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破釜沉舟 開創前途 1

文 / 莊素玉    
1999-05-01
瀏覽數 20,000+
破釜沉舟 開創前途 1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原本在南紡表現傑出的高清愿,為什麼後來會離開由他師父——吳修齊一手創立、而且工作長達十二年之久的台南紡織?在當年經濟不發達的南台灣,台南紡織業務經理的工作,應當是個人人稱羨的金飯碗。當年經合會主委尹仲容都親自視察台南紡織。

根據吳修齊的說法,高清愿的離去其實相當偶然,高清愿在南紡待了十二年後,有一次南紡召開董監事會議,有位董事侯永都的母親、也是侯雨利的太太吳烏香,聽到一些風聲,說高清愿有拿回扣之嫌,引起爭論。當時南紡總經理吳修齊認為名譽是人的第二生命,沒有充分證據,當然不能信口雌黃,如果高清愿真的貪瀆,吳修齊自認他也有責任。當時擔任會議主席的是吳三連,他針對此事的最後結語是:「有則改之,無則勉之。」

目前為統一企業執行副總經理顏博明描述當時的事件。高清愿在南紡時,負責採購棉花,有人以為高清愿貪污,高清愿聽到了,告訴吳董事長:「我可以寫我所有財產清單,公開我所有的財產,你去查。」高清愿相信他進南紡之前有多少積蓄,進南紡之後領多少薪水、獎金,可存多少財產,都算得出來,若有多出來的部分,請沒收。當時南紡的總經理吳修齊說:「要聽閒話的話,都聽不完,我們問心無愧就好了。」

當時另外還有一種說法是,吳修齊有意重用有大學學歷、當時的總務經理、也是高清愿的表弟郭超星,高清愿的小學學歷自然略有委屈,導致高清愿離開台南紡織,自立門戶。根據高清愿身邊一位資深秘書指出,吳修齊當年比較疼郭超星,高清愿自然想離職,高清愿離職之後,吳修齊就調郭超星做業務經理。

還有一種說法是,辦公室裡常會有人對於高經理的小學學歷議論紛紛,所以高清愿一直想離去,自己創業。

又有另一種說法是:高清愿為了堅守對客戶的承諾,無法把布批轉讓給南紡的大股東,而導致這位大股東在辦公室對他咆哮。這件嚴重的衝突,令高清愿的母親十分不忍兒子被人咆哮,也使高清愿萌生去意。

據統一退休的人士指出高清愿離職的原因是:南紡的一位常董王金長、也是吳修齊的姐夫,一直與高清愿不太合得來,常常指責高清愿的不是。一回兩人又鬧僵。高清愿毅然決然說:「那我就不幹了。」說完之後,高清愿就離開南紡。事實上,高清愿與他的「修身哥仔」(吳修齊的小名叫「修身」)相處很好,所以他的去職與上司無關。

「人往高處爬時,或人運氣比較差時,暗箭總會比較多,」高清愿在台南統一的秘書石瑞雲先生說。

高清愿本人則認為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他現在不願意說為什麼當年辭掉當時南紡業務經理的工作。

不過這種種說法都是往外求的原因,由旁人來推敲。在高清愿內心深處,最深沈的原因應該是他不想人生就此定型。「再做下去,也是那樣,」高清愿的姪子高旗政形容他的堂三叔說。

沒有白的,比不出什麼是黑的

高清愿認為如果一直身為南紡的業務經理,自己的理想比較不能發揮;如果自己創辦一家公司,比較能推動自己的想法與做法。高清愿相信,主導公司的發展主要在公司的總經理,中階主管比較難發揮自己的想法。另外,總經理要能發揮自己的想法,必須要能獲得董監事的支持,董監事對總經理有信心,總經理才有可能做他想要做的事。

高清愿回憶,他三十一年前,身為南紡的中階主管,有想法也很難推動。

何況,對高清愿而言,凡事沒有經過比較,如何知道他的能力可以達到什麼程度?

高清愿在台南紡織擔任業務經理時,同輩中,有高學歷者,有家世好、背景佳者,更有不少口才極好、凡事都能說得天花亂墜者。一時之間,很難在眾人當中看出,究竟誰將來會有一番作為?

