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溫拿vs.魯蛇,患寡也患不均

階級對立與社會流動焦慮
2014-05-05
瀏覽數 550+
溫拿vs.魯蛇,患寡也患不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嬰兒潮世代,和他們的子女太陽花世代,在碰撞後,為什麼引發巨大的階級對立與社會流動焦慮?

看看世代父子之間的背景關係,我們發現嬰兒潮前段生出的子代,年齡差不多就剛好落在太陽花世代前段,即所謂「1976 後世代」;極少數晚育者的子女,則落在太陽花世代後段的「海嘯後世代」;而嬰兒潮後期生出的大多數子代,約處於「海嘯後世代」(詳見P.50 附表)。

當嬰兒潮世代成為社會中堅時,80 年代的台灣日趨民主自由化,經貿開放,經濟也進入黃金10 年全盛期,社會上媒體言論解放,威權教育鬆綁,直到90 年代的泡沫前,那時流行歌傳唱的是〈我的未來不是夢〉與〈明天會更好〉。

而太陽花世代,多數已唱不出這種激昂勵志肯定的歌,唱的是苦澀中仍有寄望卻還婉轉中性的〈天色漸漸光〉,當經濟由盛轉衰,也讓這群年輕人不得不主動開始為自己爭權益,造成世代衝突。

我們先來分析太陽花世代的兩大組成:1976 後世代

我們是泡沫後入行組,當時西線無戰事,默默地偏安小確幸

這一代出生時,政府正鼓勵女性就業,推行兩個小孩恰恰好,自此世代以降,因雙薪家庭與經濟好而加速積累的物質資源,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共6 個大人的關愛眼神,雖不像一胎化那樣優越,卻也僅限1-3 人享受,不再有兄弟姊妹瓜分。而青春期時處於半威權半自由交界點,愛的教育不體罰及重視個體差異適性啟蒙的開明教養,有別於威權教育,學生時代生活娛樂開始受到網路與校園BBS 洗禮,半數人可算是第一代網路原住民。

成年時,正恰巧遇上第一次政黨輪替的洗禮。開始出社會找工作的1998 年,正當目前所說薪資倒退16年的第1 年,也就是說,他們是在薪資高原期出社會,跟半澤直樹一樣的「泡沫入行組」。

入了社會後的處境是,薪資增幅慢,跳槽升遷等向上流動機會比野百合世代少又來得慢,財富累積緩慢,慣於消費的他們面臨物價高漲,只好透過免費卻日趨熟練的網路,多方搜尋、查證、分享比較。同時,工作型態丕變,開始入侵生活,然而,這一代卻是生於個人主義彰顯、家裡備受尊寵、又開始實行週休2 日的世代,故普遍致力追求工作與生活平衡。

生於富裕而高學歷,出社會時卻處於違和感不強的水煮青蛙狀態,雖有感於世道與職場似不如預期,也不見何時會好轉,卻又說不上來哪裡怪,並沒有立即的危險訊號,外在的長期規畫無法確定,只好轉而追求個人幸福,因此,1976 後世代其實並沒有採取學運激烈抗爭的正當性,而小確幸成為他們的生活顯學。

海嘯後世代

我們是極端個人主義者,混網路長大,線上線下來去自如

1976 後世代雖青黃不接,卻經歷了從集體威權走向多元個人化的過程,勉強能承上啟下理解兩個世代。但海嘯後世代卻是繼承1976 後世代所有的矜貴特質,生於黃金富裕期又全然開放的時代,從小學才藝跟英文是基本,是教改白老鼠,也多了五育均衡,所以父母常幫忙做勞作;而他們的嬰兒潮後期父母,其中有很多直升機父母(指過分照顧、保護和介入子女生活的父母),故偶爾會被說是媽寶,師長權威趨於低落,他們是親子關係最融洽依賴的一代。

另外,海嘯後世代因為被鼓勵發展不同天賦及個人特色,因而具有更極端的個人主義,從「我」為出發點,自己與團體之間可以隨時切斷、隨時連結,擁有獨立與主體性。

這一代從小就浸泡在網路裡,混PTT 圍觀當鄉民,學習到的是直接議論發言或參與推文,以及網路規則的世界觀與鄉民正義。網路秩序與位階,因為資訊透明,重視歷來發言的品質與信譽,而崇尚「大大」(原為對站長、版主的尊稱,後泛指前輩先進或某領域專精者)以及「神人」(指某領域很厲害的人),其實是極端實用主義與立即效益,發文必須有哏,沒圖沒真相,新冒出的帳號會被人肉搜尋,打官腔講場面話則會被噓爆。因此,如有錯誤或失當行為,必須立即認錯更正「踹共」(台語的「出來講」的諧音),才能獲得諒解,硬拗或避重就輕反而會被更嚴厲的反制。

