選到不適任的男性當領導人?》一書,湯瑪斯・查莫洛—普雷謬齊克Tomas Chamorro-Premuzic著,周詩婷譯,天下文化出版。圖/《為什麼我們總是選到不適任的男性當領導人?》一書,湯瑪斯・查莫洛—普雷謬齊克Tomas Chamorro-Premuzic著,周詩婷譯,天下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脈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