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魔」數

文 / 嚴定暹    
2001-09-01
瀏覽數 12,050+
「魔」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 人間數

三角形是由三個六十度的銳角構成;正方形、長方形是由四個九十度的直角構成;梯形由兩個銳角、兩個鈍角構成。事實上,不僅一般圖形不離「數」;眼目所及的萬物皆不能離「數」,任何器皿、工具、用品都有固定的使用期,超過使用頻數的極限也必得報銷;連萬物之靈的人,在具象的層面也不離「數」——如人的五官、四肢、五臟、六腑、身高、體重,以至於懷胎期、成熟期、年齡、壽限都有「數」;而且,進入高科技時代,人的抽象層面也是透過「數」去體察:血壓、肝功能、腎功能、血脂肪、血糖、膽固醇、三酸甘油、尿酸等等諸如此類,都是藉由數字去瞭解其功能狀況!

不只是個人,紅塵人世的諸多事項也都是藉數字去說明,能使人有比較精確的認知,諸如:適婚男女的人數比率、離婚率、各類候選人的聲望、通貨膨脹的狀況、經濟景氣的情形、失業人口的比重、國家的經濟成長指標、個人智力的高低、情緒掌控能力等等諸如此類,都可藉「數」表明。所以,數學家、統計學者都強調:「數字會說話」——其實,數字不但會說話,數字還會「作怪」,例如:人的體重超過標準數太多,體質就會改變,體能也會降低,模樣就會很胖,而壽數則相應減少;二十多年前,柴松林教授公布若干國內人口的統計數字,其中一項是「適婚的女性超過男性太多」,就造成台灣地區求偶的社交方式由「男追女」變成「女追男」。當二十一世紀,人類愈來愈習慣「透過對於事事物物的量化,藉由數據,使人對事事物物能有精確認知」的同時,翻開《易經》繫辭傳,才發現老祖宗早就諄諄提示:「極其數遂定天下之象」——中國的老祖宗很早就對寰宇萬象心中有數:紅塵人世的事事物物都有其「定數」。而愈是精確的數據愈能勾畫事物的真象!國內普通彩色電視掃描線數(Scanner Lines)是525,已有清晰的影像,而目前高畫質電視(High Definition TV)影像的掃描線數是 1125,可以使影像更逼真。二十世紀的高科技產品,證明老祖宗的話到現在還沒褪流行——其實,《孫子兵法》也早就揭示:做任何策略規劃不僅心中要有「數」,更須具備權衡「數」的智慧,才可有勝算——軍形篇載:「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數、數生稱、稱生勝!」

不過,在紅塵精算篇已提及:《孫子兵法》所說的「數」可不是單純的一、二、三、四、五……加、減、乘、除等自然數,《孫子兵法》所說的「數」是標準的應用數學——是自然數在人世間與人、地、時、物的互動!

二、 數「理」

1970年代,某一戶人家遭竊,彼時治安狀況不錯,而失主又是傳播機構之負責人,所以,警察努力抓小偷,小偷就逮之後,警察應失主之要求,讓他見一見小偷,見面之後,失主不免好奇地問小偷,「我們那棟公寓一共八戶人家(四層雙併的公寓可是1970年代的豪華住宅),你為什麼單單挑上我家?」事已至此,小偷也誠實以對,「因為別人家中只有一台冷氣,而你家有三台!」——看來,做小偷還不能心中沒有「數」!

三、 迷者以迷度

筆者學命理時,命理老師講過一則江湖傳奇:若干年前,台北市有一個很有名的「符仔仙」,他所畫的「合和符」極為靈驗,不少有婚變之虞的婦女都因為用了他的合和符而得以保有婚姻——這位「符仔仙」真的是上通神明,能旋乾轉坤嗎?其實,這位「符仔仙」的法力來自於「人間數」:

一般說來,有外遇的男士只有約三分之一的人會因為外遇而與髮妻離婚,這其中還包括原本婚姻就已亮紅燈者;大部分男士的外遇都是機緣巧合、逢場作戲、遊戲人間,絕不想因此而破壞、毀棄原有的婚姻。所以,這位「符仔仙」給人靈符時會教誡用符的人,半年或九個月之內不可為「外遇」之事與先生吵鬧——「半年或九個月」也是一個「常數」,一般人對新鮮事物的新鮮感很少超過這個「常數」——用符之人倘若聽從「符仔仙」的教誡,九個月不與先生吵鬧,當新鮮感一過,男士們通常會自動回歸生活常軌。

這些人的妻子就是「符仔仙」的義務宣傳者;至於那些按捺不住,與先生吵鬧不休而婚姻出狀況之人,鮮少會嗔怪靈符不靈,只會自認自己未守教誡導致靈符不靈,而事已至此,常常離婚官司都打不完,哪裡還有時間找「符仔仙」理論?再說,也很少有人願意向人提及自己用符不靈之事;因此,靈符不靈之事,很少聽人說。「符仔仙」曾經向人透露:一百張合和符靈驗者約三十張左右,這數字與社會學中的統計數——外遇問題可以自然而圓滿解決者頗為接近!這樣看來,這位「符仔仙」是深通人性,善用概率,熟諳「人間數」,並知如何稱「數」,豈是真能畫符?

