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非基因改造食品將成潮流

文 / 蔡佳珊    
2000-12-01
瀏覽數 39,400+
非基因改造食品將成潮流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午餐時間,麵店老闆和客人閒聊起最近的熱門話題——基因改造食品。客人說這種作物可以使害蟲吃了死翹翹,所以可以減少農藥。老闆聽了卻嗤之以鼻,「蟲吃了會死,人吃了就不會死?」

就在他們討論的同時,客人盤子裡的豆腐可能正是基因改造的產品。今年八月和十月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陸續公布,國內的基改食品主要分布在所有豆漿、豆腐等豆類製品之中,某些泡麵、洋芋片,甚至連廣受歡迎的速食店都有基改成分的蹤跡。

基因改造產品普遍化,然其可能帶來的問題卻尚未明朗。「基因改造食品是什麼?到底能不能吃?」這個在國外喧騰已久的話題,終於引起台灣人民的擔心和關注。

國內民眾對基改食品的瞭解,可以說是少得可憐。根據衛生署委託民調公司對國內二十歲以上民眾所做的調查顯示,在一千零八十三個有效樣本中,有六成八的人表示有聽過基因改造食品,但進一步要這些人勾選出基改食品的優缺點,卻有一半以上的人選擇「不知道」或是拒答。這個數字表明,大部分人對這種科技新產物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儘管早已不知不覺地吃下肚中。

基因科技打破物種界限

所謂「基因改造」,簡單來說,就是將甲物種的某一段基因,轉殖到乙物種上,使得乙物種也能表現出甲物種的某種屬性,這樣的技術又稱為「基因轉殖」。

例如經常聽到的Bt玉米,就是將蘇力菌(Bacillus thuringiensus)中一段負責製造某種抗蟲蛋白質的基因,轉殖到玉米上,使玉米本身可以製造出這種抗蟲蛋白質,不必噴灑殺蟲劑即可抗蟲。這種經過基因轉殖後的作物,就被稱為「基因改造作物」,亦即GM(Genetically Modified)作物。利用這些作物製成的食品,自然就稱為「基因改造食品」。

基因轉殖技術被運用來治療人類疾病已經行之有年,利用大腸桿菌生產胰島素便是一例。將製造胰島素的基因轉殖到大腸桿菌之中,便可利用大腸桿菌繁殖快速的特性大量生產,造福缺乏胰島素的糖尿病病人。

利用基因轉殖的方式,不論是動物、植物、細菌的基因,都可以互相轉殖,不受物種局限。換句話說,大自然各種生物的基因成為一個龐大豐富的基因庫,科學家可以依照所需要的生物屬性從中挑選合適的基因,轉殖到目標物種上。

台大農藝所助理教授林順福表示,比起傳統育種方法只限定在相似品種雜交,且必須經過多代繁衍才能得到一個優良品種,基因改造確實是農業改良技術的一大躍進。

不管你贊不贊同基因改造作物,它早已如同旋風般席捲全球。全球基因改造作物的栽種面積,從一九九六年的一百七十萬公頃,急速增加至一九九九年的三千九百九十萬公頃。美國是基因改造作物的大本營,栽種面積占七○%以上,其次是阿根廷和加拿大。目前主要的栽種作物是大豆、玉米和棉花。大部分基改作物的特性是抗蟲害和抗除草劑,少數則是含有特殊營養成分的作物。

台灣自然無法置身於基改風潮之外。根據農委會的統計,台灣每年約進口兩百噸的大豆和六百噸的玉米,而這兩種作物有九五%以上都來自美國,推估目前市面上約有五成大豆和三成玉米屬於基因改造作物。

基因改造是種全球化風險

基改食品充斥市面,但它到底是福是禍?至今科學界仍然沒有明確定論。它可能帶來的好處和壞處,兩邊都可以列出一長串。「就像核四一樣,」淡江大學未來研究組助理教授周桂田認為,基因改造是一種全球化風險。

科學家們對於基改作物和食品大多持樂觀態度。科學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造福人類,基改作物可以抗蟲害、耐寒耐旱、擴大耕種面積、提升產量和品質,甚至增加人體所需的營養成分,可說是一大福音。

多數環保團體對基改食品卻是堅決反對,視若蛇蠍。(事實上香港綠色和平組織曾經公布許多基改作物的轉殖基因是來自蠍子、蜘蛛等生物,不過衛生署食品衛生處處長陳樹功則表示,經過他們的調查並無此事。)他們提出基改作物可能傷害人體、破壞生態,並且認為基改作物可解決世界飢餓問題的說法根本是無稽之談。

目前一般人對基因改造作物最大的疑慮可分為兩方面,第一是大家最關心的食品安全問題,有人擔心基改食品新增的蛋白質可能會使某些特定體質的人產生過敏反應。而正常人長期食用,也可能發生無法預知的不良後果。有些素食者也擔心,所食用的植物裡頭含有動物的基因。

第二則是環境生態的問題。基改作物帶有的抗蟲基因,可能會對昆蟲趕盡殺絕,破壞生態平衡,或是轉移到昆蟲腸道的細菌中,造成無法預測的基因擴散。另外,抗除草劑基因也可能藉由花粉散播到其他植物,導致「超級野草」的產生。

這些問題大都需要時間觀察,至今尚未有確切證據。幾個不利於基改作物的科學報告,研究方式也受到其他科學家的質疑。人類到底是否要因為基改作物帶來的種種便利,拿自己的健康和全球生態環境作為賭注?

