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優秀的大學應重視人文教育

文 / 陳星文    
2000-07-01
瀏覽數 9,450+
優秀的大學應重視人文教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已有七十五年歷史,我身為杜克大學的校長,常受邀討論美國如何建立成功的私立研究機構。這是個很大的問題,無法簡單回答。不過,基於意見自由交流的精神,我願意根據我自己的經驗,提供一些想法。

要成為美國排名頂尖的大學,就必須有扎實的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計畫,支持並鼓勵高品質教學與高品質研究的整合,要能夠吸引並留住優秀的教師與學生,並認真看待高等教育對全球及本土社群的責任。

要能夠發展優良的研究計畫,成為優良的研究機構,首先必須要在學校裡培養傑出的領導者。當今領導人特質強調的是合作能力,領導者既是顧問、教練和贊助人,也必須能夠啟發和鼓舞他人。

美國的優秀公私立大學都相當重視人文學科。雖然大學可以被視為一種「職業學校」,學生只是到學校學習技能以便找到工作及賺錢;但是人文教育可以鍛鍊年輕人的心智,如此對社會帶來的益處更長遠。對社會而言,要把物質的成功、藝術的成就和科技的進步結合在一起,並且真心相信每一個人的價值與尊嚴,同時致力促使每一個人享有美好的生活,這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人文教育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要使明日的領導者做好充分的準備來應付這個挑戰,光把學生訓練成企業家或科學家是不夠的,我們所栽培的新領導者還必須接受價值的教育。因此杜克大學的課程特別設計,每個大學部學生都必須研究倫理道德。

除此之外,健全的大學致力於教育學生成為世界公民,使他們能夠超越狹隘的地域主義、沙文主義以及排外情緒,能夠向他們接觸到的每一個人及每一種文化學習。

財務健全有賴強大的募款能力

我們必須對任何創新都保持開放的態度。好的大學提供教授們優渥的薪水,提升學術水準所需的設備及支持,能夠吸引準備充分的學生,以及能夠對研究工作有所貢獻的研究生。

接下來就是財務是否健全的問題。請注意,無論是公立或私立大學,沒有任何學校用學費來支付學生所有的教育費用,唯一的問題是所需補助從何而來。教學與研究都是相當耗費人力的,而且花費昂貴,但又難以估算他們對個人及社會的長期價值。

對一個私立大學而言,怎樣才算是財務健全呢?杜克大學目前正在進行一項募款計畫,目標是十五億美元,我們很可能會超越預定目標。有龐大預算或是巨額收入的學校不一定財務健全;但是若沒有穩定的財務基礎,卻絕不可能晉升到(或是維持在)一流大學的名單中。表面上,政府不會資助私立大學的財務。但如同公立大學也逐漸地倚賴私人捐款一般,政府的稅收也同樣經由許多管道流入私立大學。

提供學術研究機構一些補助和契約,能夠促進公共政策研究、醫學進步以及基礎研究——這些研究可能很多年都還無法產生實際的用途。我們的國家科學基金會(類似於台灣的國科會,但沒有自己的研究單位)今年共收到超過三萬件的申請案,批准補助九千多件,合計約達三十九億美元,這大約只占聯邦政府補助學術機構進行基礎研究總經費的二○%。

同時,政府的財稅政策鼓勵個人及基金會的慈善捐款,使公立及私立大學都能夠接受校友或支持高等教育者的慷慨捐贈。以一九九九年為例,慈善捐款占我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二.一%。有人分析,這些捐款中有一半的目的是為了節稅。非營利的私立大學甚至不必繳稅,這項實際上等於是政府補助的政策對我們價值非凡。

美國高等教育的經費籌措很複雜。私立大學的收入通常可分為四大類:學費;贈與、補助款與委託研究契約;銷售收入以及法人的捐款。

美國的私立學校中,學費占總收入的比重遠高於公立學校,但是平均也只占四二%。補助款與委託研究契約可能是來自個人及企業,也可能來自政府。平均而言,政府補助與委託研究案占了總經費來源的一七%,私人財源則占九%。杜克大學的情形則相反,來自政府的經費占九%,而民間占二二%。還有二三%的收入來自銷售與提供服務的收入——附設醫院、高階主管進修課程、經營附設的咖啡廳和書店之類的業務等。對杜克而言,這部分的收入占了六二%。