四、 生活數

以前,在美國的一個小鄉村有一個小男孩,腦筋短路,全村皆知,因為,若是有人將一枚鎳幣和一枚銀幣擺在手中讓他選,他一定挑鎳幣,而且屢試不爽。呆到這種地步真是令人不忍。後來,有一個人實在忍不住,就教他,「你知道嗎?一個銀幣可以換十個鎳幣,所以,以後若有人再讓你挑選時,你當然要選那個比較值錢的銀幣。」

這個小孩看這位大人這麼好心,卻不能深謀遠慮。因此,也很好心地自揭底牌,「我若拿銀幣,就只有一次機會,但是,我若是挑鎳幣,天天不斷有人要我挑選,我一天的收入絕對不只一、兩個銀幣。」——這個小孩真是天生的兵法家,不但「知數」、而且知道如何權衡「數」以稱「數」,所以能在「多、少」之間做最佳化(optimal)的選擇。有如此精算的頭腦,據說後來做了美國總統!

五、 福慧數:常想一、二

台積董事長張忠謀有一篇短文「常想一、二」在網路上流傳好一陣子,這篇短文中張忠謀提到送朋友一幅補壁的對聯,上聯為「常想一二」、下聯是「不思八九」,橫批是「如意」。

張忠謀對這一幅對聯有一段非常感性的告白,「一個人到了四十歲後,在生活中大概都鍛鍊出寵辱不驚的本事,也不會在乎錦上添花、雪中送炭或落井下石了。那是因為我們已經歷過生命的痛苦與挫折,也經驗了許多情感的相逢與離散,慢慢地尋索出生命中積極的、快樂的、正向的觀想,這種觀想,正是『常想一、二』的觀想。常想一、二的觀想,乃在重重烏雲中尋覓一絲黎明的曙光,乃是在滾滾紅塵中開啟一些寧靜的消息,乃是在瀕臨窒息時,有一次深長的呼吸。生命已經夠苦了,如果我們把幾十年的不如意事總和起來,一定會使我們舉步維艱。生活與感情陷入苦境,有時是無可奈何的,但是如果連思想和心情都陷入苦境,那就是自討苦吃、苦上加苦了。

我從小喜歡閱讀大人物的傳記和回憶錄,慢慢歸納出一個公式:凡是大人物都是受苦受難的,他們的生命幾乎就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的真實證言,但他們在面對苦難時也都能保持正向的思考,能『常想一、二』,最後他們超越苦難,苦難便化成生命中最肥沃的養料,是為了他們開啟蓮花所準備的。

使我深受感動的不是他們的苦難,因為苦難到處都有,使我感動的是,他們面對苦難時的堅持、樂觀與勇氣。」

張忠謀在這一篇短文最後的結論是,「原來如意或不如意,並不是決定人生的際遇,而是取決於思想的瞬間——原來,決定生命品質的不是八、九,而是一、二。」

而「常想一、二」應該是面對諸多人生「定數」「常數」所做最佳化的權衡,也應該是紅塵人世中自求多福的福慧數吧!

六、 人盡其才、物盡其用

中國歷史的二十二個朝代之中,國勢最盛、疆域最廣、財物最殷阜、教育最發達、最能創建國家深厚基礎、發揚中華聲威的朝代,就是史稱「萬國衣冠拜冕旒」的大唐「貞觀之治」;貞觀之治在文學、藝術、政治、經濟、工業各方面的成就,至今仍是盛況空前,震爍古今。

許倬雲所著《從歷史看領導》一書中說,「以秦始皇與唐太宗用人的態度來做比較。秦始皇削平六國,六個國家都不是小國,也各有其人才,卻沒有任何降臣、降將任用於秦朝廷之中,也無任何地方官吏是前朝遺留。雖然秦國在立國之初曾招攬天下豪傑,然而至秦始皇時代,天下人才約只任用了七分之一,剩餘的七分之六都擱置不用,所以,引起相當多的怨懟,以致陳勝、吳廣揭竿而起,天下就沸騰了……,唐太宗則不然,隋文帝、煬帝已開始任用南朝之人才,而唐太宗則更無南北之界限,對南朝的人民唯才適用,這一點是秦始皇所無法與之相較。」這也是王夫之對唐太宗最肯定的一點——「能得天下之心以安反側」(見王夫之著《讀通鑑論》卷二十,頁六八二,河洛出版社)。

唐太宗李世民固然有「江河下百川」的襟懷,能晉用各方人馬;不過,隋末唐初,齊頭並進的一時俊彥能為唐太宗「樂效馳驅」,且都能發揮所長,其中最大的原因,也是唐太宗本身最自鳴得意的一點:「大匠手中無棄材」——就一位有能力的木匠來說,大材有大材的用處,小材有小材的用處,各類木材一到大匠手中就能使他們各適其用,所以,在大匠看來,天下無不可用之材——唐太宗「大匠手中無棄材」這一句話可是將量「數」、稱「數」的策略帶入化境,無怪乎唐太宗至今雄霸東亞政治史!(作者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員)(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