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翻轉」世代, 為年輕人留條回家的路

公益平台嚴長壽×原住民創作歌手舒米恩
文 / 洪嘉蓮    攝影 / 關立衡
2014-09-30
瀏覽數 800+
「翻轉」世代, 為年輕人留條回家的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是一個最有機會「翻轉」的時代。

站在阿美族聖山都蘭山腰的月光小棧,從高點遠眺太平洋的湛藍,迎面吹拂的是來自太平洋的涼爽陣風,像是來自大海的召喚,在這台灣最遙遠的角落,引領著兩股風交會。

舒米恩,代表的是當地原住民青年,面對原鄉與都市、開發與保育的衝突掙扎,沉澱出的原鄉認同,將他帶回故鄉都蘭,金曲獎、金馬獎的光環,比不上都蘭天空與海洋交映出耀眼的藍,肩負著阿美族青年階層領導的責任,他認為,到了這一代,應該要有所改變。

另一股風,傳達的是溫暖且飽滿的力量。嚴長壽推動的「公益平台」,logo 是4 個人撐起一個平台,嚴長壽說,站在上面的,一定要是當地人,而非外地人,這是一個尊重「原鄉」的信念。

人稱「觀光教父」的嚴長壽,為什麼要奔走花東偏鄉,為當地年輕人找舞台、找出路,再把舞台交給有天賦的人?

他將自己定位為「引入資源的人」,偏鄉教育扎根、部落產業輔導都是他的「翻轉」方法。

代表時代聲音的兩股風在都蘭交會,兩人有著最清楚的價值觀,談論的是最嚴肅的議題,翻轉的是經濟開發、價值觀與文化尊嚴。

一個外地人,一個本地人,為自己的角色進行「翻轉」,讓每個原鄉人可以自食其力,讓土地上的人永續自主的發展,是他們的共同信念。

台東,可以說是台灣最弱勢的角落,當地人口大量外移、虎視眈眈的財團進駐開發,怎麼翻轉?

舒米恩拒絕政府補助,舉辦阿米斯部落音樂節,用「文化自信」翻轉了原住民年輕世代遺忘的原鄉認同,自給自足的部落經濟,讓部落族人擁有得以安身立命的歸屬感。

嚴長壽輔導部落產業,媒合業師幫助當地餐飲、手工藝品的技術精進,再將經營權交給當地人,為的是創造一條讓當地年輕人願意回家的路。

唯有當地人願意留在這裡,才有站起來的力量。

「創造舞台」、「開發天賦」成了他們共同的課題,青年返鄉、創造在地就業機會,是他們共同的目標。

為了原鄉,也為了台灣最後一塊淨土,嚴長壽與舒米恩因為相同的信念而相聚,相知所以相惜,兩人亦師亦友的情感,一見面就是個深厚的擁抱。

山、海、人交會的美好,剎那,真實體會台東是最能呼吸的地方。

以下是兩人的精彩對話:

4 個人撐起舞台,站在上面的一定要是當地人

給魚吃,不如教他釣魚,舒米恩靠自己的力量,舉辦一個不接受補助的音樂節,讓族人有自信的在台上唱出族語,找出部落自給自足的機會;嚴長壽像是個燈光師,讓焦點集中在當地有才華的人身上,引入資源、搭建舞台讓他們一展長才,兩人看著舞台上的精彩,讓當地人永續自主的發展,是他們的共同信念。

嚴長壽(以下簡稱「嚴」):你看公益平台的logo,4個人撐起一個舞台,我們不是來做慈善事業,不是來給予,我們是引入資源,為當地人搭造舞台的人,舞台是留給那些原本就很有天賦條件的年輕人。

舒米恩(以下簡稱「舒」):第一步是最難的,我也是一路摸索,但總是要嘗試,年輕人是不怕失敗的。

去年我辦了阿米斯音樂節,如果沒有8 年「巴卡路耐」(阿美族語Pakalungay,稱青少年年齡階層)的信任強度,辦音樂節是不可能的任務。

今年阿米斯音樂節也會繼續,這個音樂節有機會可以自給自足,創造部落經濟。

嚴:我們永遠是外人,真正的主角是他們。

舒米恩是一個非常特殊的例子,很多人去外面有了點名氣就不回來了,他持續地回來,他回來的時候不會是一帆風順,外面的掌聲說不定比內部更大,不管是掌聲或是質疑,對他是最真實的學習。

我很少來看舒米恩,因為這個舞台就是屬於他,他最不需要的是因為嚴長壽的幫助他成功了,他要靠自己找出方法。

舒:最累的就是溝通。以前所有的活動辦在都蘭,都不會請都蘭人表演,去年阿米斯音樂節,部落年輕人是壓軸耶,有70個跟我一樣的年輕人上台,平常他們可能在外地工作,就是要有這群年輕人,部落才有希望啊!

嚴:部落年輕人還是需要有人專業教導,平常接受訓練,週末有表演舞台,源源不斷地創造地方新生命,只要有了這個,他們就願意返鄉。

我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教育,點亮幾個已經很有成就的人,比如說比西里岸寶抱鼓,我請朱宗慶的阿棋老師來帶,只是技術的進步,一切功勞成就還是回歸他們身上。

有目的的出去闖,不會是沒有根的孩子

都蘭,是個特別的地方。當地人拚命往外跑,外地人爭著進來,這是什麼樣的矛盾?舒米恩的創作歌曲〈誰家的花開了〉,歌詞寫道:「又有誰在唱歌,又有誰在思念著?誰家的花都開了,少年卻不在家了。」

誰家的花開了,為什麼,年輕人卻不在家了?這些年輕人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家看看花開的美景?

