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什麼我們從未為自己而活?完美面具底下,低自尊的人格

文 / 一流人    
2020-05-29
瀏覽數 13,050+
為什麼我們從未為自己而活?完美面具底下,低自尊的人格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一個人的內心,往往有光明面與黑暗面,如果他不接受自己的某一面,就只活出了一半。這些小孩,隱藏自己的脆弱和需求,表現出溫婉體貼、順從的大器模樣,遲早會被反噬。(本文摘自《當最親的人成為傷痕》一書,以下為摘文。)

在公司,他是位優雅謙遜的主管,也是人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通常這類的男人都會在戀愛市場被秒殺,可是他卻維持不跟公司內部的女職員交往,讓大家對他的感情世界蒙上一層渾沌不明的薄霧。

於公,他有他的傲氣跟優雅,於私,他是一位極沒自信卻極力想隱藏的人。

他在一個處處被打壓的環境下長大,別人說什麼他都吸收得很徹底,也因為是家中唯一的男性,從小就被寄予厚望,也被嚴厲地要求,當他做得不夠好就會被說:「是男人你就得強壯起來啊!」「不要當個孬種!」「不中用的東西!」  他不能表現無能,當他遇到問題時,只要想發問就會遭拒:「不要再問我這些蠢問題,你怎麼不學聰明一點?」「有什麼好問為什麼的,照做就對了!」

他不可以表現蠢笨,當他考不好,就會被說:「考這種成績,丟人現眼!」「你還好意思回家喔?」「我的錢都白花了!」

他不能表現不如人,當他為一些事情感到難過時,總是被說:「哭什麼哭,你們家死人喔?」「男子漢大丈夫,有淚不輕彈!」

他不能表現脆弱,他很習慣這些禁令,但同時也感到壓抑和煩悶,可是他馬上就會振作起來,因為他不敢不夠好,也不敢提出要求,更不敢去反對,常悶不吭聲,以大家的期望為期望。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這種如傀儡般的生活,讓他喪失自己的感受,在外,他的能力很強,謙遜有禮又優雅有品,但在感情世界裡,他卻是一直受挫,沒有自我的他就像神隱少女裡的無臉男,一心只想著對方喜歡什麼、對方想要什麼、對方會不會對自己不耐煩⋯⋯當他內心一直往對方去設定,他就完全喪失自己。一方面希望對方開心,另一方面也希望總有一天,對方能夠知道他也需要被貼心地對待,只可惜對方在被他慣壞之後,最終下場就只會被當成予取予求的提款機和工具人!

他想跳脫交往初期那種「謙遜有禮」「壓低姿態」「亦步亦趨,擔心配不上對方」的自卑心態,卻又反向吸引對方來壓榨他,就連原本沒有任何要求的女子,也被他餵養成無限上綱的貪心女。

他常把對方慣壞,引發對方最貪婪的那一面出來,他不曉得問題出在哪裡,只覺得當對方說:「當你女朋友好好!」「你好強喔!」「你怎麼都知道我要什麼?」「我從來沒遇過對我這麼好的人了!」一旦這樣的迷湯灌下去,他就會赴湯蹈火地去滿足對方的需求,任對方需索無度,還覺得做得不夠好!即便有時候他累了、煩了、不想做了,也不敢跟對方說。

他原本想透過戀愛關係,解決孤單的問題,卻越來越孤單。

生命中的缺讓他招架不住對方

這一切,其實都是他吸引來的。他痛恨權威,卻也需要權威,但更潛在的是這個權威如果用溫婉的方式下達指令,任他付出到天荒地老,他都覺得死而無憾。他痛恨被需索無度,卻需要嬌嗔和吹棒,所以他也「訓練」對方對他無比依賴,進而成為一個貧婪的人。

在完美的面具底下,他其實很自卑,生長在不斷被潑冷水的環境中,在這類型家庭中長大的孩子:完美、自虐、討好、自卑、社會化又扭曲。他從小透過付出行動來影響父母對他的感受,他知道怎麼做最圓滑、最得人疼、最容易被喜愛。

這些順從和討好的作為,隱藏在他的保護色下,因為按照對方的要求,這樣像變色龍一般的人際策略回應是最安全的。他容易吸引到另一個容易示弱卻極度自戀的人來壓榨他,而他也樂於隱藏自己在這些需索無度的要求裡面。

「來要求我吧!」正是他向對方明示、暗示出來的訊息。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akutaso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akutaso

