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吳三大因西安成就墨夢

文 / 蕭維文    
2002-02-01
瀏覽數 14,900+
吳三大因西安成就墨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友人經營畫廊的工作室裡,吳三大提著筆忙著揮毫,一會兒是部隊長官來求字,一會兒是省委書記來求個墨寶。

畫廊經理侯熙麗說,「秋節到了,過去西安送禮多半煙酒,現在都改送字畫了。」

這就是文化古都西安,吳三大則是西安這片沃土孕育出的書法第一把手。「在西安你可能不知道市長叫什麼名字,但吳三大婦孺皆知,」吳三大的助理推崇道。

吳三大用書法為西安留下了許多風景。西安火車站頂,立著「西安」兩個青銅大字,大氣有力,成了西安的門面,就是出自吳三大的手筆。早期的陝西歌舞劇院、人民劇院等主要建築都有吳三大的墨跡。他形容自己的書法藝術是,「我常在書畫的墨夢中,用剛柔巧的線,編織美的精神自我;而當我醒悟時,我原本來自時代,來自社會,來自群眾。我不敢有吳三大書畫成為永恆藝術的妄想,我只想把它歸還給群眾,歸還給社會,歸還給時代。」

吳三大自幼習字,遠近聞名,但他卻志不在此,成為專業的書法家,是「歪打正著」。1949年前,剛上高中的吳三大第一志願是「到日本求學」,但志願還未實現,大陸即解放了,血氣方剛的吳三大棄筆從戎,在部隊專事劇本寫作,同時兼演員。

半生坎坷半生笑 

藝術家浪漫的個性,成為部隊的頭痛人物;一部描寫鄉村地主與長工間的愛情故事劇本,卻險些將他打成右派,文化大革命時,他的背景卻使他被扣上現行反革命犯的帽子,這不僅使他被撤銷共產黨籍,並被機關長期監控了兩年七個月,其間還在舞台上摔斷了腿,再也無法活躍於舞台。他用「半生坎坷半生笑」豁然面對這段歲月。他說,「這段經歷讓我對人生有了特殊的看法。」

在部隊的這段期間,他以寫劇本為主,書法為輔,但他的書法仍為人所器重,在他二十歲出頭時,就擔任了陝西省書法撰述研究會的理事。

在四人幫下台之後,吳三大才獲得平反,1979年陝西省恢復了文學藝術聯合會,並且成立籌備會,他則被延聘為書法協會的首任秘書長。從此才真正成了專職的職業書法家,並且成了西安家喻戶曉的大人物。吳三大說,「人生際遇怪誕,但卻造就了今天的我,這是三秦父老給予我的特別待遇。」

「半生坎坷半生笑」的人生際遇讓他重拾了藝術家豪邁浪漫的本質。吳三大說他的「三大」是,「架子大、酒量大、字大。」

「字大」講的不僅是字體大,強調的更是字形的大氣;「酒量大」則是友人公認,記者與吳老共進晚餐,開了瓶茅台,又開了瓶西鳳,三杯下肚,談興更濃,嗓門與他的酒量成正比,中氣十足。

「架子大」則是有原則的。吳三大強調「在野出名士」,強烈的在野性格,讓他常常對官員不假辭色,對日本人更是看人寫字。

曾經有省級領導邀他吃飯,他卻在公眾場合當眾回絕,「不去!」他到日本進行書法交流,有人請他當眾揮毫,他也義正嚴辭拒絕了,與會者一片尷尬錯愕。「架子大」之名不逕而走。

吳三大的書法在當地藝術市場價格算是最高的,他曾有一幅字台灣賣出5000美元,在日本也有一幅售價90萬日圓的紀錄。但吳三大強調他的書法是要歸還給群眾,歸還給社會的。因此前來求字的多半來者不拒,不過他說,「我可以千金不賣,但也可以一文不取。」

