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北極冰原融化,全球不寒而慄

文 / 林季蓉    
2000-11-01
瀏覽數 20,350+
北極冰原融化,全球不寒而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一般人的印象裡,北極就應該是永遠的天寒地凍,完全無視於四季的更迭。二○○○年的夏末,一群遊客搭乘蘇俄籍的破冰船來到貼近地球最北端的北緯九十度,映入眼底的竟然不是預期中的冰天雪地,而是一大片寬達一.五公里的開放水域。遊客譁然,受邀同行的科學家亦大感錯愕。

因此,當這位科學家帶回北極的照片作為舉證,向全世界宣布全球暖化的事實,包括《紐約時報》《時代》、CNN等國際媒體紛紛給予相當篇幅的報導 。《紐約時報》甚至宣稱,上一次北極出現同樣的水景已經是五千三百萬年以前的事了。

不過,有一群氣候學家隨即跳出來反駁上述的說法。他們指出,其實氣溫不必升高,光靠風和海浪就足以讓北極海冰出現裂縫。美國太空總署長期追蹤北極冰帽變化的衛星資料,亦可以證明每年北極冰原都會裂開好幾回,特別是暖冬的年份。

如此說來,北極冰原分裂並不代表地球就要融化了。但是,科學家對於其它的暖化警訊,倒是意見一致。根據人造衛星和潛水艇所偵測得來的資料顯示,在過去的二十年裡,北極海冰的厚度已經變薄四○%,覆蓋面積亦減縮了六%。依照目前每十年減縮三%的速度看來,專家預估到了二○五○年,整個北極地區就會變成一片汪洋大海。

氣溫的變化更是最明顯的警訊之一。自一九六○年起,北極地區的平均氣溫每十年上升攝氏一度。地土下約一千公尺的永久凍土已經出現液化現象,使得阿拉斯加地區的許多道路起起落落,有如雲霄飛車的軌道般;許多房舍已經下陷到窗戶的高度。

遙遠的北極帶來貼近的影響

發生在世界盡頭的氣候變化,對於絕大多數居住在中緯度地區的人們來說,究竟代表什麼樣的意義呢?如果我們檢視北極的氣候在全球氣候系統中所扮演的角色,我們會發現,其實北極並不如想像中的遙遠。

簡單地說,兩極地區與熱帶地區之間的氣溫差異推動了全球的氣候系統。熱帶地區累積過剩的高溫必須在兩極地區散去,其中大約一半的高溫會經由深海的洋流,也就是俗稱的「海洋輸送帶」,流向極地;其餘的高溫大多數會轉化為暴風雨的能量,向北移動。如果兩極地區暖化的速度超越熱帶地區,地球的循環系統可能會因此消失。換句話說,北極地區的氣候是全球溫度調節器的環節之一。

只要北極的溫度上升,海冰以及陸地冰河融化後的流量,再加上增加的降雨量,足以在密度較高的鹹水上方形成一層浮動的淡水。原本應該在北大西洋冷卻並下沉的海水,因為比重過輕而無法下沉,進而阻礙了海洋本身溫度的垂直循環。前面提及的「海洋輸送帶」之所以能夠運轉,就是仰賴北大西洋大量海水下沉所形成的拉力。一旦這股拉力消失,向北運送暖流的墨西哥灣流將會減速,甚至停滯。如此一來,不同於一般人所瞭解的全球暖化趨勢,北半球大多數地區的溫度將會急劇下降 。

根據科羅拉多大學的研究報告,類似的情形曾經在八千二百年以前發生過,自然的暖化讓整個歐洲冰凍了長達一千三百年之久。愈來愈多的科學家擔心,目前北極海冰融化的速度可能會引發相同的災難。賓州大學的地球物理學者艾理(R. Alley)指出,歷史重演的結果或許不盡然是人類文明的滅絕,但是人類的生活絕對會因此變得極端艱困。

突來的低溫不但會縮短農作物的栽種期,所造成的降雨量改變更具殺傷力。一位長期研究氣候在人類歷史所扮演角色的考古學家表示,降雨量的改變,而非溫度,才是主宰人類文明存亡的關鍵所在。這也就是為什麼北極海冰融化會讓許多科學家們恐慌的原因。

人類點燃暖化的火苗

問題是,發生在八千二百年前的暖化現象純屬大自然的氣候變異,二十一世紀人類所面臨的暖化威脅,卻有可能是人類自己一手造成的。

絕大多數的科學家相信目前全球暖化的趨勢與化石燃料的用量增加具有密切關聯。包括燃煤和石油等化石燃料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聚集在大氣層中,有如一層覆蓋在地球上方的透明大毛毯,使得太陽的高溫無法反射回外太空,導致氣溫升高。

有鑑於此,全球一百六十個國家在一九九七年簽署了「京都議定書」,要求工業國家必須在二○○八年至二○一二年之間,將溫室氣體排放量降至比一九九○年的平均水準還要再低五‧二%。然而,由於議定書本身頗具爭議性,各國政府的行動並不積極,美國參議院甚至不打算認可這份簽署。

飽受批評的京都議定書

就政治面而言,降低化石燃料用量的策略並不受到歡迎。反對「京都議定書」的人士表示,在無法證明化石燃料是全球暖化的罪魁禍首之前,不應該追尋代價如此昂貴的途徑。貿然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對開發中國家的經濟發展而言,可謂雪上加霜。

曾經參與美國氣候變化政策發展的前助理國務卿克勞森(E. Claussen)認為,目的在於保護世界文明的「京都議定書」立意雖佳,做法則是背道而馳。議定書訂定了降低排放量的目標,卻沒有建立達到目標的機制。再者,「京都議定書」給予各國長達十二年的修正期,似乎暗示著全球氣候的變化仍屬緩和,絕非當務之急。也難怪「京都議定書」既不受歡迎也不受尊重。

既然爭議不斷,美國太空總署的氣候學家韓森(J. Hansen)索性將矛頭轉離二氧化碳,指向不至於犧牲經濟成長的其它溫室氣體。根據韓森的說法,像是甲烷,對流層臭氧,氟氯碳化物,以及氮氧化物等溫室氣體的總量,對於地球與太空之間能量平衡的影響,並不亞於二氧化碳。相對於二氧化碳,發展可以控制這些溫室氣體的科技不僅比較容易,效果也比較顯著。

就以甲烷為例,垃圾掩埋,家畜的排泄物,和稻米的栽培是大氣層中甲烷的主要來源。韓森表示,只要謹慎選擇肥料、飼料和灌溉方式,以及提升棲息地管理的概念,就可以減少空氣中的甲烷含量。基本上,韓森主張的替代策略適用於較為樂觀的氣候變化評估。

行動要快

全球氣候的變化本來就是一門複雜且艱深的學問,科學家也會持續提出質疑和辯證。誠如那位帶回北極冰原分裂照片的科學家所言,也許我們應該停止有關全球暖化是否屬實的辯論,而把重心放在我們應該採取的行動之上。

有人說,對於未來,我們總是想得太多,也想得太少。此話用在人類看待全球暖化的態度,果真不假。或許人類無法在二十一世紀裡避免氣候變化的發生,也或許大自然本身具有修正改變的力量,然而,只要暖化的可能性存在,就足以激勵人類面對問題,並採取行動。關於我們的地球,想得太多,總比想得太少好。

本文出自 2000 / 11 月號

第17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