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歐洲取代美國

文 / 張玉文    
1999-05-01
瀏覽數 12,800+
歐洲取代美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元旦,歐元啟用,歐洲各國努力半世紀之久的經濟統合之路,由歐元樹立劃時代的里程碑;下個世紀初,歐洲聯盟還將陸續把東歐國家納入。區域經濟集團的一顆新星,在世紀交替之際,從歐洲舊大陸冉冉升起。

三月十二日,捷克、匈牙利、波蘭正式獲准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向東擴張的政策將持續。三月二十四日,北約以飛彈轟炸南斯拉夫,希望阻止南斯拉夫政府攻擊境內科索沃省的阿爾巴尼亞人。在區域政治地圖上,過去因意識形態而分裂為東西兩大陣營的歐洲,開始陸續凝聚在北約的大傘之下。

沈悶、過氣的歐洲舊大陸,在世紀末展現了再興起的潛力和企圖心,經濟整合之後,可望急起直追經濟超級強權美國,並列世界經濟的兩大支柱之一。

歷史上歐洲從未統一在一個政權之下;目前看來,歐洲政治上統一之路仍有太多荊棘 ,但經濟上整合的前景卻日趨樂觀。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歐洲歷經歐洲經濟組織、歐洲共同市場,到目前的歐洲聯盟,一步步整合。尤其在歐元啟用後,歐元區十一國竟願意放棄象徵國家主權獨立的貨幣發行權和貨幣政策,將利率和匯率決定權拱手交給歐洲中央銀行,經濟整合向前邁進一大步。

結束美國獨大

才不過兩、三年前,許多經濟專家的水晶球預言二十一世紀將是亞洲的世紀。但亞洲金融風暴吹亂了預言,亞洲自日本以降,各國坐困國內經濟窘境。反而是經過十年經濟改革、逐步整合的歐洲,開始展現傲人的潛力和機會。

「歐元啟用後,未來將出現由兩大支柱支撐的國際經濟新秩序,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獨大的局面,」國際經濟學院院長伯斯坦(C. F. Bergsten)在《外交事務》雙月刊撰文指出。伯斯坦曾任職美國國家安全會議。

美國《商業週刊》就將歐洲和美國相提並論。《商業週刊》指出,歐元區經濟規模為六.五兆美元,美國為八兆美元;美國和歐洲占全球貿易量的比率都為一八%左右;兩者出口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率都約一一%;歐洲上市公司九千一百家,與美國的九千九百家相差不多;甚至歐洲企業界的價值觀都與美國愈來愈接近,強調企業應重視利潤的創造及股東的收益。

獨霸多年的美國,對於可能再度興盛的歐洲,充滿既喜且憂的矛盾情緒。美國喜的是,歐洲可望為美國多分擔一些「國際責任」——無論是政治的或經濟的。美國經常抱怨承擔過多的國際責任,例如,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曾在一場對北約盟國外長的演講中抱怨,美國負擔了波士尼亞警察訓練九成的費用,其他北約國家應該付出「更多得多」。

在經濟上,強盛的歐洲提供美國龐大的商機,又可分擔美國推動全球經濟成長的重任。美財政部副部長桑默斯(L. Summers) 不久前表示,歐洲應促進區域內國家的經濟繁榮,因為「全球經濟不能永遠只靠單一引擎(美國)來運轉」。

美國的隱憂則是,重建經濟實力的歐洲可能成為美國新的頭號勁敵。冷戰時期為共禦強敵而在貿易及經濟議題上隱忍的做法,隨著冷戰時期結束而改變,小小的火花即可能引爆貿易衝突,甚至貿易戰,在不景氣的時候還可能引發國內保護主義情緒高漲。

美國對歐洲的貿易赤字就是一個潛在的引爆點。去年美國與歐盟十五國的貿易赤字達兩百六十億美元,一九九一年美國仍享有順差一百六十億美元。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美國為了出口到歐洲的牛肉、香蕉等「小事」和歐盟鬧得不可開交。美國為了香蕉輸歐的限制而一狀告到世界貿易組織(WTO),勝訴後,打算提高部分歐盟輸美產品的關稅做為報復。

