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巴黎情婦與台北辣妹

文 / 吳若權    
2000-12-01
瀏覽數 11,050+
巴黎情婦與台北辣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睽違六年,第三次造訪,巴黎,還是巴黎。

當你對一件久未謀面的事物,感覺依然如昔的時候,心情上多半是很複雜的。可能來自它的堅持或你的執著,也可能來自它的內斂或你的諒解。當然,更可能的是你和它之間的關係,保持著動態的平衡,物換星移之後,驀然回首,望見對方的那一刻,相互問候,「你還在這裡!」

這,就是巴黎。

儘管,到巴黎旅行三次之後,我才見識到她真實的另一面,包括:羅浮宮四周行人道上的狗大便、地下停車場樓梯的尿騷味、以及地鐵站裡伺機而動的扒手;還有電視機裡不能免俗地持續播放著有關新興「電子商務」的企業形象廣告CF……。不過,一點都不會讓我對她的好感打折扣。雖然,我並不正確地知道:是她太有魅力,還是我已經學會「看優點、不看缺點」的人生道理。

而最令我同時感到痛恨、歡喜、安慰、疼惜的是,幾位住在巴黎的朋友,依然還是那個樣子。其中,有人繼續維持單身、有人結婚、有人生子……,青春卻如此眷戀地不肯從他們身上離開。原來,我心中對痛恨、歡喜、安慰、疼惜的百感交集,其實只是很單純的嫉妒而已。

在個別的場合,我單獨問不同的對象,「為什麼,你一點都不顯老?」結果得到很近似的答案,「台北人太愛賺錢了,相較之下,老得比較快。」一語道中,無言以對。

「我們懂得休閒,懂得利用時間享受生命,」一位正在打包行李,即將前往泰國度假六個星期的朋友,對我投以同情的眼光,「來歐洲十二天,經過五個國家,我真不曉得你們這些台灣客人是怎麼跑的。」

「在巴黎比較大型的公司,已經開始實施年休兩個月了,」另一位在法國經商的台灣朋友說。站在冬季時差六小時的巴黎,他的話讓我想起才計畫要開始正式實施週休二日的台北,「這樣不會影響企業的競爭力嗎?」

「沒辦法,不順應民意,就罷工啊!而且,好像愈罷工,愈有競爭力呢!」從朋友認真說話的表情看來,不像是開玩笑,「真的啦!愈要爭取假期及高薪,上班時就愈要講求效率,不能混,企業自然就有競爭力。」

朋友在巴黎開設的分公司,從台灣雇用了幾位外調的「駐歐人員」,都是e世代的年輕人,他們得到的評價是,「談薪水時很會爭取;在工作上很會讓步。」問及這些年輕人被外派到巴黎這麼美麗的城市來,至少假日應該過得多采多姿吧!

「是啊!星期五晚上玩到天亮,週末在家睡大覺。」其中一位到職一年多、已經不算是新鮮人的男性職員坦白承認。

因為,巴黎的星期天,令他們覺得無聊。已經習慣一放假就逛街購物的台北人,在巴黎的假日顯得特別寂寞。

周日街頭,巴黎的商店大多數不營業。彷彿只有博物館和教堂是開門的。上班族自然也不會把到百貨公司Shopping當成他們生活中唯一的休閒嗜好,如果真想買東西,跳蚤市場倒是個不錯的選擇,眼光好一點的話,還可能買到真正的古董。

朋友中有一對剛結婚一年多的新婚夫婦,假日的休閒活動就是健身、逛跳蚤市場、以DIY方式裝潢布置自己的家庭。

「沒事的話,你去喝咖啡好了。」朋友建議我。

「左岸咖啡館嗎?」

朋友並不茍同,「被商業活動這麼一炒作,左岸咖啡館已經變成台北商業文化的一部分,你應該去道地的巴黎咖啡館。」

沒有繼續追問哪一家。任何一條馬路邊,任何一個街角,坐著無所事事、連聊天時也不看對方一眼的任何一家咖啡館,都是很道地的。後來,我到了市區附近的一家咖啡館,一邊喝咖啡、一邊看著重新整修油漆過的龐畢度中心,在千禧年元旦過後,拆掉架設「西元兩千年倒數計時器」的鐵架,以另一個大幅的數位屏幕除舊布新,再次見識巴黎擅長結合「守舊」與「創新」於一身的超凡魅力。

「靠近巴黎是一個纏綿無限的過程,不過別到終點,可以玩,不可以要,這叫美麗。」這是攝影家張耀對巴黎的見解,也是到巴黎的旅客應戒之在心的警句。大概也是這樣吧!我像大數台北人一樣,必須離開巴黎,用想念的方式去和她保持一點點關係。

飛機離開巴黎上空,往中正機場飛去,鄉愁才慢慢開始。複雜的心情,有時教人難以分辨,心中牽掛的究竟是巴黎、還是台北。還好,面對現實總是比較容易讓人清醒,回到台北,接二連三的空難、淹水、罷免案……逐一上了新聞頭條,從旅人變成歸人,才發現台北的生命力。

和巴黎比起來,台北就是個動感十足的辣妹,以炫目的色彩、驚駭的論調及浮誇的姿態,吸引別人目光。如果新光三越和巴黎鐵塔分別是這兩個城市的地標,在精神上是令人感到失落的。身為台北人,我很樂意為自己的家鄉覺得驕傲,但是驕傲之後總有點心虛。

感慨之餘,打電話給在愛樂電台為理想而犧牲奮鬥多年的好友郭大微,她曾在巴黎留學,幾年前寄贈給我摘自海明威《流動的饗宴》的幾句話:「我們都曾喜歡過巴黎,即使我們後來會說,『巴黎一點也不怎麼樣。』巴黎就像一個不老的情婦,她的情人不只一個。當我們變老時,巴黎永遠年輕,永遠有新的情人熱戀上她。」

本來想和她聊聊巴黎種種,沒想到電話彼端傳來她的聲音,「難得今天加班沒有加得太晚,我正在路上塞車。這幾天準備搬家,新家在汐止山上,淹水後山下的交通正堵得『水洩不通』……。」

一時語塞的我,頓時覺得:巴黎和台北,都不甘寂寞啊!一個是情婦,一個是辣妹,我們都有不得不的理由,愛她。(作者為行銷管理顧問暨專欄作家)(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0 / 12 月號

第17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