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美酒佳餚與精打細算

文 / 黃肇鑣    
2002-06-01
瀏覽數 10,400+
美酒佳餚與精打細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美國傳統產業起源於二十世紀初期,當時的鐵路大王、百貨巨子、石油大王、林業及礦產大王、汽車大王等等,他們的經營權都已轉移了三、四代,除了少數幾家像福特汽車,仍由其孫子輩主持以外,其他傳統產業皆由專業經理人主持。過去二十年來高科技企業的突起,另外造就了一批又是大股東、又兼經理人的角色。

最近兩年美國股票市場的困難,暴露了企業高階主管的另一面。專業經理人的職業道德及行走法律邊緣的作法,也引起了許多評論,本文將探討美國中大型企業高階主管的一些作法及心態。

金錢掛帥

當一家公司要聘請CEO(最高執行長)或高階主管時,最主要的磋商要點是報酬、紅利、配股及如何使公司成長,增加獲利。至於如何提高員工福利?如何回饋社會?如何保護環境?則不在商洽範圍之內。

筆者知道一位CEO,他每兩、三年就要董事會加薪,他的理由是每個月都有獵人頭公司要介紹他去別處當CEO。當然過去幾年來他現在公司對他的好待遇、好同事、好社區等等,都是次要的了。

柏拉圖在他的理想世界裡,提到為了社會的公平性,一個社區內最高薪者與一般工人之薪資,不應超過五倍。

美國著名的管理學家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在1980年中期建議,最高主管的報酬不應超過最低工資者的二十倍。他認為CEO拿太高的報酬,對其他公司同仁員工的貢獻,是很大的諷刺。

過去十年,CEO的報酬飛速成長,完全忽略彼得大師的名言。根據美國《商業周刊》對三百六十五家企業的調查,2001年CEO薪資平均為1100萬美元,是一般工人的四百一十一倍。十年間,美國工人工資增加36%,而CEO報酬增加340%。

如根據《紐約時報》的調查,2001年兩百家企業CEO的薪資總額(包括本薪、獎金、股票選擇權等),平均為1550萬美元,是一般工人的五百七十九倍,真是驚人的懸殊。

《紐約時報》統計為第一名的思科公司CEO錢伯斯,2001年因為通訊設備需求低迷,公司業績急遽惡化,他的獎金金額是零,但是錢伯斯的股票認股權共六百萬股,比2000年還多一.五倍。

筆者參加過數次大公司的股東大會,每次一定有一股東(他多半為工會代表)問為何CEO去年又增加那麼多報酬,CEO的答覆都是:「人事單位做過調查,比較與我們相同規模的公司,本公司的CEO報酬偏低,所以不得不做調整。」

因此比來比去,只要有一個CEO提高,其他CEO都獲益。當然,一般員工由於成本控制,裁員減薪是永遠掛在耳邊,能保住飯碗已經很好了。

短期操作

公開上市的公司,不論大小企業,近年來每季都要受華爾街市場的壓力,所以每到各季結束前兩周,高階主管都要求下屬盡量增加營業額,於是誇大營收、暫緩支出、浮報盈餘等法寶都出籠。(見筆者於《遠見》2001年10月號發表之「經濟景氣與創意的報表」)

最近較著名的例子是IBM(國際商業機器)於2001年第四季結束前三天,將其一業務單位以2億9000萬美元賣出,算入當季營業收入,如此IBM剛好達到並超前華爾街預估營收。雖然IBM是合法地做,但對一般投資者卻是易生錯覺的,像IBM這種大企業都如此做,其他中小企業就不得而知了。

董事懂事

美國大小企業都有一所謂太上皇:董事會。其董事二十年前皆由公司內高階主管擔任,後來為維持其中立性,絕大多數已改由外面的人來接任。為了表現企業的多元及多樣化,成員中多有黑人、女性及西班牙後裔,另外當然有其他大公司現任或退休的總裁,這些董事們不一定對企業的運轉、技術及公司文化有深入的瞭解,重大決策在董事會討論,大多為橡皮圖章。