來自捐贈的收入平均只占大約五%,杜克大學的情形是六%,但有些學校這個比率可能高達三○%。捐贈的款項放在儲蓄帳戶裡,所產生的收益可以用於日常運作支出,或是如建築物翻修之類的專案。如果捐款的數目夠大,就可以幫助學校應付起起伏伏的狀況,例如學生註冊人數變化、意料之外的虧損以及經濟景氣好壞等。這類經費也使得領導者在決定學術發展的優先順序時,可以根據經過深思熟慮的策略性標準來考量,而不必受限於眼前一時的財務狀況。

發展規劃室擬定策略性規劃

私立大學如果沒有足夠的捐款,通常難以長久維持。美國私立大學所收到的捐贈如何投資是非常重要的,有些大學(包含杜克在內),均成立一個獨立的單位來管理基金,以避免受到策略性或短期的政治性考量影響。我們稱這個單位為「發展規劃室」。

發展規劃室協助學校籌募捐款,確保能提供每年的日常運作經費、校舍經費和其他的支出。

校長通常是學校最主要的募款負責人。大學必須建立一套募款哲學,以釐清大學的使命、目標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教授們共同決定所謂「受過教育的人」該學些什麼,然後和學校行政人員討論決定需要什麼設備。最後,發展規劃室的成員再去外面設法取得所需的資源。

真正值得憂慮的是,捐贈者可能會擁有過多的影響力,阻礙了學術自由。在考慮接受大筆捐款前,應該先擬定一個健全的策略性計畫。如果一所大學缺乏完善的計畫,那麼很可能會在新蓋了一棟大樓後,才發現沒有足夠經費裝暖氣。同時,學校管理制度裡的監度制衡措施必須要能保障學校的財務正常運作,以免遭人濫用。

世界級的大學正逐漸互相連結合作,並且精心經營彼此的互動關係。交換教授是非常普遍的事;例如杜克,許多大學部的科系都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學生們在畢業前必須有一、兩學期到國外學習。

在一些具有立即實用價值的研究領域上,大學和業界的合作伙伴關係已逐漸取代政府的支援。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了一些棘手的問題,例如研究人員的獨立性。畢竟,高等教育的文化和企業的文化是不同的;大學的目的是增進知識,並增加我們對世界的瞭解;而企業的目的是要設法製造能令顧客滿意的產品,創造利潤。

產學合作共創知識價值

假設大學的醫學中心正進行一件由藥廠所贊助的醫學試驗,測試一種新藥,結果發現這個新藥比舊的藥方差,那家藥廠可能會希望學校暫時保留這個結果,等到他們改良這種藥品、或者設計出能夠自圓其說的公關策略之後再公布。但是大學只能容許保留研究結果一小段時間,才符合大學發現知識和傳播知識的使命。

為了預防可能的問題,許多大學都制定明確的利益衝突政策。和廠商合作研究案時,都在契約上事先載明,研究完成後,給與贊助廠商一小段時間檢討研究結果,之後就必須公開發表這些結果。

產學合作的共生關係本來就會有這種緊張狀況,但大學不必因此而避免產學合作。麻省理工學院的校長維斯特(C. Vest)曾表示,產學合作的雙方都期待能從研究計畫中得到實質的知識價值。大家也都瞭解,彼此伙伴關係的關鍵目的,是培養具有創造力、受到良好教育的學生,他們對於具有未來性的領域、尤其是那些能夠結合許多傳統學科的領域,擁有豐富的知識。

健康的大學必須有完善的管理,擁有像受信託者般的嚴謹態度、不斷自省、預先設定堅實的商業原則——但也要有對未來的願景及勇敢精神。

我可以預見,在政府、公共部門、民間還有國際高等教育社群的共同努力及緊密合作下,高等教育將會更蓬勃發展。如同成功的經驗會代代累積,大學、產業界、熱心校友與政府間的合作可以創造出豐碩的成果,並產生綜效。

國際合作可以確保經費支出達到最佳的成本效益,如此一來大家可以不用再重複別人走過的道路。希望我們都能夠學習對方最成功的經驗,並且避免重蹈我們最糟的錯誤。(本文作者為美國杜克大學校長)

本文出自 2000 / 07 月號

第16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