伯斯坦認為,美國的矛盾態度源自於美國和歐洲尚未準備好共同面對新情勢,雙方並沒有建立真正有效的溝通機制,尤其是在貨幣和貿易兩方面。

他指出,在貨幣方面,歐元這麼重要的新貨幣出現,可能成為目前最強勢貨幣——美元的競爭者,美元和歐元的匯率也將牽動國際金融市場的情勢,但是美國和歐元國迄今尚未完整而深入地探討相關議題。至於貿易方面,也尚未建立新的溝通機制來處理新情勢可能產生的問題,目前美歐雙方討論的都是小事(如香蕉之爭),或是技術性問題(如藥品測試程序)。歐洲建議舉行「千禧年回合」貿易談判,來改進並擴大世界貿易組織(WTO)的運作,美國也反應冷淡,反而是日本率先響應。

無論美國或其他國家對歐洲再起的新情勢持何種態度,歐洲各國兀自加緊馬力上路,期望以新歐洲的嶄新姿態進入二十一世紀,重現睽違一個多世紀的風華。

歐洲經濟整合最重要的催化劑之一就是歐元。整體而言,經濟整合下的歐洲,實力不只是歐盟十五國的經濟力相加而已,甚至有加乘效果。以資本市場為例,《商業週刊》就認為,歐元區創造的資本,將較區內十一國各別資本相加還高,關鍵在於省略幣別轉換的成本和風險,資金的流動性大為提高。此外,美商美林證券集團也預測,在短短三、五年內,歐洲的公司債發行量將較目前成長一倍,達到一年八千億美元,成為銀行貸款之外歐洲企業的重要籌資新管道,而且資金成本更低。

歐洲經濟兩大改革動力

在歐元的催化下,歐洲經濟改革兩大力量來自企業和政府——企業改造重整,以及政府削減預算,並放鬆管制,推動自由化。

傳統上,歐洲經濟有「三大」——大政府、大企業、大工會:政府主導經濟發展方向;恐龍級的大企業集團(包括許多公營事業)占有大部分的市場;工會勢大氣粗,罷工爭權時有所聞。

為符合實施歐元的標準,大政府必須精簡 ,手段是削減預算,並將公營事業民營化。當年德國政府擔心歐元區各國的財政若不夠健全,歐元將缺乏公信力,他們不放心用歐元取代信譽卓著的德國馬克,因此要求對申請加入歐元區的國家從嚴審核,必須符合「 三低」——政府預算赤字、通貨膨脹率、利率都必須維持低水準。因此為達成「三低」 ,政府必須大幅減少支出,並推動民營化。

「三低」活絡了原本比美國平淡許多的歐洲資本市場,企業獲得低成本的籌資管道。由於利率下降,而且擔心政府削減預算將影響退休金計畫,民眾將銀行存款轉投入資本市場,共同基金因而大行其道。目前歐洲人投資共同基金的金額已超過兩兆美元,約為十年前的三倍,《財星》雜誌估計,到二○○五年將達六兆美元。難怪許多美國的證券集團如美林、富達、摩根史坦利等聞香而至,紛紛前進歐洲。

歐洲政府另一項重要工作——自由化和民營化,使得歐洲市場更開放、更有效率。解除管制,引發民間企業活力的領域,包括較早的航空、電信業,以及金融、媒體、能源等。以電信業為例,解除管制之後,市場競爭激烈,原來的老字號如法國電信公司、德意志電信公司等都被迫削減成本,並向歐洲其他國家擴張,以求生存。去年德國的電信公司總共創造了四萬個工作機會,而且市場競爭激烈,電話費率大幅下降了七○%。

歐洲經濟改革的另一大動力來自企業界。為迎接新歐洲的新機會和自由化後更激烈的競爭,歐洲企業早已開始整頓計畫,包括削減成本、出售虧錢部門等。更以購併進一步強化全球競爭的實力,例如,汽車業的賓士和克萊斯勒聯姻;傳播集團Bertelsmann和Barnes & Noble出版社合作,並收購藍燈書屋,又購買美國線上(AOL , America Online)二%的股權,和AOL合資成立一家公司,負責AOL歐洲業務。