當時小小高經理就強烈體認到,如果他不能自立門戶,就無從彰顯個人的抱負、經營理念乃至能力,也不能在眾多學歷高、家世好的人當中,「比較」出他究竟行不行。高清愿就在這種體認下,離開南紡當時相當為人羨慕的金職位,以孤臣孽子之心,想到外面重新開展新事業。「沒有白的,就比不出黑的,沒有好的,也比不出差的,這個世界就是經過不斷的比較,汰蕪存菁,才得以向前進。企業用人,當然也不脫這個道理,」高清愿說。

籌備紡織廠事難圓

許多人都聽過這樣一則日本寓言:浦島太郎因為救了一隻被頑童虐待的海龜,並且放生大海,意想不到地獲得遊龍宮的回報。這種重視施恩與報恩的觀念,不僅無法形諸契約,更不是法律上的權利與義務關係。它不僅存在於日本,更深植台灣社會。

問題是,恩情的傳統觀念,到了一九六○年代,台灣正式進入製造業的黃金時期後,面臨嚴峻的挑戰。當時,政府鼓勵儲蓄,銀行月息七%,年息高達一二五%,存一百元,一年後拿回二百二十五元,比起今天的地下錢莊,猶有過之。源源滾滾的民間資金帶動下,有志青年創業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大夢。

這樣的經濟條件,也引發台灣全面性的社會流動。黑手變頭家的故事此起彼落,既有沒落的王孫貴族,更多新興的商場新貴。有人估計,從民國五十五年至民國八十六年,勞工與頭家的流動率高達三五%,也就是每十名勞工中,就有三.五人離開自行創業,分食老東家的市場,形成台灣特色的勞資關係。

當過學徒、與台南幫淵源深厚的高清愿,顯然面對人生的第二個轉捩點。良機當前,不把握實在可惜。問題是,「大頭筆仔」(高清愿的乳名)與老東家「修身哥仔」近二十年的師徒關係,恩情網絡,任何變化的結果非恩即仇。兩難之間的抉擇,考驗的不只是高清愿的毅力,還有智慧。

問題是,出來創業的高清愿,如何與老東家吳修齊維持良好關係?

離開台南紡織之後,一開始高清愿最優先考慮的仍是他最熟悉的紡織廠。當時,正好在桃園龜山有一家紗廠因經營不善,想要轉賣,高清愿的許多朋友慫恿他買下來自立門戶,並紛紛表示願意投資。當時高清愿的想法是,廠可以買,但請吳修齊擔任董事長比較好。一來,吳修齊在紡織界已建立名聲,信用很好;二來,「畢竟我是他培養出來的人,」高清愿成就如此之大,仍充滿感恩之情地說。

高清愿自己則打算擔任新紡織廠的總經理,並且開始募集資金。當時參與投資的,除了台南幫的親友外,還包括了中興紡織董事長鮑朝樗、香港麗新成衣董事長林柏欣等人。

不過後來因為吳修齊堅持不以南紡總經理身分擔任另一家紡織公司的董事長,在同行中身兼兩家紡織公司,容易讓別人說閒話;而後侯雨利等大股東也紛紛表示反對,認為過去南紡的業務一向都是高清愿一手負責的,現在他出去做類似的生意,成為南紡的競爭對手,勢必對母公司造成影響。

吳修齊向高清愿強調:「除非不做紡織,做其他行業,我都同意做你的董事長。你如果去做紡織,讓台南紡織增加一個競爭對手,你高經理很內行,我是不同意的。如果你出去沒做紡織業,不管你做什麼行業,我都願意做董事長。」

高清愿曾獲得紡織界大老、即已過世的中興紡織創辦人鮑朝樗的賞識。鮑朝樗之所以賞識高清愿,是因為高清愿在台南紡織當業務經理時,不會向客戶拿回扣。鮑朝樗信任高清愿,出資要高清愿開工廠。高清愿為此事,特別找母親商量。高母當然有任何事情一定要去請教來自家鄉慶安宮的「法主公」。高太太賴環女士回憶婆婆當年求神抽籤的結果說不好。鮑朝樗投資高清愿新公司一事,也就不了了之。

