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永遠的大家長 他們眼中的郝柏村

文 / 遠見編輯部    
2020-04-30
瀏覽數 22,500+
永遠的大家長 他們眼中的郝柏村
圖/天下文化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郝柏村中華民族百年來難得的傑出人物,他從基層軍官做起,曾是叱吒風雲、統領三軍的參謀總長,更是最有執行力的行政院長,一生憂國憂民。郝柏村的兒子郝龍斌如此形容父親,「對他而言,從軍的槍林彈雨,從政的風雲起伏,都不過是在不同崗位,為國家一樣的盡心奉獻。」郝柏村的離開,昔日部屬、至親好友、後生晚輩獻上無限追思,感念曾經與郝院長一起並肩作戰、攜手走過的歲月。

長懷舊誼1〉前退輔會主任委員

感念老長官 美好的仗已經打過

文/許歷農

一級上將郝柏村將軍,戎馬一生,允文允武,出將入相,為我國近代史上很難得一見的傑出人物。3月30日過午,朋友電話說;郝柏村先生過世了,我一時說不出話來,熱淚盈眶,悲從中來,久久不能自已!

我不諱言︰從來軍中多少都會講淵源,重屬系,我與郝先生素昧平生,毫無瓜葛,卻在人生最寶貴的最後幾十年,無論在職、軍職外調,都直隸於郝先生麾下,退休後、每月也都會有一兩次晤談,聽他談他的著作,談到得意處會拿出手稿給我看看,有時也會涉及時政及兩岸關係,偶有不同看法,都會保持「和而不同」的態度,從不爭辯。受教多年,真的獲益良多,直到最後一年,我倆都因行動不便,才很少見面。不料竟從此天人永隔,無限感傷!

「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

論黃埔(軍校)期別,他高我四期 (他12期我16 期),他一直以為他比我年長,把我視為「小老弟」,直到我們都退休後的有一天,我坐在他的座車裡他忽然告訴我說︰「歷農呀,我看過你的身分證,你比我還大耶!」我只含糊其詞的答稱︰是嗎?意思是我怎敢比長官還大!其實我們兩個都是民國八年出生,我3月、他8月,我確實比他大五個月,外界常有人問我,你和郝先生誰大?我總是說論年齡我比他大一點點,論官階、職位他比我大很多!

有一次我問他,我們年齡差不多,為什麼你身體比我好很多?他笑著說 「當然囉!我游泳、我打球、我玩牌、我唱戲,哪一樣你都不會,」事實如此,我只好默認,暗自羨慕郝先生日常生活的多彩多姿。

郝先生以99歲高齡,受洗歸入主的名下,正式成為基督徒。《聖經》提摩太後書︰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這正是郝柏村先生一生的寫照。

長懷舊誼2〉前總統府副祕書長

出將入相,有萬丈豪氣;領軍治國,無半點私心

文/張祖詒

30日下午3時25分,接到郝府電話,告知柏村先生已於下午2時49分辭世。老友逝去,聞之悲慟不已。

去年8月8日,郝先生的巨著《郝柏村回憶錄》,由天下文化公司舉辦新書發表會,兼賀郝先生百齡壽辰,我被邀上台講話。那時我說,我沒有當過一天兵,沒有拿過一支槍桿,卻結交了一位陸軍四星上將成為好友,並且由於彼此思惟與理念大致相同,更成為知友,如今不過八個月,由好友、知友成為故友,豈不哀哉、痛哉。

功勳卓著的大政治家

郝先生是位頂天立地、俯仰無愧、堂堂正正的大丈夫,也是一位有為有守、光明磊落、對國家百分百忠誠的愛國主義者。在他每個軍政職位上都為國家做出巨大的貢獻,可謂功勳卓著的大政治家。更因《郝柏村回憶錄》是一本中華民國近百年來集榮辱、盛衰、興革、治亂和毀譽於一世紀內的滄桑史,郝先生基於民族大義,對每一重大史事,都有嚴謹又嚴正的論述,大有太史公「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氣概,足見郝先生也是一位正氣凜然的史學家。

回想數十年來與郝先生道義相交,獲益良多。他和藹可親、博學多聞,和他談古論今,是我一生最大的榮幸。猝聞噩耗,至深悲痛,匆促間謹撰輓聯一幅以為悼念,聯文如下:出將入相,有萬丈豪氣;領軍治國,無半點私心。(本文節錄自2020年3月30日《台灣醒報》〈敬悼郝柏村先生〉)

