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登輝「戒急用忍」 蓋棺難論定?

經濟失落20年vs.高科技根留台灣
文 / 馮紹恩    攝影 / 陳之俊
2020-08-27
瀏覽數 19,200+
李登輝「戒急用忍」 蓋棺難論定?
李登輝在12年總統任內做過許多重大決策,其中「戒急用忍」引發正反兩極的評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故總統李登輝,12年任內做過許多重大決策。特別是1996年的「戒急用忍」,被視為中華民國近代經濟史的重大轉折,有著兩極化評價。是非對錯,仍難隨著他的辭世,一錘定音。

隨著7月30日前總統李登輝辭世後,關於這一位影響台灣,甚或華人政治圈既深且廣的重量級政治人物,如同任何名人都逃不了的蓋棺論定,一整個8月,坊間除了對他的追思,也有各式不同的評價,恐怕直到10月7日正式安葬後,仍是台灣最受熱議的人物。

其實,從李登輝辭世後隔天,總統府在台北賓館設置的追思會場來看,就看得出他的舉足輕重。

8月1日至16日,共有超過4萬人次前往追思致意,包括56位駐台使節、代表或官員、1661位外國政要及友人。期間最重量級的外賓,分別是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和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

一位20年前就卸任總統的前朝政治人物,為何過世依然引起國際社會莫大關注?

因為在他12年的總統任期裡,李登輝造成的政治、經濟、乃至於文化等諸多影響,到了2020年的現在,仍未見止息。

端看政治層面,民主之父、黑金教父、台獨教主,李登輝被冠上各種標籤;經濟上,他在1996年提出的「戒急用忍」,更是中華民國近代經濟史的重大轉折。

客觀來看,台灣自此經濟表現江河日下,數據一年不如一年;但今天回頭看,也有人讚許戒急用忍迫使高科技產業「根留本土」,才使得近來的中美貿易戰交火下,讓台灣所受波及不致太大。

負面效應,阻斷台商西進?

1996年9月14日,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在第三屆「經營者大會」現場,親耳聽到李登輝說出「因應當前兩岸關係,必須秉持戒急用忍的大原則」的演講。當時,身旁的統一集團創辦人高清愿向他透露:「聽說那稿子,是李登輝的祕書蘇志誠寫的。」

其實,原本李登輝不願出席經營者大會,因為當年統一集團大舉投資大陸,惹得他相當不高興。身為經營者大會主辦人,高清愿相當緊張,拜託蘇志誠務必邀請李登輝出席,最終他勉強同意,於是前一晚,蘇志誠趕緊幫忙擬定講稿。

蘇志誠在家趕稿時,順手拿起桌上的成語參考書,把「戒急用忍」抄錄進去,也沒來得及查清典故。結果隔天李登輝一開口,這四個字就成了眾官員口號,對應方案紛紛出爐,讓兩岸經貿急踩煞車。

至於這個政策的推出,到底是受誰的影響?高希均指出,其中之一是日本右派作家司馬遼太郎,他曾和李登輝暢聊中國將會分裂;另一位是中研院已故院士費景漢,他是李登輝在康乃爾大學時期的教授,「費景漢相信中國大陸經濟會崩潰,因此台灣應該戒急用忍。」

高希均解釋,其實這四字的內涵不是「禁止」,而是「不要匆忙」,本意是別貿然西進,卻在那場演講後,隨著不同官員各自延伸含意,變成「不要西進」!

當時,「赴陸西進」已是全台各產業熱潮。不僅投資額占對外投資高達四成,還是大陸市場的外資第三位;兩岸貿易更占對外貿易總額約11%,占總出口比重近18%。

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圖)曾與李登輝交好,但因政策意見分歧傷及友誼。圖/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圖)曾與李登輝交好,但因政策意見分歧傷及友誼。

企業大老氣壞,翻臉喊絕交

然而,大陸市場卻是20年來全球化潮流的最大受惠者。至今,中國經濟不僅沒有如預言的崩潰,就算近年面臨美國全力打壓,也依然完好存在。

「中小企業為生存一定會去,中國市場實在太大了!」高希均強調,當年大陸很需要資金,如果台灣放手讓大公司前去,就有機會變成世界級大企業,「一個鴻海,可以變成很多個鴻海。」

而這一煞車,導致台灣經濟20年來不可挽回的傷害。因為戒急用忍政策規範對象包括「5000萬美元以上」「基礎建設」和「高科技產業」三種,都不准西進。

對此,三位企業界大老:已故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已故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和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聽聞戒急用忍政策後,均異口同聲表達反對。

