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給失智店員愛與包容 「上錯餐咖啡坊」最暖心

友善互利〉每週開店一天 僅營業六小時
文 / 邱莉燕    攝影 / 曾明惠
2019-10-29
瀏覽數 37,900+
給失智店員愛與包容 「上錯餐咖啡坊」最暖心
失智者擔任餐廳服務生,即使上錯餐,也被友善的台灣人包容理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台大大小小咖啡廳,超過數十萬家,但只有這一家最特別。它,每週只營業一天,週六開門營業6小時,早上10點到下午4點。

它,服務員清一色是行動不敏捷的老先生與太太。雖然經常上錯菜,卻離奇地不曾出現過客訴,而生意爆棚。這就是俗稱「上錯餐咖啡坊」的Young記憶會館。

位於台北市泰順街小巷裡的這家咖啡坊,2019年4月開幕,每週六開門前,早已人氣洶湧,直到下午2點都還大排長龍。不少客人頂著高溫在戶外苦苦等待,卻一點也不焦躁。

「等到天荒地老我也願意,」一位排隊的女高中生說,她已經等了快1個小時,同行的爸媽在一旁拚命用紙片搧風,也是一臉笑意。

從臉書上讀到朋友傳來的訊息,這位高中女生當下就決定來這間咖啡坊消費,還把父母一起帶來表達堅定支持,而且以後還要來很多次:「因為它請的是得了失智症的人當服務生。」

原來,這是台灣第一家雇用失智症患者擔任服務生的咖啡坊,而且常態化經營。這個場地平常週一到週五提供年輕失智症患者上課、家屬抒壓,只有週六賣咖啡,因此餐廳完全為失智者而設計,35個座位,各個桌椅造型皆不同,牆上掛滿失智症患者的畫作和書法。

由於六位服務生皆是年輕型失智症患者,因此上錯餐的場景也一直重複。

55歲、綽號「班長」的邱孟輝,10年前罹患血管型失智症,這一天,他顫顫微微地為客人送上冰紅茶,豈料客人說,點的是熱紅茶,「班長」愣了一會兒立刻笑著說:「這杯我喝。」接著又重新送了正確的飲料。

林善仁是另一位退化型失智症患者,明明這一桌已一次送齊所有的輕食和飲料,過了片刻,同一桌他又再送了一次。

另外,不小心把水打翻,或忘了客人的存在,餐飲沒有送等,種種突槌狀況都在這裡司空見慣。

但因客人們知道服務員是失智症患者,面對出錯,不僅不生氣,反而覺得很有趣。有一回,有位客人點了冰咖啡,結果送去熱咖啡,客人說:「沒關係,可以再給我一點冰塊嗎?」

根據國際醫療經驗,讓失智症患者擔任服務生,其實是一種認知治療。

Young記憶會館幕後推手、台灣失智症協會副祕書長李會珍觀察六位失智症服務生數月後認為,持續工作有助於患者維持某種程度的智力穩定。

在「上錯餐咖啡坊」上演的一幕幕互動情節,令人體會到台灣社會的溫柔包容,也代表失智者不是只能被關在家裡,整個社會願意成為失智者的後盾。「我覺得滿足感動,大家願意支持這樣一個特別的族群,」李會珍笑說。

她感受特別深的是,其實Young記憶會館剛開始營運時,根本門可羅雀,最後靠著台灣人的友善與愛心才獲得生機。

點餐、製作輕食、招呼客人全包辦

咖啡坊剛開幕時因為毫無知名度,當親朋好友都光顧一遍後,生意便一落千丈。最糟時,曾經連續兩個週六一個客人都沒有。一位上班的個案返家後跟太太說不想來了,因為沒有工作可以做。

心情難過的李會珍,半夜忍不住在臉書發文寫道:網上瘋傳著大陸有個《忘不了餐廳》的綜藝節目,劇情主軸是失智症患者擔任服務生的好笑勵志,可是為什麼台灣自己本土的咖啡坊沒人關注?協會收治的個案,包括泡咖啡、烤餅乾、三明治全部由患者親自動手做,不像忘不了餐廳還專門請了專業廚師烹飪料理。「我們都在做這些事情,為什麼大家沒有看到我們?」

沒想到文章一po出竟獲得廣大迴響,那一週民眾洶湧前來,失智症服務生忙得團團轉,覺得腦子用不過來,有些乾脆躲到後面辦公室,從此生意興隆,至今不墜。「這件事情讓人蠻開心的,感覺台灣人真好,」李會珍說。

其實Young記憶會館的存在,有多重意義。六個患者大多是在事業高峰時得病,被迫退離職場,如今發現自己仍有工作能力,還可以服務人群,對自己是莫大的肯定。

對患者家屬來說,這裡則是一個精神上有歸屬感的地方,為焦慮的他們找到寄託的依靠。

甚至其他縣市的類似組織還特地包遊覽車北上交流,希望回到當地後同樣辦一個咖啡坊。

失智,愈來愈普遍,全球每三秒有一人失智,但一個社會的友善包容,能使人們在面對這項絕症不再那麼恐慌,可以「放心地遺忘」。台灣,有機會成為最包容失智的友善之地。

數位專題【台灣你好70年】〉帶您看見雙面台灣

本文出自 2019 / 11 月號

雙面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社會關懷服務業創業職場生涯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