長懷舊誼3〉《聯合報》前總編輯、社長,《聯合報》顧問

當郝柏村與施明德坐在一起

文/張作錦

大陸精英人士感歎:原來中國人也能施行民主。

在台北市一間不算太大的會議室裡,約20位來自大陸、香港和海外的知識界與企業界精英人士,和台灣社會的領袖人物開兩天「閉門會議」,「體驗」一下台灣的「民主」、「和平」這些問題。

郝柏村和施明德是領先出場的第一組與談人。國民黨政府把施明德關在牢裡25年,當時不論郝柏村在黨政軍是什麼職務,都是施明德的「加害人」。當他們同時起身握手坐上發言台時,台下掌聲雷動。

朝野立場不同,惺惺相惜

郝柏村首先為台灣的戒嚴體制辯解。他說,國民政府在大陸受共黨滲透、潛伏之苦太深,當時台灣生死一線間,不戒嚴即不能存活,也就沒有後來經濟繁榮與政治民主的成就。

郝柏村也不諱言早年朝野的衝突。他說當時政府的最高原則是不可流血,挨打受傷的是維持秩序的員警,不是異議人士。他話鋒一轉說,施明德指揮百萬「紅衫軍」,隨時可攻進陳水扁的總統府,但他沒有這樣做。這些都表示台灣朝野「自我約制」的民主修養,將在中國歷史上成為光榮驕傲的一頁。

輪到施明德講話了,他禮貌地說:「郝伯伯!」台下一片掌聲。又說:「今天還是有些不能同意。」台下一片笑聲。他認為,對於民主,大家都可堅持自己的信仰,有不同的意見,應以民主協商的方式解決。言外之意,哪有把異議者關進監牢25年的道理?

施明德對是非很認真,他送給與會者每人一本他的新著《常識》,他請大家翻到第66頁,記述蔣經國逝世後的一段往事:「當時的參謀總長郝柏村,掌握兵權已長達10年,他隨即宣稱:『效忠依《憲法》繼任的李登輝總統。』並下令三軍防備『共軍』乘機犯台。當時,我正在三軍總醫院做無限期絕食被強制灌食中,我立刻寫了一封信給郝柏村總長,感佩他的行為對台灣人民的貢獻。」台下又是一片掌聲。是給郝柏村的,也是給施明德的。

事實上,郝柏村當時如以軍隊「接管台灣」,易如反掌,但台灣後來的局面和命運可能就完全不一樣了。(本文節錄自2012年5月19日《聯合報》)

長懷舊誼4〉理律法律事務所資深合伙人

言必行、行必果 對郝院長的五個印象

文/陳長文

郝先生卸任行政院長時,曾接受天下文化王力行女士訪問,於1994年出版《無愧:郝柏村的政治之旅》坦率向人民報告。而2019年8月出版的個人回憶錄,是從郝先生本人生命歷程、視角更宏觀看歷史,又寫於三次政黨輪替後,殊為難得;將是兩蔣史料之外,後人解讀中華民國生存與發展、經濟與民主成就的重要史料。這是郝先生給國家與時代的珍貴禮物。

初識郝先生,是因為理律事務所代理海軍總部的荷蘭劍龍潛艦採購專案。

郝先生是二代建軍的靈魂人物,長文因此有機緣親炙風範。總體印象是:待人誠懇,雄才大略,言必行、行必果;他戎馬軍旅數十年,但思惟與心胸相當開明,尊重專業、用人唯才;大開大闔,是開創歷史的人物。

對「人」的關心,是長文的第一印象。郝先生初次接見長文,第一句話就是關心先父陳壽人將軍是否已在忠烈祠奉祀。

坦白說,先父1949年殉國後30年,家母辛勤於一手拉拔四個孩子,一家人從沒想過父親是否入祀,也未曾祭拜過忠烈祠。經郝先生交代國防部處理後獲報,我們才得知,先父友人早已協助安排入祀。長文和當時仍健康的家母都很感動。

對「專業」的尊重,是長文的第二印象。長文一介文人,由於協助國防法制教育(包括採納建議將法律系從政戰學校轉併入國防管理學院等)、涉外軍購等專案,1989年獲郝先生陳報政府頒贈雲麾勳章,應是極罕見的例子。在劍龍專案後,理律持續協助政府辦理了不少國防採購,諸如IDF經國號、中科院相關案件、拉法葉艦案等。郝先生指示採購合約一律納入排佣條款、以身作則帶頭建立重視法律專業的風度與制度,對健全國防採購機制至關重要。