有一個友人告訴筆者他參與一個大公司的董事會,討論一個重大投資案子,友人剛好坐在兩位外部董事的旁邊,聽他們倆人悄悄地說,「有如此高的投資報酬率,在別的董事會可沒看到過。」這些「專業」的董事們顯然對「高報酬的高風險」及「高報酬預測的可靠性」都沒有深入的討論。董事們享受很好的待遇,每開一次會,一、兩天時間拿到5000到1、20000元薪水,另加車馬費及股票。出了事情時,又有保險公司的董事會責任險可理賠,可以說「萬無一失」。

最近安隆公司及其董事們被司法部調查,他們的理由是董事會被公司專業經理人「瞞騙」了。

當然也有負責的董事,在公司困難中將CEO換下。但是那多半是在外界壓力之下,不得不做的例外。

許多新創企業,董事會扮演明星般的角色,延攬知名人士對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企業,是重要的策略之一。最著名的例子是2000年7月上市的DVIN(Divine InterVentures)上市前董事會成員增加到四十三名,其中一名為籃球明星喬丹(Michael Jordan),DVIN是當時位於芝加哥網路育成業的佼佼者,投資了五十二家網路公司。

DVIN上市前三周,請喬丹來當董事,所提的條件是提供一百萬股認股權,可以以1元認股。同時公司給喬丹130萬現金信貸來買股票,多出來的30萬是代付稅金。當時DVIN的一員工在網路報上書,提及他及同事們在公司內努力工作了兩、三年,只拿到一千到三千股認股權,而每股要以4元來買。他希望喬丹進了董事會,公司股票可以好好上升。結果呢?上市時股票為9元,沒多久就降到3元,最近只剩下0.20元,多麼令人失望的名牌董事啊!

專機伺候

為了節省時間,減少離家太久,美國中大型企業多有自備商用客機,根據國家商務航空協會(National Business Ariation Association)估計過去十年公司採購飛機數目增加40%,財富五百大企業中,有三分之二公司有自己的專機隊。

通常專機是早上七點到八點間起飛,一部專機可乘十二人,其中十一人一定提早到專用小機場候機室等候,領隊者或老總或副總一定準時到達。他一走進候機室立刻通過候機門,直上專機,其他十一人則尾隨而上。五分鐘內專機立即起飛,下午三、四點,原機返回約六點左右到達,正好回家晚餐。

如果乘一般民航客機,全部行程要花上兩天到三天,專機確實是方便得多。但是企業有了專機隊,濫用特權也會發生。

譬如HP惠普(Hewlett-Packard)的現任女總裁三年多前就任時,第一件事就是買兩架專機,加雇數十名駕駛員、空服員及保鏢,供她使喚。另一怪現象就是許多大公司的CEO都有一部專機,二十四小時待命,供其公私使用。其理由是:公司如有緊急事件,可隨時啟程,譬如赴工廠察看意外,赴國會作證,或拜訪重要客戶。

但是大公司有許多負責的單位主管,這是下屬應該做的事,當然,老二跟著老大學,一旦老大退休,就任者就可以享受此專機。

最近美國最大物產保險公司之一St.Paul Company,位於明尼蘇達州,向花旗銀行的旅行者Traveler保險部請來一位CEO——Jay Fisher。特別安排一部專機供Fisher使用,其理由是911後為了CEO旅行安全。結果股東大吵,說乘民航客機是否就不安全呢?於是公司又改口Fisher要經常出差,家仍住東部的紐澤西,公司在中西部,有專機回家方便多了,回家的飛行費用要自付。但Fisher每次回家前都是先去拜訪客戶及華爾街投資者,所以回家是順道也。

朋友講個故事,有一副總經理,喜好打獵,有一年特別安排一部專機讓他去一處位於鄉下的工廠考察,「順道」將他的獵犬也一併運去。

精打細算

企業大小主管收入豐富,但是許多人仍不滿足,精打細算的程度,可嘆為觀止。有一主管為了要買一部自用轎車,跑遍全市比價才買到最便宜的車子。同時,有一科學家提出儀器申購單,價值3、40萬元他連頭都不抬就簽字批准。

