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藏關係走入死胡同

文 / 夏傳位    
1999-04-01
瀏覽數 16,850+
中藏關係走入死胡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東方有兩個比鄰而居的人,彼此之間雖有尊卑主從,但那分界相當模糊,兩人和平相處了千年。某天闖進一群西方來的盜匪,把兩個人毆打劫掠一頓,揚長而去。忽然之間,兩個人都覺得過去模糊卻和善的關係是不對的;西方盜匪那麼強,蠻橫中透顯的力道那麼美,他們才是真理。於是,主人開始想要控制只是名義上的僕人,而僕人再也不甘屈居人下(即使只是名義上);他們彼此勒緊了對方的脖子,至死方休。他們大可不必如此(他們也從未想過,西方盜匪對他們的影響如此深遠),只是逝去的再也追不回……。

揚名國際的大陸作家王力雄十進西藏,上下追索,花費十五年光陰書寫《天葬——西藏的命運》,被譽為迄今分析西藏問題最為宏大、深刻的著作。他總結近代以來中、藏之間的恩怨情仇時說:「進入西方的主權體系,中藏雙方的關係就不能不成為對立的。」那麼是否可能重回「東方式關係」,給中藏彼此一條活路?

《天葬》一書終章以「無法破解的局」做結,他的答案是看不到有回去的可能性。尤其是一九九五年後,中共與流亡政府之間的關係更形惡劣;達賴喇嘛垂垂老矣,年輕一輩藏獨人士逐漸走上恐怖主義之路,西藏在政治高壓之下,社會放任自流,快速腐爛崩朽……。漫漫長夜可有終了之時?作者只能設想,中共終究不會「萬壽無疆」,屆時的西藏將會怎樣?面對一個極可能是刀光血影的猜測,他也只有噤聲不語,十五年砥礪,卻換來一個不算結論的結論。

大小西藏,哪個才是西藏?

西方大砲轟碎了清朝「中央之國,四海藩屬來歸」的美夢。當英國顯露圖謀西藏的野心時,清朝猛然驚覺主權的重要。駐藏大臣聯豫說:「在閉關自守之日,以中馭外,以腹制邊,未嘗不可圖治。若值環海交通,與國鄰接,隱施蠶食之謀,顯逞虎耽之慾,則邊地一日不安,即腹地一日不固。」

於是中國在西藏厲行新政,抓軍權、改政權,大、小西藏的不同劃分也在這時出現。川滇邊務大臣趙爾豐以武力征服青海、四川、甘肅和雲南的藏區,「改土歸流」,分由內地各省分管轄,稱為「川邊」(後稱「康區」),但千年來,「康區」即是藏文明覆蓋的區域,人為的疆界改不了自然形成的文化風俗。西藏問題難解的癥結之一在此:達賴口中的「西藏自治」是包括了康區的「大西藏」,而中共口中的「西藏自治區」則是狹義的「衛藏」(也是中華民國地圖上所顯示的模樣)。達賴喇嘛以藏民族的傳統分布為依據,有其道理;但中共也斷不可能放棄自一九○二年即已納入口袋的版圖,其中緣由,留待後表。

清朝的行動深深地刺激了十三世達賴(目前達賴的前生),西藏的自由和傳統,包括達賴喇嘛自己的統治地位都受到威脅,等於從根基上毀滅西藏社會。但西藏現在也有了其他的選擇:英國人顯然更強;更重要的是,十三世達賴從列強身上也學到了現代主權概念,隨著他逃亡英屬印度,開始了以爭取西方支持為資源的近代「西藏獨立運動」,一直延續到今天。

達賴喇嘛已經退無可退

一九八八年,達賴喇嘛在歐洲議會發表演說,提出了著名的《史特拉斯堡建議》,首次在「獨立」的立場上讓步,同意西藏留在中國之內,保持高度自治,由北京負責外交和國防。這似乎是回到中藏之間的傳統「宗主」關係,也類似「一國兩制」,是否可以平息百年來的紛爭糾葛呢?

可悲的是,這唯一一條活路似乎也堵住了。達賴的「大西藏」構想絕不會被中共接受,即便達賴再退一步,接受「小西藏」自治的方案,也是不成;因為毛澤東已經試過一次,那次不僅失敗,還直接導致十四世達賴喇嘛流亡至今不歸。

關鍵還是在漢藏雜處的「康區」。在那兒究竟該實施什麼制?毛澤東時代,金沙江以東的康區實行「農奴翻身」,打破社會等級,取消寺廟教育;但金沙江以西的藏區卻是「殺了中國人也沒有受到懲處」。同一個生活區有如此兩極的落差,康區的藏族上層人士首先暴動,引發整個西藏的動亂。

除非「兩制」之間用槍桿和鐵絲網隔絕開來,禁止人民在兩種法律和社會制度之間自由流動,否則不可能合成一國。

況且達賴喇嘛也實在是退無可退了。年輕一輩堅持更激進的獨立,流亡藏人中有相當比例來自最早動亂的康區。即使達賴喇嘛的政治智慧告訴他再靈活、現實一些,他的支持者也不答應。

看來不是中共亡,就是達賴死。除此之外,他們的目標沒有達成的可能。

「康區」是中藏關係的死結,也是縮影。明明兩個民族彼此需要、相互滲透,卻硬是扼著對方的脖子,至死方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