農藥與基改作物的抉擇

生物科技的進展一日千里,科學家們無法保證基改作物絕對沒有不良影響,但是他們大多樂觀認為,許多有關基改的疑慮並沒有想像中嚴重,並且可以用科學方法進一步加以克服。

例如,殺蟲蛋白質究竟會不會影響人體?從事基因轉殖研究已有七、八年的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教授余淑美認為,蟲類消化道和人類消化道的機制不同,因此殺蟲蛋白質可以只針對蟲類,而不影響人類。

關於過敏問題,余淑美也指出,沒有人敢保證任何食品是絕對安全的。「連吃米都有人過敏,」她表示,日本現在已經有人在研究如何用基因工程的方法把稻米中的過敏原去除,顯示基因技術可以靈活運用。

如果基因改造可以減少農藥使用,你會如何選擇?基因改造的後果目前未知,但是農藥有害人體則是罪證確鑿。余淑美指出,美國的棉花因含有抗蟲基因,一年可以減少一千公噸的農藥使用。她也表示,基改作物都經過嚴謹的科學試驗,比起未經嚴格管制而使用大量農藥的作物,她寧願選擇前者。

在環境生態方面,台大農藝系的幾位教授認為,科學家絕對沒有忽略基改作物對生態的衝擊,但是許多關於生態方面的疑慮都可以利用先進技術避免。

從事水稻基因轉殖研究的台大農藝系教授劉麗飛指出,如果將目標基因轉殖到葉綠體而非細胞核中,因花粉中不含葉綠體,便不會帶有此基因,可防止花粉污染其他植物的問題。

另外,科學家也可控制基因在植物上表現的部位及其對昆蟲的影響。例如調控使有毒蛋白質只表現在葉子而不表現在果實上,既可殺死吃葉子的昆蟲,卻不影響吃果實的人類。選擇使昆蟲世代延緩而非直接殺死昆蟲的基因,也可以減輕基改作物對生態的衝擊。

至於轉殖到植物的特殊基因可能轉移到昆蟲體內的問題,劉麗飛則舉出一個有趣的反證,「蜜蜂吃天然植物那麼久了,也沒見到有植物的天然基因轉到蜜蜂身上去啊!」

基改食品標示勢在必行

然而,不管是樂觀的科學家還是堅決反對的環保團體,大家都一致認為檢驗和標示的制度必須儘快確立。前述的衛生署民意調查顯示,有七三.五%的民眾認為基因改造食品應該強制標示。不僅是為了保障消費者有知的權利,也讓國內農業產品的進出口和生產廠商有法可循。

反基改最烈的歐盟,在一九九八年就開始實施基改食品的標示,標準是含基改成分一%以上就必須強制標示。日本、韓國預定明年開始實施標示,標準分別為五%和三%。美國則並未制定強制標示基準,由廠商自願標示。

陳樹功表示,我國將採取先自願再強制標示的漸進方式。自願標示明年就可上路,廠商可以自行在產品上標示為「非基因改造食品」,但若被查到標示不實,將罰款三萬到十五萬元。強制標示則先給廠商一段過渡期,約一、兩年後實施,標準在一%到五%之間。

在檢驗方面,藥物食品檢驗局已訂出各類基改食品檢驗的優先次序,首波檢驗對象以大豆、玉米及其相關加工產品為重點。

檢驗和標示固然會增加食品廠商的負擔,但是為了爭取消費者的支持,廠商也都表示支持政府作法。「政府規定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黑松公司協理范鋒明說。

可預測的是,非基改食品將成為一股潮流。例如義美公司近期推出的非基因改造豆奶,立刻獲得民眾的青睞。范鋒明也表示,黑松明年將會全部使用非基改原料製造豆漿。

愈是不瞭解,就愈容易擔驚受怕。基改食品無法從外觀分辨,不少民眾擔心吃了會中毒或致癌。周桂田指出,給予民眾充分的資訊,是政府的基本責任。他建議衛生署可以仿效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的網站(http://www.info.gov.hk/fehd),將關於基改食品的各種正反意見都放到網頁上,提供民眾參考判斷。

抽煙者明知抽煙會危害健康,還不是照常在抽?人類為了自己的文明,對生態的大肆破壞更是罄竹難書。也許健康和生態的問題,都不是我們對基因改造最大的憂慮,而是人類那股操縱生命、取代自然的企圖心,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你可能也喜歡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