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分享資訊的巨大回聲

Code for Tomorrow徐子涵
文 / 吳沛綺    攝影 / 關立衡
2014-09-29
瀏覽數 750+
分享資訊的巨大回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個時代最不欠缺的東西之一,就是資訊。

拜新科技與社群媒體之賜,如今在網路世界流動的訊息,每分每秒都以驚人速度竄生增長。不過,如同其他社會資源,資訊爆炸的問題在於不患寡而患不均,「Code for Tomorrow」開放發展基金會共同創辦人徐子涵,花費12 年時間,正是要透過開放與分享,解決數位落差問題。

今年3月的公民運動,讓整個台灣見識到新世代傳遞訊息的驚人動能。

除了網上迅速流通的消息,有一群由工程師自發組成的團隊也默默進駐現場,主動架設網絡、搭直播台、串聯周邊消息,確保場內外民眾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最完整的資訊。他們是「零時政府(G0V)」的成員,為了促進開放資訊(Open Data),想要藉由寫程式的方式,解決社會的公共問題。

G0V的主張並非憑空而生。最初在台灣推動寫程式改造社會的「始祖」不是別人,正是徐子涵。今年37歲的他,除了在Code for Tomorrow推動開放發展人才培育,也曾任台灣數位文化協會常務理事、胖卡數位車等計畫的共同發起者,同時擔任聯合國全球地理空間資訊計畫(GGIM)願景小組諮詢顧問。近年來有不少政府單位及公民團體舉辦開放資訊計畫或活動,許多也都是由徐子涵在背後推動發起。

很多人不懂,寫程式(Coding)要如何改造社會?對徐子涵而言,最簡單的道理,其實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開放交流與分享。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寫部落格。

書寫,累積社會共鳴

「經歷一旦寫出來,就有機會深化;透過更開放的網路,更能累積共鳴、轉化社會資產,為承先啟後的這個世代,提供更多發展路線與經驗傳承。這個模式就叫做開放發展。」

事實上,徐子涵並非學程式背景出身。2000年他因傷提早停役,偶然發現網路部落格,便開始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發表文章;寫的內容很簡單,一種是自己有興趣的摩托車議題;第二種是他關注的開放資料和網路治理議題。文章有長有短,但12年後,如今在他的部落格累積的4000多篇文章,卻幾乎可以分別集結成完整的摩托車資料庫,以及台灣開放資訊的發展歷程紀錄。

12年的部落格書寫,如何轉化成為可以改變社會的資源?

「簡單來說,我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想到了怎麼把經驗傳承下去。」徐子涵在部落格上分享自己的書寫經驗。寫部落格是個人餘暇時可做的事,同樣是書寫自己有興趣的主題,徐子涵除了個人經驗外,還進一步透過網路關注相關議題,並且整理成有用的資料再分享出去。久而久之,對於議題的了解程度更加深刻,文章內容也會成為有用的資料庫,而不只是千篇一律的心得感想。

「胖卡最主要的精神是『宅配』,把網路『宅宅』宅配到偏鄉、把資源帶入偏鄉、把觀點帶回都市。」縮短數位落差的第二步,徐子涵不只從電腦前起身行動,更索性「抱著電腦行動」,出發至台灣各個偏鄉角落。

寫部落格5 年後,他和朋友成立台灣數位文化協會,以縮短資訊落差為宗旨,推動數位發展計畫。近年來包括「Psci 泛科學」、「NPOst 公益網」等許多優質數位媒體,其實都是由數位文化協會來成立推動;不過最經典的計畫,還是2008 年他與徐挺耀、徐承立所共同發起的胖卡數位落差車。

胖卡(Puncar)音同台語的麵包小貨車,不過這部麵包車不載麵包,而是載著資訊裝備和數位技術人員跑遍全台,進行偏鄉輔導數位課程之旅。除了數位教學和傳達新知,胖卡志工也透過與各地居民的交流機會,深入了解在地需求與觀點。

6 年來,胖卡累積超過1000 趟出車,不僅和各地方單位與公益組織合作走訪台灣偏鄉,更進一步前往越南實行跨國志工服務。而計畫除了廣受民眾歡迎,也獲得奧地利林茲墊子藝術大獎,成為台灣近10 年唯一獲得此獎的社會創新計畫。

社群,滋養資訊的最後一哩路

「無論是民眾居住的社區機構、接觸的災防訊息管道、地方政府,其實都不是救災的『最後一哩』,最後一哩應該是快速滋養、壯大的電子媒體和社群媒體,這是莫拉克救災教我的經驗。」

今年7月的最後一天,星期四,晚間11點。城市裡多數人們正準備入睡,街上偶爾傳來一聲狗吠,似乎也在預告週五的到來。突如其來的一聲如雷巨響,卻毫不留情狠狠劃破平靜的夜。然後是第二聲、第三聲,高雄市前鎮區與苓雅區的居民在眼淚與驚恐中,開啟了盛夏8 月。

高雄氣爆震驚社會,第一時間除了政府單位緊急開啟應變中心,民間團體也自發組成救災小組支援物資;電腦前,各路資訊工程師也沒有閒著,短時間內便架起資訊網絡,統整物資、人力、周邊狀況,擔起流通資訊的重責大任。這一切,徐子涵並不陌生,因為5年前的莫拉克風災,他正是首開先例發起「數位救災」行動的第一人。

短短10天內,他集結各方資訊高手,進駐各級應變中心,建立「莫拉克網路災情中心」,一面將官方救災體系資訊傳布出去、一面將網友發布的各種求救訊息及需求回報;完全以網路作業方式,橋接政府災難防救、電子媒體以及網路社群,統整資訊、發揮有效的媒體功能,同時建立起社群媒體間的信任感。

「寫程式改造社會」的第三步,就是在重大災難時刻,讓網路發揮救災功能。如果說胖卡的出車是為了消除城鄉數位差距最後一哩;那麼莫拉克風災的網路行動,就是徐子涵在緊急時刻,發揮開放資訊能力,試圖消除官方與民間訊息落差的方式。

程式碼,弭平數位落差

「當你做的事情對世界進步有一點點貢獻,透過相對開放的平台,將資訊和經驗分享出去;世界便會以屬於這個時代獨有的方式,給你相對應的認同。」

兩年前,徐子涵為了促進網路資訊開放發展,再度透過網路號召,與友人共同成立Code for Tomorrow開放發展基金會,集結資訊工程師、設計師與各界高手,透過資料分析與程式應用,解決問題也培育人才,發展民生和社會資訊服務。

12年過去,這位皮膚黝黑、笑容溫暖又熱愛運動的台灣第一代「宅男」,如今除了在部落格上持續分享各種戶外運動、摩托車與日常點滴的文章,更累積了無數篇關於開放發展的見解與討論,和工作之餘到各地演講、活動的紀錄。對徐子涵而言,網路分享所帶來的回饋,正如沒有人潮的巨大掌聲,即使第一時間看不見、摸不著,只要持之以恆,便擁有足以橫跨數家公司企業、非營利組織,甚至是不同國度的影響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巧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