那時,染布廠也很盛行,股東們也想成立一個染布廠,請高清愿去當總經理。據說這是侯雨利這位南紡大股東避免「高經理」與南紡競爭,所想的「策略」,「將高清愿推到紡織業的邊緣——染布業,」陳日三說。但高清愿對染布並沒有多大的興趣,他說:「因為不管染得好,染不好,客人總能找出小毛病來挑剔你。」所以回絕了這個提議。

不硬擋時勢與機緣,轉而籌辦麵粉廠

說來,也是因緣。高清愿上半輩子都在「糸」——買賣布料、紡織等行業打轉。三十八歲那年,卻徹底離開「糸」的行業。念頭一轉,世界頓時無限開闊。

當高清愿開始與老本行——紡織、染布開始絕緣,當年三十八歲的高清愿找到了「做麵粉」的機緣。

民國五十年代,政府對於設置麵粉廠有所管制,接管舊的廠可以,但新設卻不行。加上原有的麵粉廠設備非常落後,麵粉的產量更在工會的控制之中,並且儘量減少進口,以供不應求來提高售價。有一次,在麵粉價錢飛漲了三至五倍後,老百姓實在受不了了,政府才在毫無對策之下,解除大宗物資進口的禁令,開放民間做麵粉廠。

正好這時侯,台南市正義街(現為新美街)豐成麵粉廠會計課長的陳日三,去南紡找同是台南縣佳里鄉同鄉的南紡財務經理邱茂德說,南紡有錢,要不要做麵粉廠?邱茂德說,同事高清愿剛好離職要去創業。當時高清愿心想,「我要做紡織,老闆(吳修齊)反對我們去買紡織廠,剛好有人邀我們去做麵粉廠,我們就去做麵粉廠。」於是高清愿請吳修齊、侯永都去聽陳日三做簡報。十天之後,高清愿就拍板定案要做麵粉廠。「這真是命運啊!如果高清愿還在南紡做業務經理,他就不會開麵粉廠,」現年七十二歲、已自統一副總經理一職退休的陳日三說。

沒想到這一轉念,就讓高清愿締造了一個食品王國。

順勢而為,事在人為

現任統一企業總經理林蒼生認為,高清愿做事隨緣,可說是心中無我的人,才可能這樣順勢而為,放棄了與他有二十五年因緣的布批、紡織業,另闢人生的溪流。

「人的心靈是一條河流,由很小的溪流經過高山流出大海,」林蒼生譬喻,「高先生沒有自我的牽掛,應該到哪裡,就流到哪裡去。不能做紡織,就做食品。他不會頂著一塊石頭走。」

林蒼生認為,「高清愿心靈的河流是做人決定一切。做人比什麼都重要。」

台南幫的一位前輩,也是大股東、已經過世的侯雨利先生生前力行「事在人為」。他年輕時在日本採購、搭乘新幹線時,可以因為忘記下車,而硬要新幹線停車。後來新幹線果真停下來,讓他下車。

高清愿也始終相信事在人為。他說:「一個人辦事業,只要選對行業,秉持著不成功決不罷休的毅力,最後一定是贏家。」

問高清愿為何去做從未做過的麵粉廠?

高清愿自己認為他的個性是比較喜歡創新的。他說,很多經營者認為自己是做布的,就不會去做別的事業,但他不是這樣的人。

凡事事在人為。高清愿說,做生意的道理是「一理通,萬理徹」,都是要「三好一公道」(產品好、信用好、品質好、價格公道)。他指出,一開始麵粉的供應商、經銷商,可能不同,剛開始做的時候也可能有一段時間會比較生疏,再下來就沒有問題,因為經營企業的道理都一樣。高清愿認為,做紡織的變化很多,紗可以紡成比較粗、比較細,也可以混合;做麵粉比較單純,原料是小麥,做成麵粉與麥渣。

設麵粉廠也有其大有可為的時代背景。高清愿在一次演講中提及他為什麼從紡織業轉而經營食品業時說:「從民國四十一年國民所得為九十六美元,到了民國五十五年增加到一百七十九美元,代表的意義是,民國五十五年及民國五十六年以後的經濟情況會好轉,大家有能力改善飲食,國民的購買力一定會大幅提高。」

