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眼於「希望」,卻忽略其他的徵兆

虛假的希望:空泛的期待如何扭曲事實?

文 / 一流人      2019-06-28
虛假的希望:空泛的期待如何扭曲事實?

圖片來源:pixabay



「虛幻空無的希望是傻瓜的事。」 ── 《希拉書》[1]第三十四章 [1]譯者注:《希拉書》是基督新教次經的一部分,屬於天主教,英國國教和東正教《舊約聖經》的一部分,但不包括在新教的《舊約聖經》。不過,大多數新教教會都拒絕接納本篇為正典

赫西俄德(Hesiod)記述的潘朵拉傳說中,天神宙斯派潘朵拉帶一只充滿惡習與災厄的盒子來到人間。盒子裡裝了當時人類從未見過的驚奇物品,絕對不能開啟。當好奇的潘朵拉把蓋子掀開一點點往內瞧時,疾病、飢餓,以及憂愁便從盒子溜了出來,散布於人間。當她再度關上盒子,卻沒見到盒子底下還留下了希望。在宙斯眼裡,希望顯然也是災厄的一種。為什麼?難道它不是好東西?難道它不是某種激勵我們、肯定我們、鼓勵我們做好事的東西?難道希望不是如同愛情那般,是一種無法割捨的東西?

當然,我們要談的希望不是指言之鑿鑿的先見之明或生存的信念。這是一種值得期待而且有用的希望。赫西俄德描述的希望,反倒是一種由浮幻的假設所支撐的空泛期待。懷抱如此希望之人,都患了一種毛病:想要親身見證他或她企盼的事情實現。這是一種沒有道理的歡欣期待,徒然讓一個人忽略了許多顯而易見的事情罷了。康德稱這層關係為「心靈天平的偏見」,也就是指由希望產生的先入為主之偏見。

期待事情一定有好結果的人,目光總會從削弱希望的一切徵兆上移開。一旦期盼已久的情景受到阻礙,他就會有意無意地遮蔽或忽視它。無論是軍事、經濟或醫療前景,只要與自己的想像背道而馳,「希望」總會把任何細節或徵兆覆上一層薄紗。它很討人厭,因為它會讓一個太過美好的預測不得不做修正。它很惱人,因為它會讓自我的樂觀活力、自我的痴心妄想受到壓抑。面對不愉快、複雜,而且矛盾的現實,是一件費力的事情。

如果朋友承諾要戒酒,我們總希望那會是真的。但我們仍眼睜睜看著他喝酒,朋友們的交誼步調也慢慢變成喝酒的節奏,眼看著酒癮隨著時間的推移讓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儘管如此,我們還是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我們希望我們錯了,我們希望沒有經歷過先前所經歷過的一切:朋友病了,離開了我們。我們希望他變好,卻也同時阻礙他變好,因為唯有正視酒癮,才有機會開始變好。

人在希望之中,有時候會對一個結果不佳的惡兆另做解釋,而不是去遮掩它。它會被塞進另一個更有利、更具喜氣的說法之中,因為它能保證有一個更好的結果。如果這種說法的要求較少,或許它就會變得更具喜氣。或許有一天,朋友就會意識到他對酒的依賴性,而在談話中向我們保證他已經檢查過所有的成癮機制了。他對自己的分析當然比我們每一個人都強。因此,我們再度希望他會有一個好結果。但與上述希望相違的任何徵兆,或是揭穿自我的期待不過是某種不切實際或天真想法的一切事物,都是他看不見的東西。或許我們還可以再加上一條:忌諱衝突。誰會想對朋友說他不想聽的話?誰會去干預、煩擾,而讓友誼出現問題?因此,虛假的希望再度遮蔽一切顯而易見的事實:某人病了,而且還在糟蹋自己。

本文節錄自:《差異自由消失的年代》一書,卡羅琳.恩可著,李品佳譯,麥田出版。

關鍵字: 閱讀心靈成長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