資訊接受習慣也以常去的網站或討論區為主,覺得網路比傳統媒體快速,而且是第一手資料,願意信任網路資訊,而且能夠參與評論發言的才是真實。

從學校作業到社團,他們在網路上練習各式各樣的協同合作,並透過社群串聯成實體活動,近來流行的on and off 線上線下整合,大至88 風災阿宅救災,小到開團揪團購,這個世代早就運用得如呼吸般自然。而且網路上多是免費與志願參與的活動,也練就輕鬆接納陌生人及快速融入新群體的跳躍模式。

我們是太陽花世代的爸爸媽媽;嬰兒潮世代

我們看似是太陽花世代的對立面,但其實一切都是為了子女在打拼啊

「我要是能在這位置上多占幾年,多拼一棟房子或頭期款,那麼我的小孩就輕鬆許多......」,嬰兒潮後期的父母這樣說。

嬰兒潮世代近半都還沒退休,大部分人有經濟資源與社會地位的積累,也是擁有最多位高權重者的世代。他們不想退休甚至延後退休,大多是覺得年輕人機會不多,因此一定要靠著既有的地位勢力多積累給下一代(太陽花世代們);也有些人想多為社會做一些事。

嬰兒潮世代多數仍非常努力,健康狀態好、重保養因而高壽,比起他們的上一代(戰前世代)高一階學歷又多有成就,故普遍有自信,也不服老、不想顯老,還積極地學習網路吸收新知,以保持職場的競爭力與活躍度,而且多年積累下能力成熟、人脈深厚,他們與太陽花世代子女的親子關係,相對比他們自己跟上一代的關係融洽。

但是到了職場上的世代接軌,嬰兒潮後期現在約當總經理、董事長層級,而野百合世代約當部門大主管,思考邏輯仍處於開明專制風格,組織文化仍是位階尊卑分明、老闆就是對的等既定秩序,雖然有時也會欣賞年輕人的創意,卻完全不像在家裡有親緣的包容,也不像網路上的鄉民平等秩序,既有代溝一遇上利害衝突,再加上職場溝通仍處於上下尊卑環境,更容易激化世代對立。例如,會捨不得自己小孩吃苦,但對於年輕下屬(別人小孩)不想加班,卻會認為「給你機會,卻不知上進」。

流動成僵局,才是恐懼的總和

另外,台灣這20 年的經濟成熟、產業升級困難與教育政策,使就業環境更雪上加霜,加上嬰兒潮世代持續占著中高階的位置,鮮少代謝,但1976 後世代卻因廣開大學,人人都成了大學生,自視甚高攀望高階,這到了海嘯後更加惡化,出社會愈晚的世代感受愈強烈;最高心血培育、捧在手心、嬌養富養的海嘯後世代,卻可能要過最苦的日子。

在時代情境糾結下,就算幾位嬰兒潮前輩呼喊了世代正義、世代交替之後,難道就能夠快速接班,天下太平嗎?

嬰兒潮熟年有強烈內在動機,為自己為子女,都想持續活躍,然而這年代年輕人成功機會卻銳減,家裡與校園養成期早已不存在絕對的權威,位階、收入、權力的差別感,在進入職場後一股腦地醞釀起來,這使得面臨低薪又升遷塞車的年輕工作者相對剝削感加重,儼然形成最強大的職場與社會流動僵局。

然而,仔細想想這番世代對立說其實很弔詭,對立現象的背後,其實還有一層貧富差距擴大、家庭所得M 型化(中產下流化)的核心。經濟成長財富分配集中在企業與最上層家庭,餅看起來無法擴大或擴大了也吃不到,貧富差距惡化到一般民眾漸要入不敷出,尤其是年輕人,造成的庶民下流化與階級流動焦慮,才是恐懼的總和。

因此,太陽花世代裡不屬於上層家庭的那80%,已唱不出激昂勵志肯定的〈我的未來不是夢〉或〈明天會更好〉,唱的是苦澀中仍有寄望卻還婉轉中性的〈天色漸漸光〉。

由此,亦不難預見,網路已流傳了2、3 年、預測將繼「小確幸」一詞後普遍流行的「溫拿—魯蛇」(winner-loser)一詞,代表了我們已經來到一個「患寡,同時也患不均」的經濟極端氣候年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