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靜觀其變 英國現代雕塑展

文 / 黃茜芳    
2001-06-01
瀏覽數 18,000+
靜觀其變 英國現代雕塑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沒有史博館外風雨無阻爭看兵馬俑的人潮,4月,在北美館登場的「靜觀其變──英國現代雕塑展」,是今春台北值得稱許的好展覽,行進於六十一件作品,穿縮在60年代之後英國雕塑的發展脈絡,讓人有沐浴春陽下的自在。

談起「雕塑」,許多人首先想到創作的加法與減法,或思及英國知名雕塑家亨利摩爾置放戶外的大型雕塑。然而,50年代起,英國雕塑發展到挪用攝影、錄影、裝置與表演等形式,受到國際藝壇肯定,90年代之後,英國雕塑泛指繪畫之外的所有視覺藝術。

首先,過去的雕塑是立體三度空間藝術,拔除這種狹隘思維,懷著開放的心胸,帶著吻合英文標題「Field Day」(原為演習日,另有歡愉或慶祝之意)的情緒,一探英國現代雕塑豐富的內容。

雕塑是一種互動的過程

進入展場前,首先迎來安東尼卡羅的「雕塑之七」(1963),藍綠、棕色沈重又冰冷的大鋼鐵雕塑,接著有紫紅、橘、綠色鋁、鐵管狀的「五月」(1965),可見作者受紐約畫派抒情抽象與形式主義格林柏格(C. Greenberg )的影響,「輕盈」「抒情」「高彩度」的「抽象」銲鐵雕塑是二十世紀後半雕塑視覺化的重要轉折點。

老師帶領幼稚園小朋友參觀,一句「好大的辣椒」迸然而出,「不是辣椒啦!怎麼有黃色與紫色的辣椒?」引得其他小朋友嘲弄,原來是貝瑞佛拉納格的「堆,第四號」(1967),粗麻布填裝沙子,營造有機、趣味、輕柔的觸感,作者是安東尼卡羅的學生,就讀倫敦聖馬丁藝術學校,開始用平常可見的沙子、麻布、繩子來創作,是對當時盛行的鋼鐵雕塑的挑釁。

「草印之一」(1967-1968)「69年6月(二)」(1969)「玩板球的人」(1981),是黑白攝影、裝置手法的雕塑與青銅野兔,不同的形式,正是作者創作思考的推演。

看著錄影藝術先驅的紀伯與喬治1972年作品「如青年般的藝術家肖象」,兀自扮演「活雕塑」,兩人原是聖馬丁藝術學院的同學,後來一起創作,「雕塑」只是與外界互動的一種過程。

水桶、籃子、保特瓶、汽油桶等擺設成湯尼克雷格「獨木舟」(1982),文明的獨木舟何其殘酷與醜陋,作者是「英國新雕塑」的精英分子,採用平日常見的人造物件為媒材,擺置地面或牆面,喚起人們向來輕忽的「物體」關注,詮釋「新自然」。

「三處荒野三個圓」(1982),印證理察龍「關注簡單意象的情感力量」,採圓形或線形體現「亙久不變、普遍、可理解與容易製造的」意象。創作融入英國傳統地景,以走路的行旅來創作,撿拾所見的材料(如石塊或樹枝),選擇定點創作,以攝影記錄下來,再展出攝影、文字或圖形傳達思考,鮮見他的「實體雕塑」,把時間帶進雕塑裡,作品誕生到回歸自然的短暫,不正言明現今人類生存的景況?攝影「英格蘭」(1968)與石塊圍成的「春天之圓」(1992)皆是典型代表作。

現代雕塑記錄時代軌跡

以「為其他人而做藝術」系列跨向公共藝術領域,過去二十年走在潮流前的理查迪肯「為其他人而做藝術第六號」「為其他人而做藝術第十二號」也參展,圖象化的詩意,搏君一笑,「眼睛的饗宴」,讓人不忍輕視,暫留許多想像的空間。

遠遠在天花板與牆交界的「馬勒維奇的角落」(1992),有股力量吸引觀者前往謨拜,回頭再望見「在此世界之外」(1983-1984),作者安東尼貢利親身翻製的「鉛人」,或蹲立,或站立,流露個人、群體生命存在的真義,作品裡面的「空」,因作者以自己身體翻製,成就為「充實的空」,與傳統雕塑的訴求截然不同。

走進「陌生的軀體」(1994)黑暗的空間,隨著地上影像的眼睛開始,展開一段奇妙的身體探索,既熟悉又陌生,呼吸與心跳不自主與作品的聲音相應和,夢娜哈同因祖國黎巴嫩內戰而流亡英國,早年從事表演藝術,80年代晚期,開始以錄影進行雕塑與環境藝術創作,身分認同是她鎖定的議題。

「藥學丸子」是戴彌恩赫斯特的1988年之後典型的「藥學繪畫」,色彩明豔動人,台灣觀眾這次無緣見到作者近幾年享譽國際藝壇,以動物死屍、血為媒材的代表作。「他試著內化所有的事物」一作中,透明封閉的醫療空間,讓人不願親近,遠遠觀之,科技文明推著時代往前狂奔,人當如何自處,才不會陷入這作品指陳的困境?

十二張莎拉盧卡斯「自畫像」(1990-1998,1999),有吃香蕉、蹲坐馬桶上、抽煙、兩個荷包蛋置放胸前等不同影像,叛逆性格明顯可見,不禁想起去年北美館雙年展「無法無天」奧地利藝術家烏爾溫的「一分鐘雕塑」,觀眾玩得不亦樂乎,這些作者的自畫像,或可視為英國版的「一分鐘雕塑」。

尋著與春光呼應的花香前行,看見「花販攤第三號」(1991)。別猶疑,這不是花市,想想藝術品與花一樣,都需要交易與流通,是麥可蘭迪對二十世紀末消費世界與英國政經的批判。

走出展場,迎來的是北美館委託創作的「皇后飯店921房」,為理查威爾森特定地點的作品,改造透明長廊空間原有的意義。

波依斯認為人人都是雕塑家,看過這些記錄時代軌跡變化萬千的現代雕塑,「靜觀其變」的同時,是不是玩得很心滿意足呢?(靜觀其變──英國現代雕塑展,展期至6月24日,歡迎前往參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