麥肯錫顧問公司全球策略專家布萊恩(L. L. Bryan)也表示:「過去我們提到全球化時,我們往往談的是進軍新興市場,現在情況已改變,最重要的結盟行動在大西洋兩岸的美、歐之間。」

影響力四處蔓延

歐元引發的改變,甚至擴散到歐元區以外的國家。跨國企業如ICI、聯合利華(Unilever)、英國鋼鐵公司等都已要求所有供應商——無論位於歐元區或非歐元區,都以歐元計價。以德國西門子集團為例,要求位於非歐元區的英國供應商改用歐元計價,估計受影響的廠商約有一萬四千家,「歐元的影響力將四處蔓延,」巴克萊銀行歐元部門主管菲利浦(G. Phillips)說。

歐元的實施,一般民眾有得有失——有利消費,不利就業。實施歐元之前,相同商品在歐洲各國的價格差異頗大,因此有些精明的消費者會到價格較低的國家購物,前年就有一二%的歐洲人在本國以外的歐洲國家購買衣服。實施歐元之後,商品除本國貨幣的價格外,必須增加以歐元標示的價格,相同商品價格不一的情況一目瞭然,在市場競爭的壓力下,廠商往往必須統一價格——而且是向較低的價格統一。

這種趨勢將對像歐克塔夫這樣的一般消費者帶來極大的方便。比利時籍的歐克塔夫是退休麵包師傅,他每兩個星期就會和妻子到離家四公里外法國北部的一家大型連鎖超市購物,因為部分商品在法國的售價僅為比利時的一半。為了確認省了多少錢,他的妻子隨身攜帶計算機把法郎的標價換算成瑞士法郎。歐元上路之後,兩地價格的差異一目瞭然,替歐克塔夫的妻子省了換算的麻煩。

但單一貨幣實施後,企業紛紛整頓改造,裁員、把工廠移往成本更低的地區等動作,將使原本即已偏高的失業率再向上攀升。甚至有人估計,每五人就有一人必須換工作。

政經發展互相矛盾

歐洲經濟整合過程並非全無困難,經濟面和政治面的發展似乎互相矛盾。目前歐洲的改革朝著小政府、自由市場競爭等美國已推動多年的方向前進。

但一九八○年當美國人民選擇雷根為總統時,他們多多少少意識到國家將朝這個方向前進;而最近歐洲人民選出來的領導人多半是社會主義者,歐盟十五國中有十三國是這種所謂的中間偏左政府,代表民眾仍期待大政府的照顧,不願放棄享有多年的社會福利、退休津貼、失業救濟等,與大環境的走向似乎有所扞格。

歐洲經濟整合的行動如火如荼,政治上的整合卻仍很困難。各國各自為政,連自家後院的紛爭都解決不了,之前的波士尼亞內戰、最近的南斯拉夫科索沃省問題,都顯示歐洲各國離政治上的整合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不過,在政治上,歐洲和美國如同在經濟上一樣互相需要對方。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指出,美國超強獨大的國際情勢不會永遠維持下去,再過幾十年,中國挾其十餘億人口、實力強勁的經濟,勢必會向外擴張影響力,東至太平洋地區,西至中亞地區;後葉爾欽時代的俄國,也很可能出現一個能重振國威、建立全球影響力的新領導人。因此,美國必須繼續與歐洲的結盟關係,以團結全球的民主勢力。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曾有感而發地說,當他想與歐洲對話時,不知該找哪一個人或國家。隨著歐洲一步步整合,也許有一天,曾跟季辛吉有相同困惑的人都知道誰可以代表整個歐洲發言。

那一天不知何時會到來,但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至少在經濟上,目前歐洲的整合行動正在歐元的推波助瀾下加速進行,歐洲展現與美國爭雄的高昂企圖心和強勁潛力。

二十一世紀究竟會不會是大西洋世紀,現在斷言仍嫌太早,但在亞洲各國仍苦苦掙扎欲走出經濟困境而自顧不暇的情況下,未來數年,歐洲仍將是美國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好伙伴,維持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

本文出自 1999 / 05 月號

第1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