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商業的本質不只是商業

2002-06-01
瀏覽數 10,350+
商業的本質不只是商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曼哈頓雙子星大樓在九一一恐怖攻擊中轟然墜落,六個月後,能源巨人安隆(Enron)又砰然倒下,對很多人來說,這兩件事都是個大災難。然而,這兩件事卻具體生動地象徵著,我們的組織與組織領導人即將要面對的新挑戰。

2001年9月11日,美國在一片震驚中忽然發現,她強大的武力、精密的情治系統和堅實的金融實力,在面對十九個意志堅定、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的人時,竟顯得這樣微不足道。而這些人所隸屬的組織,不僅成員四處分散,更是地處一個遙遠陌生的地方。那天早上,敵人簡直就是從天而降。這正象徵著今日每一家公司都必須要有心理準備:新的敵人總是不知從何處竄出,行蹤難測、短小精悍。

通常,最危險的敵人總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來自別的產業,一般的商業雷達根本偵測不到。九○年代中期,歐洲書商擔心美國書商進軍歐洲的威脅,可是最後,改變其傳統商業模式的卻不是耳熟能詳的邦諾書店(Barnes and Noble)或是博得書店(Borders),而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外來者──亞馬遜網路書店(Amazon.com),一個由無名小卒所領導,使用新科技、新商業模式的新公司。

然而,就算把企業聚集起來,形成一定的規模,也無法抵禦這些新入侵者的威脅。雙子星大樓殷鑑不遠,規模巨大反而是個缺點,一旦遭到敵人進犯,本身的重量反而加速整體崩毀。唯一的辦法是持續保持警戒,尤其要多放眼產業界限之外;而一個連結較為鬆散的組織,也可以防止某個部分的損害,不至於拖垮整個企業體。

當大企業大聲鼓吹自由市場的體系時,很矛盾的是,他們的公司內部結構,卻往往採行由中央控制的命令結構,歷史上最近可與之比擬的只有前蘇聯政權。這些結構就算再怎麼有效率,卻愈來愈容易受到不可預料的競爭者侵略。唱片工業的那些大象們,就正眼睜睜地看著會互相交換檔案的跳蚤們蠶食他們的市場。去中間過程(disintermediation)這個令人討厭的名詞,明白昭告所有產業的中間商,使用新科技的新興企業輕而易舉地就能侵略他們的市場。而老早就有人警告過我們了。

曼哈頓的災難還給全世界另一個啟示,許多人在9月11日那天晚上睡覺時,心中對人生的優先事項已經重新洗牌。忽然間,商業世界變得不再那麼吸引人了。這並非表示人們害怕更多的恐怖攻擊,而是人們意識到,他們的生活還受到了其他的威脅。究竟人是為工作而活,還是為了生活而工作,這個老問題又再度成為人們得迫切回答的問題。因為人們發現,來自公司的種種要求,已經吞噬了他們除了工作以外的人生。仔細想想,的確很奇怪,為什麼在上一個世紀中,我們會那麼願意成為簽下賣身契的奴僕,而且還不是為了某個人賣命,而是為了一個已經失去人性的系統賣命。

不過,雇員社會就要結束了,現在很多人可以找到有用、又有利可圖的工作,當一個自由工作者,像一隻跳蚤般經營自己的事業。如果企業想要留住最好的人才,所要提供的就必須不只是金錢而已。還要能夠為他們提供一個更好的人生目標,以及生活的自由,讓他們的人生能更加靈活多變。9月11日,不管對個人或企業來說,都有如暮鼓晨鐘,如果他們充耳不聞,絕對會錯過更美好的未來。

才不過一年前,對很多人來說,安隆還是美國最受推崇的企業。

它曾經是,或者說看起來是個具有創新能力及想像力的公司,不但照顧員工,還鼓勵員工進行冒險和實驗。也許安隆的確都具備有以上這些優點,但是貪婪和過度的野心,卻也讓他們的決策愈來愈腐敗,對更遠大的願景視而不見。後見之明的批評當然很容易,不過,當我們心中被汲汲追求的念頭沖昏了頭時,的確很容易踰越某些該守的尺度,未能看出自己正在追求的究竟是什麼,甚至很容易就以為只要自己一直保持這樣的追求動力,任何問題終將迎刃而解。

無論如何,本質上,安隆證明了當一個組織把金錢當作唯一目的,而非達成正當目的的手段時,這個組織必會誤入歧途。如果金錢就是目的,那麼任何可能會賺錢的活動都會是合法的。公司也會因為受到這樣的誘惑,而形成企業集團,漫無計畫地經營各種事業。歷史告訴我們,這樣的烏合之眾遲早會失敗,只是沒有像安隆這麼離譜而已。

如果僅將資本主義解讀成賺錢就是唯一目的,而未能看出賺錢只是必要的手段,那就會誤解了資本主義。當金錢變成最重要的目標,工作的人們便只不過是唯利是圖的人;而雇用他們的人便可說是皮條客。資本主義並非如此不堪,而除非人們能意識到,企業是為了社會的利益而存在,而非只是圖利自己,否則企業就會失去人們的信賴,最後甚至不再會有人光顧。

安隆的破產,也使安達信(Andersen)一齊陪葬;這告訴所有人,過去那些將公司建立在知識、技術和技能等無形資產上的新企業,他們雖然大肆吹噓,實際上卻是多麼脆弱。如果人的才智不足為恃,那麼名聲便是一切。

很多安達信的員工心裡一定反覆迴盪著莎士比亞筆下的奧賽羅,最後所哭喊的話:「名聲!名聲!喔!我失去了我的名聲,我失去了我可以流傳後世的名聲,剩下的不過是禽獸!」安達信在技術上並沒有犯錯,但他們在道德上錯了,也因此,他們破壞了大眾的信任,也砸了自己的招牌。這樣一個錯誤就足以拖垮一家大企業,這個事件又再一次地提醒我們:商業的本質不止是商業而已。

我們希望這些災難可以帶來一些正面意義,讓企業能更審慎檢討、反省自己,企業為什麼存在﹖以及企業的價值又是什麼﹖而在企業中工作的員工也會發現,金錢雖然重要,卻不是人生或商業的最終目的。

當人們能夠明白,企業是在為社會努力,而不是為自己奮鬥時,企業才能重獲民眾的敬重。如果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資本主義必然喪失人們的信心,走向失敗之途,這樣的徵兆在反全球化的遊行和抗議早已可見。(郭貞伶、王慧螢譯)

本文出自 2002 / 06 月號

第19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