統一在民國五十七年成立,正好可迎接成長中的台灣經濟。

「食品是民生必需品,其需求彈性較小,人餓了一定要吃東西,產品銷路沒有問題。反過來說,紡織品的需要彈性較大,當不景氣的時候,少買幾件衣服還是過得去,」高清愿估計。

高清愿說,當時是農業時代,是有東西就可以銷售的時代,是製造的時代,競爭比較不那麼厲害的時代。跟現在這個時代不一樣,現在是消費導向的時代,競爭比較厲害。

「我就是有感於食品業的發展潛力比紡織業大,才考慮經營食品業,」高清愿說。

因此,高清愿在民國五十五、五十六年年間,進行食品業的市場調查,發現當時的食品工廠大都是家族式的小規模生產,財力有限,無法引進國外新式的設備和生產技術,也缺乏現代化的企業經營觀念。在這些市調資料的支持下,高清愿就計畫設立飼料廠、麵粉廠和油脂廠,以一系列多角化的經營方式,選擇食品工業為發展的主軸。

高清愿決定創辦麵粉廠之後,又再度與母親郭弄瓦女士前去拜訪吳修齊,請他當董事長。一方面是做麵粉與紡織無關,二是盛情難卻,吳修齊就答應了,成了統一企業董事長,一直到今天。如今,吳修齊怎麼樣也想不到當初盛情難卻的企業,日後卻成長得比南紡快。「統一的發展真是意外中的意外,」吳修齊說。這個意外中的意外的成功,給吳修齊帶來多少財富,也無從估計。

各方因緣齊聚,促成統一集資成功

從紡織業轉至食品業,高清愿抱定不做則已,要做就非成功的信念,一鼓作氣向前衝。

於是,高清愿在民國五十七年創辦了統一企業,他個人名下約投資了兩百萬元,約十萬張的股票。

高清愿要做麵粉廠,還是有很多紡織同業、朋友、鄉親一起要來投資。

統一企業成立時,資本額是三千二百萬新台幣,原始股東共有四十四人,創業員工八十二人。

大約有六個系統的股東出資投入這個事業。一是吳修齊、吳俊傑家族,股款約四百萬元,占一二.五%。二是高清愿家族及親戚,共三百一十萬元,占九.六九%。當時高清愿夫婦名下股款共二百一十萬元,是高清愿多年來全部的積蓄,高清愿將它全部投入統一事業,很有奮力一搏的味道。其餘尚有侯家親戚六百七十五萬元、南紡的客戶如現任南紡副董事長鄭高輝三百萬元、南紡同事如邱茂德家族也投資超過四百萬元,其他則是朋友的投資。

統一企業的股東中,除了維持台南幫傳統家族、宗族、同事及鄉親的特色外,另外加入了因業務往來而認識的客戶與朋友,而且是居住在台南的廣義鄉親。其中,現任統一總經理林蒼生的母親林許雀也加入投資。

林許雀在台南市經營成衣加工,遠從吳修齊在日據時代開設「新和興布行」,就是高清愿業務往來的客戶。鄭高輝與林家的參與投資,一方面是台南鄉親的地緣關係,但很多是因業務往來而相識,也因相識而產生信任。

當時的台南市除了布行、紡織廠,另有一盛行的行業就是成衣加工廠。林蒼生的母親林許雀,鄭高輝的父母都是在台南市做成衣加工廠。

林許雀之所以會投資統一企業也是因緣際會。三十二年前的一個清晨,林許雀到台南市最大的公園,即位於公園路的中山公園內散步運動,碰到也每天在公園內運動的吳修齊,林許雀問吳修齊:「聽說你們要籌設統一企業,我有一些積蓄,可否讓我來參與投資?」吳修齊一口答應。在當時所有習慣紡織業的人士,誰也無法預料統一這個全新的食品工廠前途會如何?因此很容易開放入股。更沒想到林許雀成大電機系畢業的兒子林蒼生後來居然成為高清愿的接班人。對於此種因緣,篤信佛教的林蒼生曾略帶玄機語意地說:「我們可能都是坐同一條船來投胎的﹗」

至於鄭高輝,高清愿十六、七歲在新和興布行當囝仔工時,就與鄭高輝的父母熟識。因為那個時候,高清愿常騎著腳踏車送布到鄭高輝家去給鄭高輝的父母做成衣。鄭高輝家境富裕,念到台南高商,精於數字計算。高清愿從年輕時,就認得與他年紀相當的鄭高輝的才華。後來台南紡織總經理吳修齊想要請辭總經理一職,需要一位接任人選,已經離開南紡的高清愿就推薦鄭高輝去擔任,並先從副總經理做起,日後才升任總經理。高清愿的表弟郭超星在鄭高輝來擔任副總經理之後,也轉到南美洲移民。後來又回台灣開設紡織廠。

