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伊波拉救星:菸草疫苗

《Fastcompany》最具創意商人
文 / 葛翰勳    
2015-06-29
瀏覽數 1,250+
伊波拉救星:菸草疫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口罩不離身,一個噴嚏便足以引起方圓百里內,所有人的恐慌,這是到韓國旅遊的共同情緒。中東呼吸道症候群(MERS)5月在韓國爆發以來,感染人數不斷往上攀升,因病致死的案例亦不斷增加,目前仍未出現有效的治療方式。如此的情況似曾相識,有新世紀黑死病之稱的伊波拉病毒,去年3月自西非爆發以來,罹難人數如今已破萬,面對病毒除了隔離,別無它法。

但對疫情失控的無奈,卻往往也能轉化成,帶來技術突破的商業破口,甚至扭轉了整個世界。美國金融雜誌《Fastcompany》一年一度所舉辦的「百大創意商業人士」(The 100 most creative people in business 2015),首獎頒予亞歷桑納州立大學的教授查爾斯‧亞琛(Charles Arntzen),因為他替全人類找到了伊波拉的解藥,而且還是從我們絕對想不到的地方──菸,找到了抗體。

植物抗體,只需傳統疫苗0.6%花費

伊波拉病毒的解藥ZMapp,是3種抗體的混合血清,其特別之處在於,對付病毒的抗體,萃取自植物,大大降低了製藥的成本,而且能如影印機般,在菸葉內大量複製抗體,以便應付緊急狀況。

一般來說,疫苗製作流程,主要是將病毒株打入雞蛋後,觀察有無抗體產生,之後還得在實驗室老鼠上做實驗,來不斷修正,待臨床實驗結束,最後才進行大量生產,但光是取出抗體製成試劑,就需要3個月以上,對於大規模的群聚感染,無疑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而傳統動物測試的方法資本高,最後只會導致有錢人才能接種疫苗。查爾斯教授便想,如果用比較低成本的方式,是不是就能解決這個問題,讓所有人都受惠?他看上了低成本的菸草,將伊波拉病毒打入菸葉後,便如預期產生抗體。約莫1週的時間,就能獲得大量菸葉來萃取,大大縮短了試劑的製程時間。查爾斯便說:「傳統的疫苗,從研發到大量生產,大約要10億美元,ZMapp只要600萬美元,相對經濟實惠很多!」

製程短成本低,貧民也能接種疫苗

以基因改造植物來製做疫苗的藥物養殖(Pharming),將會是未來大規模感染疾病的解方,扭轉傳統高成本的製藥方式,也是讓查爾斯獲選最有創意商業人士,很重要的原因。

但其實,查爾斯一點都不想當商人。在亞利桑那州長大的他,廣袤無垠的地景,讓他知道自然界有一定的平衡,長期投入病理研究後,看到了全世界健康與階級之間的失衡,便覺得應該要做些什麼。

棘手的疾病往往都從貧窮國家爆發,但疫苗研發耗時,沒有完善醫療系統,製程永遠追不上感染人數;再者,研發需重本,貧窮國家人民無力負擔。於是只有已開發國的人民有餘裕接受治療,卻無法真正解決感染源頭。

況且,疫苗需冷藏保存,在物資匱乏的地方,光是設備就是很大的問題。200多年前曾有解決方法,就是透過孤兒,在地繁衍疫苗。但這種不人道做法,現在完全行不通,農莊出生查爾斯想到,大地孕育出的千百萬種作物,會不會解答就在這邊?

如此的當頭棒喝,讓原本負責化工公司──美商杜邦生物科技部門的他,在1990年代前期,跳出來成立非營利組織「兒童疫苗行動」(Childrens Vaccine Initiative),與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銀行、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共同合作,讓兒童都有接種疫苗的權利。

他想到植物會行光合作用,將能量轉為養分,這是自然界最偉大的力量,如果在這邊著手,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

2000年查爾斯將重心放在菸草的研究上,恰巧2012年為了應付炭疽熱等生化恐怖攻擊,美軍投資370萬美元尋求解決方案,而基因改造的菸葉能在短時間複製抗體,成為防恐強力的後盾。於是查爾斯便認為,同樣的方法亦能複製,解決伊波拉的困境。

如此創新的方式,雖招來不少批評,但實驗成功的結果,也引來不少資金。在去年ZMapp成功醫治好美國醫療人員後,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投資420億美元希望能加速疫苗製程。

今年2月,試劑的數量已足以在西非國家進行臨床實驗。但當初使用疫苗是應急,染病人員痊癒是否拜疫苗之賜,目前沒有足夠的樣本數可以佐證,不過技術的突破,卻也能讓人類面對不可知疾病時,不會再那麼恐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