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魔鬼藏細節!即便是最善意的合作關係,踩到6大陷阱也難逃傷害

關於合作關係的6大陷阱
文 / 一流人    
2019-09-20
瀏覽數 4,550+
魔鬼藏細節!即便是最善意的合作關係,踩到6大陷阱也難逃傷害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們(尤其是內向的人)有時候會避免協作或對其嗤之以鼻,因為他們認為這麼做的麻煩高於價值;他們自己的某一次合作經歷可能分崩離析,甚至毀了和同僚之間的關係。雖然無法保證成功或是提供防呆公式,但你可以採行以下步驟以降低合作關係出現災難的機會。

至為重要的是,合作關係應建立在共同信任、尊重與期待的穩健基礎上。開始締結合作關係時,你們可能會因為新想法而備感雀躍,認為細節方面反正會船到橋頭自然直。有時我們運氣好,協作的條件簡單明瞭,未因財務、法律或專屬權的問題而變得複雜。然而,協作成果對各方來說通常都有一些有意義、具體的利害關係,此處也是躲藏魔鬼的細節。以下這幾點很可能傷害雙方的夥伴關係,即便是最善意的合作也難逃。

預作假設

廣泛定義下的關係(尤其是專業上的合作關係)一般都很容易因為一方或雙方的假設而淪為犧牲品。在一起合作時假設誰應負責什麼、何時以及如何分配收益(或不分配),是很危險的事。我們必須從一開始就願意提出尖銳、釐清狀況的問題:我們各自負責什麼?我們多久會面?我們要合作多久?誰管理財務?我們創造出來的智慧財產屬於誰?我們個別企業裡有哪些資源(包括聯絡人)可以用在這個專案上?

還有一件事要考量:作家蘇珊.坎恩提出以下這些在關係中可能出現的默示協商(silent bargain):「我們會陷入陷阱裡,想著:『好吧,今天我讓步,從現在開始,我的策略夥伴會記得這件事六個月,未來六個月內也會對我投桃報李。』」坎恩繼續說:「這有可能成真……你希望你的讓步已經在金色的價值帳本中記錄在案了,但這不一定如你所願。別人常常不記得你做出的讓步。因此,良好的實務操作是明說,如果你今天做出讓步,你要同一天去想到你要求對方用什麼樣的方式讓步來回報你。」

不談棘手的話題

不談棘手的話題,和做出假設很有關係。我們常常假設要避而不談困難的議題。你可能會很想跳過某些事:如何管控金錢、誰擁有你們合作的成果、是否有一方要承擔比另一方更高的風險或責任,以及如果一方或雙方需要結束合作的話,退出策略是什麼。如果協作有任何面向涉及財務、法律、保密或智慧財產權衍生物,請徹底談開。必要時尋求專業人士建議。談這些問題或許讓人不自在,你要尋求協助可能也要付出一些代價,但是不談好細節的成本可能高很多、很多。

此外,針對排他性講清楚對於合作關係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事。談一談你們任何一方在合作期間會不會和其他人「劈腿」。這也是確認你有明智善用精力的方式。當其中一位夥伴在未徵詢對方之前就逕自帶入新的參與者,會很讓人不安,而且有害信任。及早確認夥伴是誰以及是否能接受另外還有別的專案。

棘手的問題也延伸到私人領域。小星球工作室(Small Planet Studio)創辦人凱特.布魯貝克(Cate Brubaker)就說了:「如果要進行長期協作,我會思考協作者的做事風格有哪些地方挑動我的神經,或者,他們有哪些我很難忽略的怪癖。我會誠實自問它們有沒有可能變成導致破局的因素。當然,我無法預見一切,因此我通常仰賴直覺。」如果你希望協作成功,重要的是,要本著經營有益關係的精神,讓每一個人都覺得以得體的態度注意到和工作有關的個人癖性是一件很安全的事。

其中一位或所有夥伴的出發點是恐懼或軟弱

理想上,雙方夥伴都應該從各自的優勢出發,每一方都應該覺得兩方的業務很穩固,有可預測且充分的現金流,產品與服務的供需都很穩定,也沒有會傷害定位的立即威脅。要確定你自己對你的工作有感情,而且完全投入你的企業。這不代表你就不會經歷一時的疑惑、恐懼或焦慮,然而,當你和他人合作時,你必須要到達一個狀態,讓你能善用自知與反省的內向優勢,以克服並管理這些感覺。