這就是吳三大的「在野架子」。

出篆入楷乃必經之路 

吳三大在他所著的《臨池歲月》中提到書法的美,他說,從周朝的金鼎文到唐代的楷書,陝西這片土地造就了好幾代的文化巔峰。「隨便掬一把黃土,都充滿文化氣息,而能孕育出無數的騷人墨客,」吳三大說。

沃土天成,加上家學淵源,與書法結緣,自然而然。吳三大表示,父親是燕京大學(現今北京大學)畢業,與于右任又是世交,習書法是小時當然的功課。

而當時的碑林更是他小時候的遊戲場。他說,少時碑林還有許多石碑未經整理,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那時沒有空調,碑體陰涼,常常就躺在石碑上乘涼,看著師傅們抄著墨拓片,啪嗒、啪嗒非常有規律的拓碑聲,就成了他小憩的催眠曲。

從金文、籀文,到秦篆、漢隸、唐楷,到懷素的行草,以迄到近代于右任自魏碑發展出的標準草書,西安的書法歷史豐富多姿。吳三大表示,這些外部環境對西安書法家的研習具有強烈的感染力及啟迪作用。 

當地電視台曾經為吳三大製作了「墨夢」專題。他說,我常常夢見古書法家書法,下筆出神入化,布局嘆為觀止而驚夢。「看了幾十年的碑,常常看著、看著,入了神,古代書法家就從碑中走出來,」吳三大生動地形容著。

吳三大說,「能夠激起我書法興趣,觸動我心靈的地方,只有陝西,也只有陝西能夠培養出中國書法大家的繼承人。」

西安豐富多姿的書法歷史遺產,提供了吳三大書法藝術的豐厚基礎。吳三大提出他的創作論,「書法雖小道,自有其規律可循。出篆入楷,乃是必經之路,于臨帖多年,別無他途,」他說,這是基本功的學習階段。

「偶見亂雲遊移,方行鼎籀之美,行草之妙。學人當知此味,集古之精華,通變求新,」吳三大如此向他的學生講解書法創作。他解釋,從學習走進創作之林的訣竅,則是師法自然,天人合一。

藝術的成就在於創新,但吳三大強調,「閱歷知書味,艱難識世情。」他說,藝術在於叛逆,但在取締前人、淘汰前人之前,必先向前人學習法度。

所謂法度,基礎是也。吳三大說,「有此基礎則富,猶如天馬行空;無此基礎則貧,宛如裹足女行沙。」西安皇天后土,書法故鄉,吳三大得天獨厚。

吳三大推薦西安五大書法勝地★★★ 

陝西書法家吳三大強調書法,必須在「法度上提煉與昇華」,西安眾多的碑林,提供了古代名家積累的「法度」;而西安的古跡及自然景觀具有強烈的感染力,是提煉及昇華書法藝術的重要氛圍。

碑林——係碑林收藏了自漢代以迄民國各代的碑石、墓誌和石刻藝術兩千五百餘件,藏石數量及質量均居全中國之冠,被譽為是全世界最大的「石質圖書館」,更是中國古代書法及石刻藝術的寶庫。

這裡書法名碑薈萃,虞世南、褚遂良、顏真卿、柳公權,幾乎包括了唐代所有書法名家;還有隸、篆、草、楷各種書體的名碑。

西安碑林已經成為全球書道的聖地,每年都有大量的日本遊客來此朝聖。

乾陵——係武則天墓,陵墓具雙乳造型,氣勢宏偉,在此可以感受唐朝盛世的文治武功。

霍去病墓——擁有小碑林,雖不是極品 ,但此處感染力特強,可以感受到霍去病馳騁沙場的少年豪氣。

藥王山孫思藐墓——擁有大量的魏碑,而墓地所在充滿玄關之感,抽象之美,是習草書者足以頓悟之處。

華山——自古華山一條路,沿路而上,山壁處處石刻(摩崖),或名人詠歎、記遊。吳三大說,到華山倒不是來此觀賞石刻,而是體會華山之磅礡,金戈鐵馬之氣,揮毫自能萬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