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淑如揮別台灣23K月薪 赴澳洲五年薪資漲56.25%

樂捧鐵飯碗1〉順利請調部門 找回工作熱情
文 / 陳育晟    攝影 / 張智傑
2019-10-01
瀏覽數 41,000+
鄭淑如揮別台灣23K月薪 赴澳洲五年薪資漲56.25%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雖然公務體系給人效率低落的刻板印象,但由於薪資優渥、環境穩定,不少華人家長把第二代送至澳洲念書時,均希望孩子能進入公務體系,使坎培拉近年來出現許多年輕華人公務員,30歲的澳洲教育部公務員鄭淑如就是一例。出生彰化的她,父母經營螺絲工廠,小學五年級因遠親移民到澳洲小鎮奧蘭芝(Orange),她第一次和父母到澳洲旅遊時,就愛上澳洲,於是向父母要求,小六畢業就隻身前往。

她第一站到奧蘭芝這個人口不到4萬的小鎮,鮮少有華人面孔,「一開始有被排擠,但那時候也聽不懂,所以就算了,」鄭淑如總是強忍淚水,半夜仰望星空,期待和父母兩天一次的通話。

幸好,當地政府移民局派了語言家教輔導,經過兩、三年後,鄭淑如的語言程度扶搖直上,不只交到知心好友,九年級時還打敗一票金髮碧眼的同學,得到全校英文文學獎。

2008年,鄭淑如考上澳洲國立大學,從奧蘭芝開了三個半小時的車,帶著生活用品,來到坎培拉。原以為從此一帆風順,但同在澳洲求學的弟弟卻被診斷出罹患癌症,並於2011年病逝。懂事的她申請休學回台一年,陪父母度過這段最心痛的時光。

頂著國外雙學士學歷 薪資卻不如預期

2012年畢業後,鄭淑如想多陪陪父母,回到彰化求職,進入元成工業,負責外銷訂單。令她意外的是,頂著澳洲國立大學經濟學與亞太研究雙學士的她,起薪僅2萬3000元。

「那個工作環境,我真的沒辦法接受,」鄭淑如猶記,不僅薪資比預期低,在澳洲所學也派不上用場。但母親要她放低身段,「去學經驗,什麼都不要考慮」,才讓她撐了一年半,直到她被澳洲公務體系每年招募大學新鮮人的儲備幹部計劃錄取,前往澳洲教育部任職,才回到坎培拉就職。

進入公務體系後,鄭淑如接連負責技職教育與教育政策研究,和喜歡國際交流的她志趣不符。有一天,她發現部內徵求國際教育人才,她立刻遞履歷,並順利錄取,負責中國組業務。

隨著生活與工作愈來愈穩定,她和在坎培拉醫院(The Canberra Hospital)擔任醫師的黑建士(James Heffernan)於2014年結婚。

即便中文是她的母語,但她在工作上仍恪遵分際。黑建士回想,有一次鄭淑如的主管臨時帶她參加晚宴,與會的中國教育部主管看到她,馬上用中文攀談。

但鄭淑如依然冷靜以英文回應。她事後解釋,為了讓主管放心,必須說主管聽得懂的語言。正因為這份細心,使她深得主管信賴,進入教育部近五年,職級已從APS3升至APS6,薪水也從雙週薪1600澳元(約台幣3萬3863元)升至2500澳元(約台幣5萬2911元),漲幅達56.25%。

「現在的生活很滿足,」對鄭淑如而言,坎培拉不只是求學、工作的地方,更是落地生根的家。

台灣該如何借鏡澳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專訪留學投資理財職場生涯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