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生為台灣兒童文學奉獻!小太陽作家林良辭世 享耆壽96歲

文 / 遠見編輯部    攝影 / 黃菁慧
2019-12-23
瀏覽數 24,550+
一生為台灣兒童文學奉獻!小太陽作家林良辭世 享耆壽96歲
圖/兒童文學作家林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兒童文學作家林良今(23日)早7點於家中過世,享耆壽96歲。林良出版的童書《小太陽》是不少人兒時閱讀的回憶,而林良一生都奉獻於兒童文學,直到年近半百仍堅持持續創作,林良的小女兒《國語日報》主編林瑋受訪表示,父親最後一篇「看圖說話」專欄將在下週一(30日)於《國語日報》刊出。

以下為林良於2003年獲頒金鼎獎終身成就獎,記者王一芝的報導內容:〈林良 用童心為孩子織〉。

2003年10月18日,在金鼎獎的頒獎典禮上。

當主持人宣布《國語日報》董事長林良獲頒終身成就獎的那一剎那,在場的與會人士,全都不由自主地起立鼓掌,為這位寫下《小太陽》,伴隨許多人走過童年時光的作家喝采。

從新聞局長黃輝珍手上接過獎座,年近八旬的林良,不經意流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對著麥克風說,「終身成就獎是給年紀大的人得的,今後將繼續在兒童領域創作,不跳槽。」

半個世紀以來,林良為孩子擎起一柱火光,寫下八本散文,創作編譯了兩百二十本兒童讀物,獲得中山文藝創作獎、國家文藝特殊貢獻獎等多項榮譽。

林良,永遠是溫暖的光源所在。

林良最膾炙人口的作品,莫過於描寫他與三個孩子相處的散文集《小太陽》。

在1960年代傳統的親子關係中,樹立了一個開明對待子女的新典範,至今看來仍受用無窮。

從1972年出版行銷到現在,《小太陽》的印量已超過一百三十刷。

「《小太陽》是目前國內親子勵志散文書賣得最好的,」麥田出版社副總編輯林秀梅指出,《小太陽》也是中小學老師一致公認,給學生最好的參考用書。

不只快銷好銷,《小太陽》更是歷久彌新,完全不褪流行。10月底,格林文化出版社嘗試將《小太陽》改編為繪本,溫馨淡雅的畫風,配上林良淺白細緻的文字,不到一個月,就已經銷售近四千本。

在《小太陽》一書中,林良將三個女兒比喻成可以忘卻窗外風雨的小太陽,但事實上,林良自己就是一個小太陽,不停以他散發的光與熱,陪伴孩子擁抱世界,而《國語日報》的工作,就是林良與孩子建立關係最直接的橋樑。

在《國語日報》任職五十七年的林良,數十年如一日,至今仍天天從重慶南路三段的家,走「九分鐘」路程,到報社上班,只不過,他的辦公室由編輯部,輾轉換到董事長室。

從1946年進入國語推行委員會,研究國語與閩南語的發音對照,到1948年《國語日報》創刊,轉進報社服務,林良總是費心思量地為孩子們打造國語教育的媒材,包括刊登在週五第八版、由林良寫作的「看圖說故事」。

特別是1964年,《國語日報》成立出版部,林良便嘗試將曾經獲得美國凱迪克金牌獎(The Caldecott Medal)的國外優良讀物,翻譯製成一百二十本的「世界兒童文學名著」,為國內的兒童拓展新視野。

「這是我在《國語日報》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林良笑瞇了眼,咧開的嘴裡,沒有半顆牙。

永保童心讓筆不老 

戴著方型金框眼鏡、髮絲已近稀疏的林良,從沙發上欠起身,走向辦公桌旁塞滿書本的櫃子取書,緩慢的腳步,彷彿承載著時間的重量。

然而,聽他眉飛色舞地講述第一本兒童文學作品《舅舅照相》的創作經過,卻又覺得他年老的軀殼裡,似乎住著一個長不大的彼得潘。

「林良作品中最可貴的就是他的童心,而永保童心正是他性格中的一部分,」國內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管家琪指出。

就像著有《幸福之路》的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在八十七歲高齡得到諾貝爾文學獎後,仍手握一隻十七歲般年輕的筆,不停地跟世界說話。

