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衛星升空,政策必須更踏實

文 / 李彥甫    
1999-03-01
瀏覽數 15,000+
衛星升空,政策必須更踏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北時間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八時三十四分,新竹太空計畫室的一批年輕工程師,眼睛緊盯著實況轉播的螢幕,直到雅典娜一號火箭載著中華衛星一號順利升空,他們才爆出歡呼聲。

遠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甘迺迪太空中心的發射現場,另一批年輕工程師頂著夜晚突然降溫的冷風,親眼目睹七年來奮鬥的成果進入太空,激動得無法應付媒體的採訪。在慶功晚宴上,國科會副主委蔡清彥對著數百位僑胞及國外專家公開讚揚他們:「國家將以太空計畫室的團隊為榮。」

「人才」一直是台灣最寶貴的資產,投資百億元的太空計畫也是如此,人才是遠比衛星來得重要的產出。

走過內鬥頻頻的黑暗期

但在享受榮耀之前,太空科技團隊也曾經有過黑暗期,高層主管經常陣前換將,首任中華衛星一號計畫總主持人上任才一個月就提出辭呈,主任與副主任甚至公開批鬥,媒體記者平均每週收到一封黑函。最高科技的專業機構卻屢傳最原始的政治鬥爭,前國科會主委郭南宏離職時,還公開拜託太空計畫室高層「不要再鬥了」。

國科會副主委張進福曾在立法院引用太空計畫評估小組的結論直言批評:「太空計畫室實在不像一個團隊,沒有紀律、沒有責任,影響內部工作品質,更影響太空計畫進度。」民國八十五年之前長達三年的時間,太空計畫室的士氣低落,很多人覺得前途茫茫。

為了整頓內部,行政院副院長劉兆玄擔任國科會主任委員時,曾一口氣開除五位高層主管,從主任、副主任到計畫總主持人。面對反彈,劉兆玄對媒體說,不論怎麼寫,都不要打擊第一線工作者的士氣,他們是無辜的。

如果說,風狂雨急時站得穩方是功夫,太空科技團隊的功力可說相當扎實,不僅走過眾人皆不看好的崎嶇路,還讓老外跌破眼鏡。

四年前,太空計畫室派了二十七位年輕工程師赴美「取經」。為了學到台灣未曾有過的衛星科技,工作團隊採「人盯人」方式,負責製造衛星本體TRW公司次系統主持人,每個人都要再帶一至兩位台灣的工程師。

這批平均年齡只有三十歲出頭的工程師,除了要寫「週記」和「月記」送回台灣,還看過彼此的報告。TRW的計畫經理布拉德用手一比,形容報告堆起來比一個人的高度還高。他認為,這些剛開始都是門外漢的台灣年輕人表現得很好。

兩年前,中華衛星一號各項次系統運送回國,進行衛星酬載與本體整合、各項太空環境測試作業。這是最嚴厲的考驗,美國TRW公司的專家不相信這批只學了兩年的年輕工程師,可以獨力完成衛星整合測試,TRW準備隨時接手,他們甚至認為,新竹的衛星整測廠房最快一年後,才能開始運轉。

結果太空計畫室不但提早完成,還發現並解決四十多項外國廠商的設計疑問。例如,衛星本體負責資料傳輸的「詢答器介面電子組件」,在低溫操作時偶爾會出現異常現象,太空計畫室發現可用重開機方式排除異象,並要求美國原廠重做分析。

太空計畫,有沒有未來?

但是,最令人擔心的仍是太空計畫的未來,尤其是難得建立的太空科技團隊。台灣的太空政策長期以來搖擺不定,他們擔心自己的投入變成一場空。

與南韓相比,太空科技團隊更擔心政策不明確帶來的風險。中華衛星一號與南韓衛星一號(Komsat1)功能與大小幾乎一模一樣,台灣的衛星提早一年規畫,南韓在後面亦步亦趨,我們卻因為政策爭議不斷,比南韓晚了兩年發射。當年國科會還有官員笑稱「南韓涉嫌抄襲」,現在南韓卻「後發先至」。

目前,政府與七家大企業聯手,已取得「全球衛星計畫」二十四顆低軌衛星的製造合約,正全力發展衛星工業。

如果有了明確的未來,太空科技團隊做得會更好。劉兆玄在國科會任內,多次與二十位派赴美國受訓的年輕工程師座談,他一直記得他們的話:「我們把最精華的十幾年都奉獻給國家太空計畫,十五年後,我們的未來在哪裡?」

行政院已經通過未來將太空計畫室衍生成為財團法人的法案,希望十五年發展計畫結束後(民國九十四年),民營的太空計畫室可以承接國際的衛星專案,不必全靠政府的計畫。「未來要憑自己的本事賺錢,只要努力,不怕沒有商機,」劉兆玄期待一個更好的新開始。

太空科技五人指導委員會之一的中央大學校長劉兆漢認為,只要依照目前方向好好做,長程計畫結束後,台灣有機會可以承接製造中小型衛星。蔡清彥在美國發射基地對國內外媒體宣示,中華衛星三號的元件一半以上將是MIT(台灣製造)。

下一步是培養自主設計的能力

劉兆玄形容,台灣要找到合適自己的位置,「如果我們東做一顆、西射一枚,什麼都想學,就會什麼都做不好。」他認為,台灣過去的衛星科技等於「零」,不可能一下子拿到博士,如果專注單一領域,每發射一顆衛星,手上就多一些籌碼,計畫結束後起碼可以中學畢業。

國科會主委黃鎮台指出,將在中華衛星一號發射後兩至三個月內,邀請學者專家籌組專案小組,客觀評估太空計畫及相關產業在中華衛星三號之後的發展方向,最遲一年內做出結論。

「國際產業分工和策略聯盟的趨勢已經很明顯,強迫自己做一顆完整衛星,不見得有利,」黃鎮台強調,我們必須找到自己的利基,高科技知識是會擴散的,宏B公司承製中華衛星一號的衛星電腦,相關技術已擴散到其他領域。

太空科技團隊還來不及享受成功發射的喜悅,立刻投入中華衛星二號的工作。對於政府的承諾和規畫,也無暇思考太多,他們只瞭解自己的責任是把第一步踏穩,如果還有第二步,可以走得更好。太空計畫室副研究員黃正中說,我們的第一步已有整合與測試能力,下一步要培養自主設計能力。

除了讓衛星平安升空,如何有更確定的未來,讓這些年輕人築夢踏實,讓台灣的衛星工業急起直追,台灣科技政策的領導者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本文作者為科學新聞工作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