反之,如果你或對方是因為企業岌岌可危才提議合作,請小心。這相當於利用生小孩來挽救婚姻。請記得一句老話:「人在何處,心即在何處。」(古今說出類似名言的人很多,包括中國的孔子、文藝復興時代德國的宗教作家托馬斯.肯皮斯[Thomas à Kempis],連電影《王牌大賤諜二部曲:時空賤諜007》[Austin Powers: The Spy Who Shagged Me]也出現過。)不管是在合作關係之內或之外,你還是你。出於匱乏的心態行事的人,在利害關係重大的情況下,就算是配上強大的對象,也不會馬上就變得樂觀。

角色與責任不清

你是否看過美國喜劇團體兩傻阿伯特與克斯特拉(Abbott and Costello)的精采喜劇橋段「誰在一壘?」(Who's on First?)?如果沒有看過,請上網找找。這兩人互相取笑,繞著圈圈談一場棒球賽,卻完全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阿伯特認為自己很清楚地說明了每一位球員的名字,克斯特拉則認為他是故意含糊其辭。

如果不在協作早期釐清角色與責任,現實生活中也很容易上演這齣荒謬喜劇。如果在每個重要關頭你們都要頻頻自問:「現在誰在一壘?誰在二壘?」那你們雙方最後一定會很沮喪,絕對笑不出來。談談你們各自的優勢與挑戰,以及這些對於相關的工作有何意義。舉例來說,身為內向的人,你可能很喜歡幕後的工作,懷著熱誠想要深入鑽研。將海報貼滿全鎮或是致電媒體以推銷你的故事,可能就不是你的心頭好。但請秉持不做假設的精神,把話談開來;事實上,你很可能想要去做這些事,可能是因為你其實很喜歡、很擅長,或者你覺得有必要多多練習。不要把誰守一壘、誰守二壘交給機率決定。

互相衝突的預期

互相衝突的預期很可能是協作中最讓人傷心的結果之一了。專案做完了,一邊對成果感到很滿意,一邊卻很失望。「我們賺到錢了!」一邊高喊,另一邊卻說:「但我們沒得到任何新的推介。」這種遺憾的狀況不僅帶來壓力與溝通不良,最後也會使得合作冰消瓦解。

解決方案很簡單,剛開始合作時也很容易解決:互相討論,並協商出共同的預期以及對成功的期待。本專案最終的目標是什麼?如果你只能從這次的合作中帶走一樣東西,那會是什麼?你如何知道這次合作成功了?你有沒有定義出任何可衡量的成果?如果比較不具體的成果對你來說很重要,你要如何衡量?你不會希望花下大量的時間、精力和資源之後,才發現你們兩個分別期待不同的結果,或者,更糟的情況是,一方全力投入以得到特定的成果,另一方卻將本次的協作當成一次大型實驗而已。如果已經投資下去的人無法達成目標,而對方又以「呃,但你看看,我們學到了很多!」作為回應,必會讓人十分氣餒。

避免衝突

在這些陷阱當中,避免衝突很可能是殺傷力最大的一項。大家都不喜歡衝突和對抗,有些內向的人會想盡辦法逃避。這麼做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因為我們很害羞,不敢說出自己的心聲,或是無法面對衝突,而是因為我們很清楚這樣的過程要耗掉很多個人精力。

如果出現歧見,你最初的衝動可能是漲滿情緒,然後抽身。或者,你可能會選擇寫電子郵件或找其他方法,避開面對面的溝通。但當重要的合作關係處於危境時,任何方法都無法取代直接對話。

可考慮重新架構事件,減少當中的衝突或對抗(這些詞彙充滿了負面意涵)成分,改為想成是一場對話。你只是在分享你的憂慮,不要任事態發展到白熱化或完全崩潰。你自己要做好對話的準備,思考以下的問題:

.我希望別人用哪種方法把這個消息傳達給我?

.對話可能帶來的最好結果是什麼?

.可能發生的最糟糕狀況是什麼?

.面對最糟糕的狀態,具同理心且專業的反應是什麼?

.我知道我無法顧及我的同仁、無法讓事情變好,也無法控制對方對這件事的感受,我還能控制什麼?

.對方可能在擔心什麼事?我如何騰出空間,讓對方表達這股恐懼?

這一系列的探問可以帶你完成一套查核流程,審視你自己的感受和動機,並感受到他人的立場。身為內向的人,我們多半會忘記對方無法判讀我們的心思。這些問題為我們提供一套架構,處理內在的想法與感受,並轉化成對話重點。

魔鬼藏細節!即便是最善意的合作關係,踩到6大陷阱也難逃傷害本文節錄自:《我們安靜,我們成功!:內向者駕馭溝通、領導、創業的綻放之路。》一書,貝絲.碧洛(Beth L. Buelow)著,吳書榆譯,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職場生涯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