民國100年,我國防部打贏法國拉法葉佣金國際仲裁案,獲賠高達美金8.75億,即是郝總長任內國防採購決策正確的明證。

對「民主」的信念,是長文的第三印象。1980年代末,經國先生力排眾議解嚴,國家得以順利民主化、過渡到後蔣時期;郝先生堅守軍隊國家化,洞察民意、順應潮流、落實經國先生的民主遺願。1990年代郝先生擔任行政院長,不卑不亢面對在野黨質詢,2000年政黨輪替後,對新任總統陳水扁提出善勸期勉。在在反映郝先生的智慧、三民主義的忠誠信仰、對權力的無執無求。

對「和平」的開創,是長文的第四印象。1990年長文時任中華民國紅十字總會祕書長,代表台灣紅十字會準備與大陸紅十字會簽署協議,以人道改善大陸偷渡客遣返程序。在當年三不政策背景下,「兩岸如何、在哪裡、以何種形式接觸」是大難題。

時任行政院長的郝先生跟我說「為什麼不到金門來?」當時還是動員戡亂時期,在金門軍事重地談?郝先生接著說,「為人道服務,為什麼不可以?」就這樣,金門成為兩岸和平交流的起點;金門協議,這第一個由兩岸各自政府當局授權簽署的協議,也成為「求同存異」的一中各表、九二共識的濫觴,為1993年辜汪會談鋪墊基礎。

對「歷史」的真誠,是長文的第五個印象。郝先生寫日記數十年、數百萬字,毅力與坦誠令人敬佩。年逾90,筆耕不輟,客觀評點《蔣公日記》而不乏對領袖的批評,親赴大陸各省戰區考察抗戰史、以氣節與智慧應對中共對戰史的扭曲,成為八年抗戰史辨中最重要的在世歷史證人。(作者寫於2017年1月11日,本文節錄自《郝柏村回憶錄》)

長懷舊誼5〉郝龍斌前祕書

陪郝伯伯走上信仰之旅

文/任孝琦

2017年5、6月間,郝伯伯的二女兒海玲打電話給我:「聽說你在幫人上『從懷疑到相信』,能給我爸爸上課嗎?」開始了我陪伴郝伯伯的信仰之旅。每週一次一小時的「從懷疑到相信」課程,從上帝創造宇宙萬物開始,帶著他一點一點認識《聖經》,認識神,直到他相信主耶穌。

郝伯伯在一般人心中有強悍、固執甚至霸道的印象,真實的郝柏村是非常柔軟的人;我所說的柔軟,是指他對真理的渴求,幾乎像孩子充滿好奇,有道理的話,他都能像海綿完全吸收。

出乎我意料,郝伯伯對《聖經》說的一切沒有質疑,完全接受並相信。第一次上完神創造萬物時,他說原來世界是這樣創造出來的。第二課上到世人的罪,當提到「原罪」,這本是許多人難以接受的概念,他聽完卻頻頻點頭說「原來這就是原罪」。

上完耶穌為世人死在十字架,凡是信他的人就能脫離罪,成為新造的人;我問郝伯伯願意相信耶穌是救主嗎?他點頭說願意,於是我帶著他做了決志禱告,告訴他,「郝伯伯,你今天相信了主耶穌,在主裡就是個新生的人,就像一個嬰兒,一切都是新的了。」他聽了非常高興,笑瞇瞇說:「我今天變成嬰兒,我是一個新生的嬰兒。」臉上充滿喜樂的光彩,我至今難忘。

2017年12月31日,99歲的郝伯伯在愛家家教會受洗。他邀請全家人,孫兒女也盛裝參加。當主領施洗的周神助牧師問道:「郝柏村弟兄,你願意接受耶穌基督做你的救主,你生命的主嗎?」郝伯伯清清楚楚大聲回答:「我願意!」現場響起一片掌聲。我當時非常感動,這是他最真實的見證,相信神聽見了。

隨著「從懷疑到相信」課程結束,郝伯伯也受洗了,我以為階段性任務完成,沒想到三個月後海玲又打電話給我:「爸爸想了解耶穌的生平、做過哪些事?是怎麼上十字架的?」原來郝伯伯雖然年事已高,聽力退化,受洗後沒辦法參加主日崇拜,但依然渴慕追求真理,於是我和郝伯伯重新開始一對一查經,除了生病、出國,他從不缺席,一點一點讀,直到他中風住院。

新聞對郝伯伯一生的豐功偉業寫了許多,我有幸做為他生命中最後一段信仰之旅的陪伴者,就在此為他補記這一段在世人眼中或許不重要,在神眼中卻是最美好的生命篇章。

本文出自 2020 / 05 月號

打造企業免疫力

數位專題
台灣近代史的縮影:李登輝一甲子的政治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郝柏村郝龍斌名人殞落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