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重回《無愧》當年,再見治國良相

文 / 王力行    
2020-04-30
瀏覽數 17,400+
重回《無愧》當年,再見治國良相
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發行人王力行(左)任總編輯時,為郝柏村(右)撰寫《無愧—郝柏村的政治之旅》;圖/天下文化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89年,我有一個難得的機會,單獨訪問到當時的「強人總長」郝柏村,深覺在他威嚴的外表後面,蘊藏著簡單、明確與大格局的思惟。由於服務軍旅,他絕少面對新聞界,但是我也發現,一旦他接受訪問,並不迴避問題,也不擔心他的話會被誤寫或誤解。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認識,使我在五年後有勇氣提出寫書的計畫;但更關鍵的是:1993年1月30日的一幕,觸動了我做為記者的血脈。

46次第一手訪談

那天傍晚,我正開著車往國家劇院觀戲,車行仁愛路上,收音機裏新聞報導:郝院長上午在陽明山國大閉幕典禮中,遭到反對黨包圍,他高呼「中華民國萬歲!消滅台獨!」郝院長中午決定辭職。

一種難言的感觸湧上心頭,朦朧行駛中,中正紀念堂「大中至正」四個字出現在眼前。就是那一剎那,我告訴自己:做為一個新聞工作者,要好好記錄這一段歷史。

面對愈是敏感複雜的問題,愈需要當事人第一手的坦誠告白。

在後來46次與郝院長的訪問中,他的坦白和直率,出乎我的意料。也許這正是他的性格使然,他對我說過:「很多人從政治鬥爭立場,說我太老實了;我感覺做一個政治人物,總是要坦蕩蕩的,不能搞權術。政者,正也。」

從1993年3月卸職後起,他每週抽幾個半天接受訪談;他總是拿著他的日記本,依時序、逐事逐件地告訴我經過。他的語氣平穩中有激動,他的表情嚴肅中有親切。

由於大格局的思考方式,他所記的都是大事;我再從成堆的資料中補上細節。錄音整理出來的資料就已超過20萬字,其中當然牽涉不少重要人物和重要事件。

面對當事人的觀點

凡是愈複雜的問題,它的面向必定愈多;與其自己去分析猜測,不如面對當事人,坦陳第一手的採訪記錄。郝柏村院長,是繼陳誠副總統之後,第一位同時任過參謀總長與閣揆的文武最高官員,也是第一位卸任之後立即應允寫政壇回憶的政治人物。

他勇敢而率直地接受這些採訪,正如他自己所說:「我無意褒貶任何一位政治人物,更不會為自己辯護」;又說:「率直的提出這些觀察,或許是一個退休的政治人物對國家與人民所做的最後貢獻。」

(本文節錄自《無愧—郝柏村的政治之旅》)

【郝柏村行政院長日記摘錄,暢言兩岸認同】
別人不承認我們,不可怕;自己不承認自己,才可悲
● 我做行政院長並不是拿了槍桿子逼著李總統提名我,也不是拿了槍桿子到立法院逼他們同意我,還為此放棄了一級上將的頭銜,終身與軍隊脫離關係,這算什麼軍人干政呢?
● 行政院組閣完成以後,我記得很清楚,我就同李總統講,總統有什麼事找部長指示,隨時都可以的,只要總統叫他回去同我講一聲就可以,讓我了解可以照著總統的意思做。我這話是很誠心的。
● 美國或者很多其他地方說我是軍事強人,懷疑經國先生過世,我會軍事政變。經國先生老早在國民大會上講過:「今後不會有軍事統治。」他這話同我講得很清楚,「依循憲法,不要發展成歷史的錯誤。」
● 到南部去看星雲法師。他對我的評語很有意思。他說我「金剛外衣、菩薩心腸」,他又說我是「坐如鐘、行如風、立如松、臥如弓。」
● 禮拜三下午,中央黨部政治小組又討論一中一台涵義的問題。我發言完以後我就走了。我說:對於一個中華民國、一個中國的問題,還應該懷疑、還應該做學術研究嗎?別人不承認我們,不可怕;自己不承認自己,才可悲。

本文出自 2020 / 05 月號

打造企業免疫力

數位專題
台灣近代史的縮影:李登輝一甲子的政治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郝柏村王力行行政院名人殞落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