高清愿是個相當念舊與惜才的人。一路以來,有任何投資都會找鄭高輝來投資。

在家裡籌辦新事業

籌備統一初期,高清愿就在位於台南市忠義路的自宅中辦公。他請來的第一號員工就是負責購買機械的陳日三,二號員工就是後來以統一管總務、人事的副總經理一職退休的張肇斌,以及另一位幫忙做帳的親戚。

高清愿注重住家的環境,因為家也是他重要的思考重鎮。常常在辦公室雜事多、電話多,高清愿唯有回到家中的書房靜靜地思索,才能想出很好的點子。因此從他買下台南市青年路的地開始,中間換到忠義路,再到目前在台南縣市交界之處,高清愿都親自設計房子,而且每棟房子都是坐東北朝西南。他很喜歡他在忠義路的二層老洋房,他說那兒像一把「穩穩的座椅」。

三十二年前,高清愿就在這棟如穩穩的座椅的住家裡,思考出統一的創業大藍圖。

統一成立之初,高清愿在辦公室的工作相當繁重。每天下班後,高清愿回到台南市忠義路的家,由於住家就在巷子裡,非常寧靜。高清愿常常下班後,就在家一個人安靜地思索公司的事情。

一回在家中,高清愿靜靜地思考,突然想到,興辦事業一定要看得遠,要預想到未來要如何發展時,高清愿就發現當時統一所買的台南縣鹽行村的土地只夠當時所用,勢必要買下周圍土地,以因應將來多角化經營。屆時無論是土地價格或擴廠地點,均將會造成公司的財務負擔,或是決策困擾。高清愿在仔細考慮這個問題之後,當即決定,必須買下公司周圍數萬坪土地,以利統一未來發展。

要突出,要想明天

林蒼生事後問高清愿,當年為何買土地買這麼大?高清愿簡單回答:「我也不知道,但我想我不會只做這麼小吧!」

「這是人的胸懷問題,例如劉邦的胸懷很大,絕對不會安於小鼻子、小眼睛的格局,」林蒼生譬喻。

開始有機會獨當一面,掌握新公司發展方向的高清愿這時心裡時時刻刻在想的是,以他過去在台南紡織十二年的工作經驗,以及過去在布行的經驗,再開創一個新事業,做法一定要跟過去不一樣。他想新公司:「做法一定要比別人突出,一定要放點精神想明天。」

要突出,要想到明天,這兩個方向成為高清愿日後在擘劃統一的兩個重要依據指標。

此時的高清愿深刻思考到開創事業,無分大小,一定要慎乎始。

高清愿認為公司成立之前,在募集資金時,首先要講明要投資多少錢,才能取得董監事席次,以避免股東認股之後,大家都搶著要當董監事。

高清愿認為,一個公司確定成立之後,一件必須釐清的事情是,公司的經營者與投資者必須分開,扮演投資者角色的董監事會,充分授權總經理,統籌負責公司的業務、財務與人事。平時董監事不得隨意干預總經理,至於總經理也不得在外兼任何職務,應專心經營公司業務。董監事每三個月開一次會,總經理則須在會中,向董監事報告公司的業務發展狀況。

日後看來,統一企業之所以可以由三十一年前的一個麵粉廠,成長為台灣最大的食品廠商,又拓展出四十二家關係企業,跟這一套董監事與經營階層權責明白劃分有關。

高清愿要如何使他新創立的公司與眾不同?要如何使他要開創的公司可以有明天發展的餘地?他時時刻刻在思索這個問題。

統一創立初期,百廢待舉,現已退休、擔任統一顧問的張肇斌是當時和高清愿一起為統一催生的開朝元老之一。張肇斌回憶,統一在民國五十六年七月初一創立,但其實遲至五十七年正月初三才搬到當時的統一廠址,即現在位於台南縣永康鄉鹽行村二之二十號的統一食品研究所現址。在這之前,張肇斌每天騎機車到高清愿家上班了半年。

本文出自 1999 / 05 月號

第1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