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ESG有多重要?AIGCC主席程淑芬:不只關乎投資,更可能危及國安

ESG的影響層面比你想像的還大
文 / 林讓均    攝影 / 池孟諭
2020-04-08
瀏覽數 19,700+
ESG有多重要?AIGCC主席程淑芬:不只關乎投資,更可能危及國安
圖/國泰投資長、AIGCC主席程淑芬。池孟諭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ESG沒做好,最嚴重可能將危及國安!」AIGCC(Asia Investor Group on Climate Change,亞洲投資人氣候變遷聯盟)主席程淑芬指出,注重環境永續、社會責任與公司治理的ESG原則,已成全球風潮。

她預言,許多以代工為主的台灣業者,若無法符合品牌商對ESG的要求,很可能被拔掉整串供應鏈,進而禍延所有利害關係人。一旦牽連規模太大,骨牌效應下,連帶讓GDP掉下來,甚至升級為國安問題。

近年在各大國際氣候倡議行動中,都可見程淑芬的身影。去年9月,她獲得「亞洲頂尖永續超級女性」(Asia’s Top Sustainability Superwomen)殊榮,而她出任AIGCC主席時所做的努力,更為人稱道。

因為她,台灣成為AIGCC的一員

2016年成立的AIGCC乃隸屬在澳紐發起的「投資人氣候變遷聯盟」(IGCC)之下,當初是程淑芬主動接觸,台灣才有機會加入,而國泰金控是唯一加入AIGCC的台灣成員。

與程淑芬並肩作戰、去年底來台的AIGCC總監萊特(Rebecca Mikula-Wright)指出,AIGCC的任務,主要是提升亞洲資產管理者、金融機構對於氣候變遷的風險意識,並盡可能在此找到機會,如低碳投資。

在程淑芬的帶領下,AIGCC啟動許多企業議合(engagement)的活動,例如說服企業回應「氣候行動100+」(Climate Action 100+, CA 100+)、全球投資機構向聯合國氣候峰會倡議的「全球投資人聲明(Global Investor Statement)」等,都是國際著名的氣候倡議。

而身兼國泰金控投資長的她,也號召集團資源推倡ESG價值。

自2017年起,國泰金控每年舉辦「氣候變遷論壇」,還曾經邀請前美國副總統、環保倡議者高爾來演講。

會議重點之一,就是揭露碳排放足跡,鼓勵企業回覆CDP(碳揭露倡議)問卷;另方面,則導入「碳定價」及氣候變遷情境模擬等概念,企業可依TCFD(氣候變遷財務衝擊揭露框架),來揭露氣候相關財務衝擊與成本。

不過,議合該怎麼做?如何才能推動企業走向永續之路?

國泰投資長、AIGCC主席程淑芬邀請更多企業加入愛地球的行列,多揭露ESG資訊與永續性報告。。池孟諭攝圖/國泰投資長、AIGCC主席程淑芬邀請更多企業加入愛地球的行列,多揭露ESG資訊與永續性報告。。池孟諭攝

如何說服企業納入ESG?

「就去影響最關鍵的人,一直說,說到他懂!」對於企業議合,曾有「外資天后」美譽的程淑芬發揮當年第一名產業分析師的拚勁,一鎖定目標,就直攻董事會核心,務必說服企業將ESG納入企業藍圖。在每一次國泰舉辦的氣候變遷論壇中,她也鼓勵在場主導CSR、ESG策略的主管與執行者,「要勇敢和老闆約時間,好好聊一聊,因為公司的未來掌握在你們手裡!」

萊特的議合經驗也很豐富。去年底接受專訪時,曾指出她拜訪企業最重視碳治理,總是追問三個問題,包括:董事會是否落實碳治理?商業模式是否能回應「巴黎氣候協定」的目標?企業是否充分揭露因氣候變遷而來的風險與機會?

其實,這也是機構投資人最關心的幾大面向。

目前,台灣約130家企業參加CDP倡議;台灣簽署加入TCFD的企業則有20家;氣候行動100+議合對象的台廠,也有三家:台塑化、中鋼與鴻海。

「做好揭露,企業營運才能反映真實價值,也才有與國際、與投資人對話的基礎!」程淑芬指出,諸如碳排放等ESG資訊揭露之後,才有辦法量化,企業可藉此檢視營運策略、補足風險缺口。

的確,ESG正在決定企業的明天競爭力。程淑芬舉例,像是筆電大廠「華碩」從相關揭露中發現碳排放的最大來源是製造端,第二大就是消費端,未來若產品不符合碳排放減量標準,根本連上架都不可能。

因此,自2011年起,華碩就要求旗下產品都要符合全球最嚴格的能源效率計畫(Energy Star Program),以2018年銷售的新型筆記型電腦來說,其能源消耗平均表現優於標準29%。

用ESG與年輕世代接軌

而企業之所以要領先於市場期待,也是因為年輕世代的ESG意識正在快步向前。

程淑芬表示,若一家工廠因汙染被圍堵,卻不思考如何改善環境,一味想要比照過去、拿回饋金作為補償,就會踢到鐵板,「因為年輕世代已經不接受賄賂、不吃回饋金這一套了!」

而新世代的投資人,也正把ESG納入投資決策,不符合永續原則,就會被踢出投資名單。

像是去年底,台大接受台大學生會與台大氣候行動社發起的倡議,宣布台大校務基金撤除4.32億元的高碳排、高污染的產業投資,成為亞洲第一個撤資石化燃料產業的大學。

全球大型退休基金也紛紛將ESG納入投資決策因子,例如挪威主權財富基金,以及全球最大退休基金──日本政府退休基金(GPIF)。

程淑芬觀察,GPIF的投資長水野弘道不僅採長期投資觀點,也對ESG價值很堅持,那些未做到碳治理、不揭露碳資訊的企業,無法再獲得GPIF注資。

「不過,ESG從來不保證股價!」程淑芬澄清,ESG做得好的企業,不見得就會賺得比較多,投資人對此不應有過高期待。只是,企業營運若能回應、落實ESG守則,就會是體質較好、有能力因應未來挑戰的公司,可有效降低投資風險。

ESG很重要,但很多企業因為不了解,怯於踏出第一步。對此,程淑芬建議,企業可以邊做邊承諾,進步之後、再承諾更多,以此形成良性循環。

「最重要是搞清楚為什麼要做,『自己想做』和『被逼著做』兩者的效益,相差幾百倍!」

「不要以為ESG是大企業才玩得起的事情!」程淑芬點名,中小企業因為談判籌碼較低、是供應鏈當中的弱勢,是最迫切需要做好ESG的族群,要不然一旦被品牌商淘汰,就後悔莫及!

大學念台大大氣科學系、對全球環境與氣候變遷有深刻觀察,程淑芬愈來愈憂心。

她指出,作為全球重要的科技聚落與代工大咖,台廠的ESG意識與公司治理算是跑在全球前段班,但仍需要跨部會合作、公私協力,才有機會把日益迫切的氣候挑戰轉為生存契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ESG氣候變遷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