「人老,筆不老」的原因,除了性格使然之外,也得自於林良和孩子們的情誼。

林良記得,剛到《國語日報》不久,就負責主編兒童副刊;由於缺稿時,必須自己提筆寫作,於是便開始學習以孩子熟悉的語言,為孩子寫作。

恰巧,當時未婚的林良,結識了一群五到九歲的孩子,他們都是年長同事的子女,每天放學都會到報社等父母親下班,一起回家。

就這樣,孩子們每天下午就愛圍著他,熱心地要給「林叔叔」講故事,而林良也將英國作家史蒂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的《金銀島》,一段一段拆解,分開講給他們聽。

「我必須耐心地聽,瞭解孩子們的思考方式,講故事時也得注意用字遣詞,不僅要讓他們聽懂,還要讓他們會心一笑,」林良說。

直到現在,當年那個九歲多的孩童已屆耳順之年,準備抱孫子當祖父,但他們童年的模樣及與林叔叔的牢固情感,依然深刻烙印在林良的腦海中。 

「也許別人並沒有為特定對象而寫作,但我每次下筆時,都覺得正在給以前那一群小朋友講故事,」一派溫文的林良形容,那群孩子就是支持他持續不斷創作的動力。

也因為筆下關心的永遠是兒童,林良描寫平凡的家庭生活時,最活靈活現的,還是他那三個女兒。

特別是被形容成「寂寞的球」的小老三瑋瑋,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她整天不停地敲敲打打,蠻不講理地霸占姐姐的書桌,甚至暴力地抓起小狗,在牠身上作畫。

相信許多看過《小太陽》的讀者都很想知道,林良三個個性迥異的女兒——櫻櫻、琪琪和瑋瑋,還有那隻白狐狸狗「斯諾」的結局。

「大姐也有兩個孩子,二姐剛從澳洲學琴回國,至於斯諾,早就送給別人了,」目前在《國語日報》擔任編輯的林瑋,回憶起初中第一次看《小太陽》時,儘管對童年已無太多印象,卻對父親為她記下兒時瑣事而感動流淚。

她猶記,在她剛踏入社會時,還有一位五年級的小讀者打電話到家裡找她,問她,「瑋瑋,妳現在幾歲?斯諾到哪裡去了?」也有家長打電話來詢問,「妳父親脾氣真有那麼好嗎?抑或只是文學作品塑造出來的?」

談到父親的教育,林瑋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傾聽和立即回應。

她記得,幼稚園時跟父親和兩個姐姐去看電影「鴉魔驚魂」,她害怕到不敢睡覺,直吵忙著寫稿的爸爸陪她。父親只好在她床頭綁上一條繩,直通父親的「月光小屋」(書房),並且告訴她,「如果妳害怕,拉一下繩子,我就會來。」

「當我遇到挫折時,第一個想找的人就是爸爸,」林瑋說,父親總會耐心地聽她講完,然後給予意見和看法,「不過,不一定非得接受他的意見,他從小就訓練我們自己做主。」

像這樣開明的親子教育,林良在《小太陽》不知談到多少次,追根究柢其來有自。「我自己當父親的時候,根本就是在學我父親,做一個開明的爸爸,」林良說。

努力耕耘作家夢 

林良記得,每逢週日,愛看書的父親總喜歡帶著他到書店買書,有時也會耍點小浪漫,請孩子們上館子飽餐一頓。

父親也喜歡與林良分享一些人生哲學和生活體驗。有一次,父親跟林良說,「做人要有魄力。」年紀還小的林良不懂真正意涵,再加上廈門話的「魄力」,與國語的「碧綠」音似,便搔著頭問父親,「為什麼做人要像樹葉一樣綠?」

林良十六、七歲時,因為爆發中日戰爭,一家便在顛沛、流離和貧窮中度過。當時父親鼓勵他們獨立,練習為自己的事下決定,「什麼事情要不要做?去不去哪裡?都由我們自己決定。」

林良在漳州教書的第三年,父親過世了,二十一歲的林良既傷心又害怕,身為長子,也在現實與作家夢中掙扎許久。

後來在弟妹的體諒下,林良到一家已兩年沒發過薪水的報社當編輯,在經濟捉襟見肘的狀況下,咬緊牙根創作,努力讓心中那個小太陽升起。

從像薄紙盒般簡陋的「一間房」,到現在被書堆占滿的二樓書房,數十年來林良筆耕不斷,滋潤了無數小孩子和大朋友的心靈。

藉著手中的筆,永保童心的林良,不間歇地為天底下的孩子撰寫童年的歡樂故事,也為孩子們的父母親整理出引路的篇章。

只要有童心,每個人都能像林良一樣,在心裡頭住著一個小太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名人殞落兒童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