王永慶過世後,女兒王瑞瑜直言不諱地表明,家父生前最大的遺憾,就是在中國海滄地區投資的石化區,被迫中斷。當時王永慶已和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見到面,雙方也都談妥,然而戒急用忍政策一出,一切戛然而止,傳言王永慶當時氣到在李登輝面前拍桌。

張榮發原與李登輝長年交好,私底下也積極安排兩岸領導人會面。而長榮原本就一直主張兩岸和平交流、開放直航,但戒急用忍推出後,張榮發徹底和李登輝斷絕關係,直到晚年才重新聯繫。

而半導體教父張忠謀更在2002年1月29日的「企業全球化經營策略研討會」,嚴厲批判戒急用忍政策,認為這是用「國家安全」這類模糊理由,不當干預企業運作。

對於戒急用忍引發的批評,以及對台灣經濟造成的負面效應,李登輝後來在多次訪談中都被問到。

歷史學者張炎憲主編的《李登輝總統訪談錄》第四冊中,就載明李登輝本人對戒急用忍的看法。

李登輝強調,企業家難免反彈、會罵,「但民眾和國家的經濟,不能和個人的企業同等看待,所以,那時我的態度很堅定。」即使後來張榮發說,不要李登輝這個朋友,「就算了,我又不是為了他而存在,我是為了2300萬人而存在。」

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生前不滿西進受阻,多次與李登輝槓上。遠見資料圖/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生前不滿西進受阻,多次與李登輝槓上。遠見資料

正面效應,如今終於浮現?

不過,戒急用忍並不全然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其中不乏有人認為,如今回顧,儘管台灣當時沒搭上中國大陸經濟起飛的順風車,卻也讓台積電等高科技產業得以根留台灣,直到今日,台灣半導體產業仍是難以撼動的全球龍頭。

李登輝當時的經濟幕僚陳博志,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說,這套政策的確引發爭議,「但今日半導體產業能這麼好,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當初禁止去投資。」如今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現在主要國家都要戒急用忍,當時批評的人,都欠李總統一個道歉。」

再多想像和爭辯,都無法讓逝去的時間重來,也無法收回李登輝那句「戒急用忍」。

各界對李登輝的諸多評價,就像他鍾愛的那首日文歌《千風之歌》:萬絲萬縷、無法掌握在誰手中,更無法一錘定音。

歷史沒有如果,故人只能追憶。再見了!台灣第一位民選總統。

李登輝年表
1923年 出生在淡水三芝(日本統治時期)
1943年 赴日就讀京都帝大農經科
1946年 返台就讀台大農業經濟系
1949年 台大畢業,留校任教,和曾文惠結婚(國府遷台,戒嚴開始)
1952年 赴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研究農業經濟
1953年 返台擔任省農林廳技士及經濟分析股股長,兼任台大講師
1957年 任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農村經濟組技士
1961年 受洗為基督徒
1968年 取得康乃爾博士學位返台
1971年 加入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
1972年 入閣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蔣經國吹台青政策)
1978年 出任台北市市長
1981年 出任台灣省主席
1982年 長子李憲文因鼻咽癌過世
1984年 當選第七任副總統
1987年 國民黨中常會「大陸政策專案小組」召集人(蔣經國宣布解除戒嚴、開放大陸探親)
1988年 接任中華民國第七任總統、中國國民黨黨主席(蔣經國病逝)
1989年 訪問新加坡
1990年 當選第八任總統(二月政爭、野百合學運、召開國是會議、陸委會和海基會成立)
1991年 宣布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國統會通過《國統綱領》、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資深民代退職)
1992年 主持國統會,完成國會全面改選
1993年 辜汪會談
1994年 訪問菲律賓、印尼、泰國、尼加拉瓜、哥斯大黎加、南非和史瓦濟蘭
1995年 赴美訪問,發表「民之所欲,長在我心」演講(中共台海試射飛彈)
1996年 當選台灣首位民選總統,發表戒急用忍
1997年 大赦二二八受難者,完成精省、總統直選、廢除立院閣揆同意權、國大虛級化等修憲結果
1998年 提出「新台灣人」(亞洲金融風暴)
1999年 提出「兩國論」(九二一大地震)
2000年 陳水扁當選,完成首次政黨輪替,政權和平轉移
2001年 擔任台聯精神領袖,赴日接受心臟支架手術
2003年 主張台灣必須制定新憲,並推動「台灣正名」
2015年 孫女巧巧結婚
2020年 離世,98歲高齡享耆壽

本文出自 2020 / 09 月號

台灣飆5G

數位專題
台灣近代史的縮影:李登輝一甲子的政治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李登輝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