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費城管絃樂團五月首次來台 為你解讀白遼士”幻想交響曲”

文 / 郭大微.黃瑞芬    
1999-05-01
瀏覽數 13,950+
費城管絃樂團五月首次來台 為你解讀白遼士”幻想交響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年輕、病態、過度敏感、有太多想像,是法國作曲家白遼士對自己的形容;而這些形容,全都在他自傳式的作品「幻想交響曲」中呈現出來。

五月二十八、二十九日,美國五大之一的費城管弦樂團首次來台灣演出,在多首德奧正統古典曲目中,只選擇了這唯一的一首法國作品。

聽「幻想交響曲」,我好像看到一個地球儀。白遼士雖未去過很多國家,但透過這部作品,我們可以聽到許多國家的感覺,還有人的喜怒哀樂。「幻想交響曲」的原名是「一個藝術家的奮鬥過程」;但白遼士自己說這部作品是一個年輕、病態、過度敏感、太多想像力的音樂家的自傳。事實上,他自己後來又覺得這些都不必說,因為音樂已經描述了一切。

白遼士愛情生活的翻版

「幻想交響曲」在音樂史上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它是第一個由作曲家根據創作主題,自己下標題的「標題音樂」。雖然,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引進「歡樂頌」的人聲大合唱,是交響曲形式劃時代的里程碑,但「幻想交響曲」一八三○年在巴黎首演,卻也同時展現出交響詩的規模;而當時白遼士聽都沒有聽過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一八三一年才在巴黎演出)!所以,我們可說白遼士是一個超越時代、有先見之明的作曲家。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9 / 05 月號

第1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