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比爾.蓋茲警告:流行病毒恐毀滅世界

疫外反思1〉面對看不見的敵人,人類必修的課題
文 / 邱莉燕李國盛    
2020-02-27
瀏覽數 103,250+
比爾.蓋茲警告:流行病毒恐毀滅世界
圖/達志影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曾經是世界首富的比爾.蓋茲,三年前的演講,預言大流行病帶來的景況,竟然完全貼合新冠肺炎疫情。蓋茲認為,將有一場致命的全球性大流行。許多學者開始反思,流行病是否也是某種「治癒」地球的方式?

電視轉播畫面裡,傳來病患家屬淒厲的哭嚎聲。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世界,連非洲也沒能倖免,武漢則是屍橫遍野。

這一次瘟疫大流行的不幸,源於人類的輕忽。

早在2015年,前世界首富比爾.蓋茲(Bill Gates)便公開提醒大眾:「如果在未來數十年有任何東西能殺死1000多萬人,極可能是具高度傳染性的病毒,而非一場戰爭。」

在這場名為〈The next outbreak? we are not ready〉(下一次疫情大爆發怎麼辦?我們還沒準備好)的TED演講裡,一出場,蓋茲就推了一個汽油桶上台,因為在他小時候最擔憂的是核戰爆發,必須在地下室放個裝滿罐頭食物及水的桶子,然而話鋒一轉,蓋茲認為今天全球最大的災難風險不是核彈,而是流感病毒。

這支不到10分鐘的演講影片,迄今只有308萬次點閱。即便貴為首富,也不能引發人們更多一點的警覺心。

2017年,蓋茲在德國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再度疾呼,流行病毒、核武及全球暖化,在未來將共列毀滅世界的三大威脅。

2018年,蓋茲再接再厲於醫生必讀期刊《新英格蘭醫學》主辦的研討會上演講。他警告說,儘管世界在對抗打擊兒童死亡率和小兒麻痺症、愛滋病與瘧疾上取得了進展,然而在某一個領域,世界並沒有取得太大進步,那就是大流行病的防範。

蓋茲預言 與新冠肺炎不謀而合

令人吃驚的是,蓋茲在這次演講中「預言」了大流行病帶來的景況,竟然完全貼合時下正在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

「因為歷史告訴我們,還將有另一場致命的全球性大流行。」

「下一個威脅可能根本不是流感,很可能是我們在疫情大爆發中,首次發現的未知病原體。」

「……鑑於新病原體的不斷出現,生物恐怖襲擊的風險不斷增加,以及世界與日俱增的彼此連通,在我們的一生中,很可能發生大規模的致命性現代流行病,」蓋茲說。

這一年正好是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100週年,用相關數據再一次以電腦模擬病毒廣為散播的情況,虛擬病毒於1個月在亞洲(主要是中國)導致2萬8600人喪生,3個月奪走1012萬條人命,6個月後多達3300萬人撒手人寰。

這次的模擬或許是危言聳聽,但絕對沒有人希望它是新冠肺炎最終的結局。

大流行病的陰影,其實從未在人類的頭頂上消失,慈善富豪提供觸目驚心的數據,卻至今沒有引起全世界範圍的重視,世人仍舊怠慢,疏忽了「看不見的敵人」。

同樣的,當傳染病真正來臨的當下,導致疫情演變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往往還是輕慢和無知。

這一次被點名輕敵的國家,是科技進步、醫療資源豐沛的新加坡和日本。

曾擔任新加坡國立大學客座教授的林口長庚兒童感染科教授邱政洵,近日和熟識的新加坡防疫醫生聯繫和討論,對方透露了新加坡防疫破功的關鍵點。

原來,新加坡初期將要做檢測的病人定義太嚴格,只有來自武漢的人發病才進行檢測,當時第一線的新加坡大醫院,本想檢測從湖北省來的發燒病人,結果被衛生局打回票,認為不是武漢來的不需要檢驗。於是一開始有些比較輕症的個案逃過篩檢,這個情況就讓病毒在新加坡的社區擴散。

「日本的問題是一開始沒有全力阻絕陸客入境,」邱政洵分析,1月10日日本發現第一例確認病例,直到2月14日還是只有禁止湖北省及浙江省的陸客入境,於是在2月中成為僅次於大陸、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的海外國家。對比2003年SARS的零病例紀錄,徒然令人無語。

或許,當這次新冠肺炎最終消失了之後,鬆懈,仍將是大多數國家和群眾面對潛在疫情的心態。

台灣團隊組聯盟 一條龍抗疫

回顧致命傳染病的發展史,每一次的大流行均深刻影響了人類。

19世紀霍亂肆虐英國,促成了新式供水系統的建立;2003年SARS傳播28個國家,世界衛生組織WHO啟動了全新的全球公共衛生防疫系統,在35天之內完成病毒基因定序,各國科學家前所未有地攜手合作研究SARS的檢驗試劑、疫苗及新藥。

這一次,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同樣的,人類並非只能被動挨打,研究人員、藥廠和生技公司轉守為攻,快馬加鞭進行疫苗與治療藥物的開發。與SARS時期不同的是,動員的速度令人吃驚的快。