對嚴長壽來說,為什麼離不開台東,我的第二故鄉?對舒米恩來說,為什麼又回到了台東都蘭,我的原生故鄉?

舒:最近,回來故鄉的人變多了,跟我同輩的有3個。以前老一輩的觀念是,在家就是懶惰,要趕快出去工作,產生這種很矛盾的心情。

但我相信老人家需要陪伴,也有很多期待,期待我們下一輩做些什麼,只是沒有創造這樣的就業機會。

嚴:只有讓本地青年有感知的過程,不至於看不到世界的變化,又不會忘記自己擁有的特長,才會讓他產生新的花朵。

台東大概最讓人了解的是淒涼的一面、不進步的一面,但台東是唯一一個具有1%人口,卻有10%土地的地方,有豐厚的原住民文化。

像是我看到阿力曼經營森林博物館,我做的是讓大家看到阿力曼珍惜部落,他成功後,也要回饋部落,為部落的人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舒:以前我不知道在家鄉可以做什麼,如果我沒有去台北唱歌,我不知道我的希望在哪裡。

去外地是很重要的學習,也因為這個經驗,我覺得都蘭也很不錯,有這樣的想法是對照出來的。

嚴:現在年輕一代要有新的觀察,要用他看到的世界,再回到自己的地方,重新觀察怎麼給自己部落一個永續生存的未來。

年輕人出去是好事,但是要有方向、有方法的看。

舒米恩以前在一個很被動、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環境,後來他發現自己的天賦。

假設新的一代,在更小的時候被找到天賦,他就不用白走那條路,即使去外面過盡千帆,最後他回到部落,他帶著充分的養分回來滋潤這塊土地,在走之前認識自己的文化,回來後不會是沒有根的孩子。

舒:我們常常被外面的價值觀影響,而忽略了自己在這裡生活的真實意義。

我們眼睜睜看別人在我們生活的土地賺錢,我們慢慢地失去憧憬跟熱情,變得比較封閉,因為我們把這裡當成家,在面臨發展的時候會有拉扯,但我覺得可以找到平衡,不見得都是這麼刺激的拉扯。

嚴:我曾經對澳門說,請珍惜亞洲唯一葡華文化交萃的新生命,這是你們真正的價值,不管誰在開發,一定要把這個當成座標的標準,任何一件事違背到這樣的信念,就要去阻擋它,我在台東也是這樣講。

本地人如果沒有文化自信跟共識,外人沒有珍惜的態度,只是犧牲了永續發展的價值。有一天有個城市起來,你可能又沒落下去,再也找不回原本的文化。

青年返鄉,創造部落新生命

面對質疑與懷疑的眼光考驗,當10 年過去,他們想像中的台東會變成什麼模樣?舒米恩希望生活在這塊土地的,無論是外地人、本地人,都是真正喜歡這裡的人。

嚴長壽認為,透過教育,讓本地的人共同默契的珍惜這塊土地,那才是文明發揮的真實力量。

嚴:離家的人有可能一去不再回來,目前我們現在努力要做的,是為這些孩子找到一條回家的路,或者

是留在家鄉的路,只有他們有自信的留在家鄉,父母才願意把土地留下來,才有永續經營的能力。

我看到很多土地早就被外地人買走,屬於等待炒作的人,真的留在在地原住民手上的土地愈來愈少,這是很無奈的事實。

舒:我們本地人也很清楚,失去的真的很多,不只是現在而已。

現在本地人除非迫於無奈,不然不會賣這裡的土地,跟我同輩的年輕人都有這樣的共識,在外面的事業就算沒有成就,也不想要賣土地,這是個臨界點。

嚴:一開始很多人傳說嚴長壽買房子在這,美麗灣聽說也是他的,他要來開發了。

後來謠言就慢慢平息了,我覺得不要太在意過程中接受的質疑,看到更遠的方向要有更多的時間,我做的很多事情其實不是要得到某些人的讚賞跟掌聲,如果因為這樣的耕耘,能夠給不同的想像空間,那是有意義的。

舒:我覺得態度很重要,我看到很多人愛都蘭,也很多人愛台東,但時間會考驗不一樣的人。

阿米斯音樂節去年來了將近1000 個遊客,我希望是喜歡原住民的人來,現在還會聽到「你是原住民喔,唱兩首歌給我聽,原住民喔,喝酒喝酒。」不知道是真的喜歡,還是喜歡調侃,這種帶著有色眼鏡來的人,對我們沒有幫助。

嚴:以台東的條件要讓它繁華並不困難,繁華了以後呢?破壞資源的貪婪發展,已經到了絕境,也到了末端,人類必須重新反省跟思考跟土地的關係。

每個地方開發跟保育永遠在賽跑,我們努力想走在前面告訴大家,嘿,前面還有康莊大道可走,我們可以留下資源,變成子女生生不息珍惜的地方。

舒:沒有愛這塊土地的人,當然是土地漲了就賣了、走了,就是個過客。我希望在這裡的人,都是真心喜歡這裡、認同這裡,把這裡當成家的人,這塊土地才會漂亮。

嚴:當本地的人開始有力量去珍惜它,那才是真正的力量,所以,我們永遠是配角,它們才是主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