美國企業多為業務員買車子以便拜訪客戶,給業務員買的車子多為美製的福特、雪佛蘭等,用個三、四年因哩數多,就不值多少錢。可是高級主管則可配到歐洲的豪華車,像賓士、寶馬(BMW)等,開個三、四年,仍然完好如新,就以低價收買,給子女、眷屬用。

如果公司由外地請來CEO或高級主管,公司也常無息貸款,協助他們買百萬豪宅。最近著名的例子是WorldCom(世界通訊)的CEO——Bernard Ebbers,他將公司的股票抵押,借了數億元去買牧場、林場等,後來WorldCom股票下降,他向公司借了3億6600萬元去補洞,最近被美國證管會調查出,他的董事會的回應是「如果Ebbers將他的大量股票拋售,會影響本公司股價。所以公司不得不借他3億多元。」現在案子曝光,股票大降,Ebbers也被迫辭職。Ebbers原來精打細算,想保有大量股票等著增值,再買了大牧場、林場又可撈一筆,現在看來兩頭空。他的股票原值10億元以上,現在只值數百萬,目前正拋售牧場還債。

但是基本問題是「世界通訊」是個長途電話及網路公司,怎麼可將公司數億現金信貸給經理人呢?真是特權的惡例。

錦上添花

美國企業一般員工有相當好的福利,像健保、壽險及退休制度等。但是高級主管其福利則另加一套。譬如特設停車位、專用健身房,也可能提供高爾夫球場會員證、航空公司貴賓卡、免費定期健康檢查、會計師協助報稅、專用之貴賓餐廳。

據Chrysler(克萊斯勒汽車公司)退休董事長艾科卡的回憶錄,1970年代他任福特公司副總經理時,每天在貴賓廳午餐,那時他一頓午餐的開銷是75美元。那時台灣公務員的月薪也不及他一頓午餐的美酒佳餚。

許多企業給員工的紅利是每季或年底發。但最高階者另加一筆,稱為「長期獎勵計畫」(Long Term Incentive Plan)是為鼓勵高級主管作決策時,能兼顧短期及長期利益,而事實上是另外提供三年五年後多領的一筆獎金或退休金。

全球巨富之一的Oracle(美商甲骨文)老闆Larry Ellison,他已擁有許多Oracle的股票,身價數十億美元。他於2001年1月賣了二千三百股的Oracle認股權獲利7億美元。數週之後Oracle宣布,其業績會比預估要低,於是股價下跌。Ellison賣股的時間雖然在證管會合法的時間內,但對於一個已擁有那麼多股票的巨富大老闆兼經理人,在道義上有必要做如此落人口實的作法嗎?

結語

大企業高階主管的報酬,雖然優遇,但是他們大部份是非常努力工作。

他們日夜忙著,要決定長短期策略、財務計畫、策略聯盟、槓桿併購、裁員閉廠、結交議員、打點華府、應付華爾街分析師、討好重要顧客。此外還要參加各式委員會、理事會,包括:同業公會、商會、青商會、少數族裔促進會,建教合作、公益活動等等。

他們如此努力,本應有好的報酬,但是過度自我精打細算,會使其數百數千,甚至數萬員工失去向心力,也使一般股東覺得被騙。最近半年,大小企業出現的問題,也許是企業主管自我檢討的時機。否則美國國會將會立法來限制主管享有的權利。

全球第二名富豪Warren Buffet在2002年5月其任董事長Berkshire(波克夏公司)的股東會上說「我在本公司賺多少,您們股東也跟我賺一樣多,我沒有股票認股權,也沒有紅利,所有利潤全體平分,我決不會像其他公司,可以CEO一人獨占大份。」像Buffet這種正派經營的經理兼老闆,能長期保持他全球巨富的名次,絕非偶然。

在矽谷有句流行的話,公司是「Build to Last or Build to Flip」是說企業主持人應該將公司建立在如「十年樹木」般的長期穩定求成長?還是如賭場上「翻骰子」般在快馬一鞭中,獲利脫手呢?這是公司主管專業經理人常常要自我思考的題目。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也許CEO在爭取短期獲利之餘,也可想想「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奉獻何其多?」(本文作者為美國富嘉創投負責人)

本文出自 2002 / 06 月號

第19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