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印尼工慘遭斷掌削指:我只能打官司打到底!

移工悲歌2〉突遭解約,職災未獲合理賠償
文 / 彭杏珠    攝影 / 張智傑
2019-06-03
瀏覽數 21,100+
印尼工慘遭斷掌削指:我只能打官司打到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48歲的印尼移工陽逗,是個資深國際移工,他根本想不到21年的外勞歲月,卻換來「斷掌」的人生。 生於印尼東爪哇的他,在家鄉做遍各種勞力苦工。為脫離貧困,17年前到馬來西亞當移工。原以為到海外拚搏12年後,家鄉的經濟條件會好轉,返國後卻發現依然停滯不前。2014年12月,他又來到台灣,當一名建築工。

這一次,他被皇昌營造引進興建林口世大運選手村。當時陽逗已43歲,即使要支付16萬台幣的仲介費,才能來台灣工作,仍心懷感激。

但好光景僅一年多,2016年初,包含他在內的116名興建選手村的印尼勞工,突然被告知「選手村即將完工,必須被解約遣返」。這非同小可,他們都繳交高額仲介費,按規定可做滿三年,像他來台僅一年多,當然不願意回家。

這群勞工只好向NGO組織求助。專門協助外勞爭取權益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指出,營造業移工常有類似的勞動契約爭議。來台契約均為三年,他們也被告知是三年,收取的仲介費也是三年。但皇昌的勞動契約載明的期限,卻是雇主的工程期限,完工時就必須被遣返。離譜的是116名印尼移工根本不知道自己簽下這種合約。

幸運轉換沖壓工 竟是噩夢開始

幸運的是,皇昌營造是上市公司,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召開兩場記者會後,媒體開始關注,甚至引來新北市勞工局高度重視,最後爭議順利落幕,移工都能拿到資遣費及退回部分仲介費,如果想遣返,也有機票補助。

陳秀蓮說,「這幾乎是絕無僅有的案例,」多虧了新北市勞工局一位積極作為的科長強力協調,爭議才迎刃而解。

當時,一心想賺錢的陽逗,選擇留在台灣轉換雇主。2017年4月,他透過仲介,支付1萬2000元「買工費」,找到沖壓工廠職缺。「買工費行情是3至5萬台幣,我付的並不多,」陽逗非常慶幸。

陽逗能順利找到新雇主,讓社工們都大感驚訝。因為依照過去的經驗,建築工很難跨業轉換雇主,他卻幸運獲得提前回國移工的遞補函,可以使用剩餘的聘雇期限。而且在製造業超過40歲的男移工較無競爭力,陽逗卻能以46歲的高齡進入工廠,被視為移工界的奇蹟。

篤信回教的他自覺獲得阿拉的眷顧,喜上眉梢與妻兒分享幸運,每天都虔誠朝拜五次。因為每月實領的1萬7000元,對三個兒女還在求學階段的陽逗來說,他的薪水是一筆莫大的收入。

孰料上班不到3個月,因為工安意外,他的左手中指第一節被機器截斷,當時就強烈意識到工作的危險性,屢次向仲介表達想轉換工作,卻始終無法如願。

豈知禍不單行,厄運來得又急又快,去年底,陽逗右手掌整個被機器壓碎。他事後回想,腦中幾乎一片空白,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流血、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僅依稀記得自己竟然用左手將一坨像「豆腐」的右手掌,聚集成一堆。

失去右手掌的陽逗出院返回宿舍後,好端端一個大男人突然被截肢,無人照顧日常生活,巨大的心理創傷,讓他經常暗夜哭泣。最後向雇主求償不成,今年1月10日,被安置在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庇護中心。

盼獲賠150萬 雇主只願給60萬

陽逗折算自己到65歲退休,還有18年的工作時間,希望能拿到150萬台幣的補償金,平均每月僅6945元,但雇主只肯給60萬台幣,由於落差甚大,只好透過訴訟解決。

回首兩年前,自己令朋友欣羨的好運卻變成斷掌的厄運,他曾懊悔過,如果當時拿了資遣費回家,就不會發生憾事了。陽逗知道他輸了,再也回不去那個「完整」的自己了。

其實,像陽逗這樣的移工職災案例不少,最終能拿到合理賠償的卻不多,當他得知勝算機率不高時,想到家人、看著自己截肢的右手,他用背水一戰的口吻說,「我已經無法工作,完全沒有收入,我一定要有信心,只能打官司打到底了。」


數位專題
重新認識移工、新住民系統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