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詩人的流亡心路

文 / 季欣麟    
1999-01-01
瀏覽數 10,500+
詩人的流亡心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化批評家薩依德(E. Said)在《知識分子論》一書中曾說,流亡是最悲慘的命運之一。他認為,知識分子勢必要維持隱喻式流亡的姿態,因為是處於兩者之間的狀態(state of in-betweenness),所以可有異鄉祖國的雙重視角,用「邊緣」來怒責反諷「傳統與舒適」。

然而,在大陸詩人北島的散文集《藍房子》裡,我們看到他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流亡海外後,除了嚴肅的邊緣抗議外,生活中瑣細的遭遇和所思所想;沒有絕決壯烈的流亡態度,只有尋常家事的口氣。

對現時的北島而言,時代是最可討伐的事吧。整個消費社會把理想懷疑的價值,與文學本質的激越,過濾成心平氣和的承受。二十八篇生活散文,訴說的是在國外感受到詩的年代消逝與流亡意義的減損。

《藍房子》分成四個部分。輯一,寫他接觸的外國人與海外詩人;輯二,寫在國外憶起或遭遇的中國人;輯三,雜記海外生活與家居;輯四,以搬家、開車、賭博及詩歌朗誦為主題,描述其經驗。

對峙與屈服矛盾交錯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