美國mRNA療法獨角獸公司Moderna,技轉了美國國衛院最新研發的新冠肺炎候選疫苗,突破過往慣例,聲稱預計在2.5個月後進入人體試驗。

重新研發新藥,得經過動物實驗、一、二、三期人體試驗,勢必來不及,各國的共同作法是「同情用藥」,也就是為了拯救新冠病患,拿已經上市、曾經上次或未上市的抗病毒藥品,直接測試能否殺死這一次的病毒。

美國吉列德藥廠(Gilead)便宣布,2月中開始,原本針對伊波拉病人所開發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藥物,已緊急送到中國展開進一步實驗,預計4月27日最後結果出爐。

全世界的科學家都在摸索,同時,這些開發疫苗與藥物的研究人員也正在書寫歷史。

台灣在抗擊病毒的研發能量,在國際上也不落人後,中研院便已宣布成功合成瑞德西韋。

由陽明大學副校長康照洲號召,串連起台北榮總、交大、心悅生醫、高端疫苗、台耀藥廠等,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整合各家所長,組成「新型冠狀病毒研發聯盟」。

「包含了從檢體分析、疫苗到治療藥物的抗疫研究,」康照洲指出聯盟的特色是一條龍,還能從臨床實驗一路做到製造生產。

而台北榮總斥資上億、剛竣工不到月餘的中央檢驗實驗室,也馬上加入國家抗疫的行列。

這間台灣規模最大的血液檢體處理自動化設備,一面化身福爾摩斯,負責全國疑似病例的篩檢工作,一面協助研發聯盟進行研究。

先進科技在此展露無疑,檢體的處理竟已達全面自動化,從前處理、離心、拔蓋、分注、儀器檢測至檢體冰存,皆以自動化的方式傳送,運輸軌道由牆面延伸至天花板,再到各設備,完全不經由人手,4~6個小時便能出具檢驗報告。

「檢驗處理自動化是世界趨勢,」台北榮總微生物科主任詹宇鈞說。

台灣疫苗實力 美國衛院也肯定

在國際合作上走得更快的是高端疫苗,繼Moderna之後,是全球第二個取得美國國衛院最新研發的新冠肺炎候選疫苗,將在台灣進行動物試驗,做為評估人體臨床試驗及開發新一代疫苗的重要依據。

「這代表台灣疫苗的研發能量被國際單位認可,」高端疫苗執行副總李思賢指出,美國國衛院並不是隨便尋找合作夥伴,原來高端疫苗早在2016年便與之合作開發登革熱疫苗,當時親自到高端疫苗的竹北廠,經過詳細評估後才結盟。

緊急狀況下,當疫苗開發接近完成,如何快速生產大量疫苗就成了關鍵任務。圖為國務院開發疫苗。(張智傑攝)圖/緊急狀況下,當疫苗開發接近完成,如何快速生產大量疫苗就成了關鍵任務。圖為國務院開發疫苗。(張智傑攝)

以前瞻眼光看,跨國跨地的流行病學探究極為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平日就要有國際連結和防疫的投資。一位疫苗業者有感而發,防疫如同作戰,但相較國防預算,疾管署預算「真的不成比例」。

經濟成長之餘 反思善待大自然

專家認為,新冠肺炎的另外一個啟示,是「One Health」(一體健康)的世界觀再起──人類、動植物和環境的健康相互有所關聯,人類真正要付諸行動,停止傷害地球。

台大公衛學院環境與職業健康科學所教授蘇大成質疑,從2003年SARS、2014年伊波拉病毒、2015年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加上2020年的新冠肺炎,新興感染症為什麼爆發的頻率愈來愈快?病毒一再改頭換面、一次比一次來得猛?

長期研究塑化劑汙染的蘇大成發現,塑化劑會導致人類罹患糖尿病和動脈硬化,「既然對人有效應,塑化劑又怎會對微生物沒影響呢?」

微生物生病了,動物生病了,導致人類生病。

冠狀病毒引發大流行,大家都會怪蝙蝠、果子狸和穿山甲,同時是台大醫學院心臟血管中心臨床教授的蘇大成卻認為這不是真正的原因,反倒需要探索的是,為何野生動物攜帶的病毒會增加?

當每個國家致力追求GDP成長,工業化和都市化的結果,便對環境造成巨大的傷害。像塑化劑,相當大程度阻隔了地球自淨系統的新陳代謝。

蘇大成轉述一個笑話:「怎麼能讓過熱的地球冷卻?一個新的病毒。」誠然,新冠肺炎一來,工廠延後復工,飛機停飛了,國際流動也大幅減少。

戲謔的背後,其實是暗示,這是大自然對人類經濟活動過於頻繁的反撲。

「人類應該思考如何善待地球,」蘇大成說,地球不是只有人類,也充滿各種生命,彼此共處一個大循環之中互相影響:「過度追求經濟成長,最後是要付出代價的。」

「思」在瘟疫蔓延時,說得極端一點,每次流行病爆發,會不會就是一次對於地球環境的「治療」?人類若再不反省,可能真的看不到未來。

新冠肺炎深度報導〉一場堪比世界大戰的病毒浩劫,帶給人類什麼省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比爾蓋茲2019新型冠狀病毒醫學台灣國際產經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