在人際歷程中,這樣的孩子非常善於討好,也非常孤單,有時候想向對方提出要求的時候,就會感到罪惡感,或者「我不值得你對我好」的自我嫌惡感,當他想提出要求的時候,他就會使命必達地答應對方的需索,當他想要對方也對他體貼的時候,他就極力替對方著想,這種「一想到自己,就想著別人」,常常與自己背道而馳的習慣性思維,在華人社會常被視為美德。當他想到己溺就會有罪惡感,那就處理人溺吧,所以他會吸引到一堆需要他的人;當他想到己饑,就想到人饑,所以他就吸引了一堆貪婪的人,不斷掏空他!這種自卑的無臉男,容易吸引到自戀的貪食蛇女子對他施以虐待。但也因為他急著要滿足對方需求,所以離不開對方,他一邊付出,一邊想著:「如果我不這麼做,對方就會不要我了。」「她這麼有魅力,一定馬上就跟別人跑了。」「她的臉垮下來了,我要怎麼樣才讓她再開心起來?」因為這些焦慮充斥在他心裡面,而他沒有空間想想自己,卻想極力排除這樣的焦慮感,所以當他急迫地要消除對方的不滿,這種急迫感跟自己的不安有極大的關聯。當他一偵測到對方的需求,就有他的用武之地,有他的用武之地,他就變得有用!

於是對方不能是個健康的個體,因為,一旦對方不需要他了,他就變得沒有用了,他害怕自己不夠好被看穿,所以要付出更多努力,為了制止心裡快速上升的羞愧感,他更加限制自己,服從別人,但在他感到累了,就更加看不起自己,認為自己沒用!

這種自我糾結,來自專制型的家庭經驗,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發展心理學教授黛安娜.鮑姆林德創立父母教養方式理論,做為當代最著名的臨床心理學、發展心理學家之一,他針對六○年代和七○年代的父母及子女的互動進行調查,發展出教養風格與個體發展的相關理論,她將父母的教養方式分為四種類型,其中一類為採用「高控制、低情感」的專制型,父母傾向於他們有好的表現、長出有能力、負責任的部分,卻鮮少給予孩子情感的支持,當他們在情感上希望被回應的時候,就容易被潑冷水,被視為沒有能力和不夠好,這樣的互動方式,讓孩子長久下來也會在心中這樣對自己,他們習慣隱藏脆弱、自己處理脆弱,並且不讓父母看見,當他有期望時,就會出現「你一定會被嘲笑」「你怎麼這麼弱」「你不會被當一回事」「這有什麼好講的」等更加強烈的信念,一竿子就把他的需求推翻,然後他又在「害怕不被認同」的內心小劇場裡面掙扎,畫地自限。

一個人的內心,往往有光明面與黑暗面,如果他不接受自己的某一面,就只活出了一半。這些小孩,隱藏自己的脆弱和需求,表現出溫婉體貼、順從的大器模樣,遲早會被反噬。佛洛姆曾在《愛的藝術》一書中提出:「不成熟的愛會說:『我愛你是因為我需要你。』成熟的愛則會說:『我需要你是因為我愛你。』」我們必須認識自己,才有機會以真正的自己和對方互動,因為成熟的愛不是壓榨自己才能成就,你得先遠離壓榨你的人,才有可能排除焦慮,獲取心理空間好好認識自己是怎樣的人!

給心情一個歇腳亭

許多感到沒自信、只看見別人需求的人,依然在工作上有卓越的表現,成為在職場上受敬重的人!

只是在私下,這股害怕不被認同的怒氣,無法擺平,讓人心疼......

我們無法改變父母的教養方式,但你心中的「教練」是可以微調的,我們一起進行以下的「沒有關係」練習:

試著想一些你不允許自己在別人面前暴露的畫面,分成行為、想法、感受三個部分來書寫

行為:摳腳趾、挖鼻孔、大笑

想法:我對他很生氣、我對他很惱怒、我真的很無能、我好愚蠢

感受:我感到委屈、我感到無助、我感到嫉妒、我感到不屑 

在你的房間裡,關上大燈,點上一盞小燈,只有微亮的燈光和你一個人,將你寫下來的這些話語,一句一句跟自己說......

「我可以在人前摳腳趾,也沒有關係,我接納我自己。」
「我可以對他生氣,沒有關係,我接納我自己。」
「我可以感到委屈,沒有關係,我接納我自己。」
「我可以________,沒有關係,我接納我自己。」
「我可以________,沒有關係,我接納我自己。」

任記憶,帶你去到那個充滿禁令的時空,在此時,輕聲地告訴自己「沒有關係」,那些禁令,大大解放了此時早該而未成熟的成長步調!

《當最親的人成為傷痕》一書,黃之盈著,圓神出版。圖/《當最親的人成為傷痕》一書,黃之盈著,圓神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尊感情原生家庭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