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苗栗:「卑」從何來?

文 / 劉鳳珍    
1999-01-01
瀏覽數 10,950+
苗栗:「卑」從何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午時分,苗栗縣長傅學鵬從外面匆匆趕回辦公室,點燃菸,帶著倍感壓力的沙啞嗓音連忙說道:「不跑不行,都是上次選縣長時的支持者,這次選舉等於對我平常表現的檢驗,如果落選了我也沒面子。」為了再趕下午行程,午餐也以簡單的牛肉麵在辦公室內揮汗解決。

一樣忙著為立法委員候選人固票、專程從台北返鄉的立法院秘書長劉碧良坐在候選人服務處的大客廳內,分析苗栗的政治生態時,也不忘提到面子問題:「在派系競爭激烈時,不同派系的人為了面子而不到敵對派系開的醫院去看病是常有的事。」

深入社區推動總體營造,苗栗社區再造工作站主任、同時是「最高學府」聯合工專講師的王本壯以多年的草根觀察指出:「在苗栗不管任何活動,只要能有中央官員來,民眾就會覺得很有面子、好溝通,因此我們辦活動時都會特別注意。」

面子問題,在民風淳樸的山城裡,彷彿被視為人生大事;它是政治競爭的角力,也是人際溝通的潤滑劑。

矛盾的是,在《遠見》雜誌連續三年的民情調查報告中,在乎面子的苗栗縣民卻對自己家鄉的光榮感反應低落,自卑感的比率甚至連年位居二十三縣市榜首(見表)。強調「硬頸」精神的山城子民,自卑感從何而來?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