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繞髮柔髮簪博物館 追尋髮簪前世今生

雜誌原標為〈老照片中找線索 追尋髮簪前世今生〉
文 / 沈瑜    攝影 / 池孟諭
2020-06-29
瀏覽數 22,300+
繞髮柔髮簪博物館 追尋髮簪前世今生
丌笄愛簪成痴,設立線上「繞髮柔髮簪博物館」進行數位典藏髮簪物件及修復和研究,並成立臉書粉絲頁,分享收藏心得。池孟諭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喜歡髮簪,大概有300年了吧。」民宅裡,丌笄(匿名,音同:奇蹟)大方地展示她的髮簪收藏。早期傳統漢人婦女髮型常以挽簪示人,髮簪做為飾品展示了主人的品味。

「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並看。」詩人李清照曾經描繪新婚少婦以花代簪的嬌嗔,也凸顯髮簪作為女子貼身飾品,在當代文化和情感上的意義。

丌笄收藏超過1000件的古董頭飾和現代髮飾,還有相關圖文書籍和明信片。

她的收藏室展示著清末髮髻「蘇州撅」、日治時期銀幣髮簪、朝鮮髮簪,還有1915年美國女人穿漢服、綁中國頭飾的老相片…。時光彷彿倒流回百年前,女子搖曳生姿身影,栩栩如生。

2011年,丌笄設立線上「繞髮柔髮簪博物館」,進行數位典藏髮簪物件、歷史圖像,及修復和研究;並成立臉書粉絲頁,分享髮簪頭飾文史,以及交流收藏心得和經驗。

古時女子15歲「及笄」,指的是插上了髮簪,代表長大成人;結婚時新人互贈髮簪,以示定情信物;窮人戴木簪,富人戴金簪銀簪。髮簪既能識別身分,也是社經地位的符碼。

其實,丌笄的藏品數量,在台灣根本排不上前10名,她自認,是滿腔的熱忱和莫名其妙的衝勁,推動著她往前走。

18歲買下髮簪,就此迷上

自從18歲在園遊會花100元買下了第一支髮簪,她就迷上了逛古董地攤,青春正盛的女孩逛網拍買衣服,她卻是上eBay,尋找流落海外的古董髮簪和老照片。

在丌笄某些髮簪藏品上,還能看到前人髮絲的殘留物,她並不避諱,每件髮飾背後,都有故事,甚至會和主人生死共存,成為陪葬品,一起回歸塵土。

她對小小醜醜、支離破碎的髮簪特別有興趣,總想挽救它們免於被毀損、遺棄的命運。

儘管,收藏前輩總勸她,要買大的、漂亮的才能增值,她卻不以為然,「它又不是股票,當它被炒作得愈貴,誰還會在乎這髮簪的本質?」對她來說,光是欣賞造型各異的髮簪,就很有趣。

愛簪成痴的丌笄,不僅特地就讀文化資產保存研究所,更爬梳文獻、比對老照片。她曾買過一個擠壓變形的頭飾,後被一張20世紀初期移民舊金山的中國小女孩照片啟發,不但照著畫面還原頭飾,又根據原始物件,將老明信片加彩復刻。

丌笄曾買過一個擠壓變形的頭飾,後被一張中國小女孩的老照片啟發,照著畫面還原頭飾。丌笄提供。圖/丌笄曾買過一個擠壓變形的頭飾,後被一張中國小女孩的老照片啟發,照著畫面還原頭飾。丌笄提供。

她也不斷地追溯、拼湊頭飾演進史。例如從多張日治時期阿美族婦女戴著傳統頭飾的照片,觀察到和風元素和流蘇造型的演變,從金屬片狀隨時代演變成珠飾流蘇。

走訪多國,與收藏家交流

為了接觸更多髮簪文化,她千里迢迢拜訪中國、大馬、澳洲、英、法、德、比利時、丹麥、蘇格蘭和瑞士等國的博物館和收藏家、策展人和修復師,交流髮飾的知識。

此外,她還在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格拉斯哥大學、英國的明愛學院等地開設講座。

這些交流,大多是丌笄向外國人毛遂自薦,「我厚臉皮說,我是台灣人,擁有一個博物館,可互相交流髮簪資訊。」事前,她會準備三個版本的簡報、圖檔、以及自製多國語言的髮簪小書籤,送給拜訪單位。

丌笄的主動,帶來許多奇異經歷。她曾經在法國巴黎,替金髮碧眼的修復師解惑鳳冠的構造,還曾登上德國、瑞士的報紙,長期經營臉書,更讓她和許多海外同好惺惺相惜。

巴黎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的藏品鳳冠,由有機材質修復師 Yveline Huguet和金屬修復師Anne-Marie Geffroy(圖左)共同修復。丌笄提供。圖/巴黎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的藏品鳳冠,由有機材質修復師 Yveline Huguet和金屬修復師Anne-Marie Geffroy(圖左)共同修復。丌笄提供。

她還為一位同好完成「遺願」。英國著名收藏家珍克魯斯 (Jen Cruse)曾贈丌笄一把1920年代出品的瑞士古梳,卻於去年過世,丌笄特意帶著古梳到瑞士,前往出產地及當年倫敦店面舊址,就為了替珍克魯斯的珍藏「尋根」。

從收藏、維護到出國參訪,一人博物館經營大不易,為籌資,她忍痛賣藏品、賣書、賣自己設計的文創商品,期能圓夢。「我也捨不得賣,也會有罪惡感,但若沒踏出去做文化交流,藏品只是躺在那裡,沒有生命。」丌笄的夢想是,開設實體博物館,持續發揚髮簪古典美。

本文出自 2020 / 07 月號

誰偷走我的客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藝術博物館社群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