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相信世界上,好人還是比壞人多

加油站管理者陳映如》
文 / 陳映如    攝影 / 蕭如君
2014-02-27
瀏覽數 1,200+
我相信世界上,好人還是比壞人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學畢業後,我一個人去甘比亞、塞內加爾、幾內亞、獅子山、迦納、肯亞、埃及、哥倫比亞、秘魯、和古巴旅行了半年。旅途中,每天都有困難要克服。旅行後,我想我應該達成了很多人一輩子都做不到的目標了吧,我曾經洋洋得意。

但是那並不是我想說的冒險。或許我的人生就像班傑明的奇幻旅程一般,並不是說像班傑明愈活愈年輕,而是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追求的就是「愈來愈正常」──不想要卓越,我渴望當個正常人。

還記得國小開學第一天,班導走到課桌旁探身問我叫什麼名字時,第一次離家面對眾多陌生人,6 歲的我,就哭了。小時候家人都懷疑我全校都對我熱情歡迎,但某一天因為級任老師當著全班罵所有學生,卻單單稱讚我,頓時我成了全班公敵。舉凡電視劇裡可以看到的消失的課桌椅、或是假意好心幫我拿營養午餐,其實是想拿爛橘子丟我。

我不明白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怎麼一回事,最基本的互信怎麼不見了。而自己心中是否尚有面對未知事物的殘存勇氣,更是想都不敢想。

出去旅行,是逼自己成長,學與人相處

上了大學,偶然翻到旅遊書,作者用很輕鬆的語調述說著自助旅行多麼簡單,我就被輕易說服,浪漫天真的想著:好吧,那就決定去新疆來一趟長途旅行吧!甚至我在筆記本上寫著:「再不行,你的人生就完了」,用來激勵自己。

沒想到出發前一週烏魯木齊傳出了恐怖攻擊,我和旅伴們已起飛到西安,惴惴不安地討論該何去何從。再一次進書店翻到一本旅遊書,決定坐火車到青海; 並決定以騎腳踏車環青海湖來進行這一趟旅程。第一次的長途自助旅行,用如此出乎意料的方式降臨,沿途環境的惡劣、途中遇到的各種好人,從沒計劃過的旅行,竟然從此開啟了生命中關於流浪的第一扇明亮的窗。

此後彷彿上了癮似的,陸續進行多次充滿挑戰性的旅行。誰也不曾料到10 多年過後,當年那個既膽小又畏懼人群的我,竟然可以孤身踏上非洲和中南美的土地,從容地穿行一個又一個國家,跟一群又一群不同膚色的族群打交道。

有人說一個人去非洲很危險?對我來說,做出去非洲或中南美洲旅行的決定,我下得一點都不掙扎,因為我知道我只要一去旅行,只要我踏出去,我就有那個潛能,就自然而然可以活下去。

比較難的是,在旅行中每天都會面對很多很多的決定,比如說在非洲有很多人會來搭訕,或者是幫忙, 問你要不要去他家。每天都在掙扎,要不要相信這個人,「要不要去相信這個人」我覺得那才是最艱難的決定,我是自己一個人去非洲,自己要做判斷決定。

每天都在掙扎,通常覺得壞人很多,可是好人一定更多。不管在世界上的哪一個地方,可能很多人覺得非洲很危險,你還是要想辦法去感覺吧!而且有時候要相信人,旅行才會好玩啊,很多得來不易的經驗都是相信人之後才得到的。

相信世界上好人還是比壞人多

我在迦納時,一位摩托車司機他載我出去,在路上很聊得來,他就問我要不要留在他們村莊過一夜。我想了一下同意,後來聊天中發現他原來是酋長的兒子, 未來希望能當酋長。他對教育也很有興趣,還帶我去參觀他們的學校,並問我願不願意捐些錢幫他蓋教室。通常我遇到要錢的,下意識會覺得是騙錢,可是他很真誠又帶我去看教室,我感覺得出來他真的對這個村莊很有感情,我那次就很大方地給了他一些資助。

他有一本捐獻冊子,上面有寫你捐多少錢,然後你可以寫一句話。上面有很多人捐,顯然他「騙」了很多外國人。那個村莊還滿特別的,他們習慣睡在屋頂上,土屋,有點辛苦,還要把床墊、枕頭及棉被搬上屋頂上給我睡。村裡信奉伊斯蘭教,其實我一晚都睡不著,大概凌晨四點廣播就開始叫大家起來,沒有蚊子,幕天席屋頂而睡,這經驗很棒很美,如果我不相信他,就不可能有這特別的體驗。

在考量要不要相信那個人之前,我有做好最壞的打算,設定好我自己可以接受的最壞結果是怎麼樣,當我發現快要觸及那最壞的結果時,我就會趕快撤離。只要在那個範圍之內的,我還滿開放的,我都可以接受,就算有一點不好,我也把它當成一個很好的經驗。只要不要觸到底線,都沒有關係。

後來我回到了台灣,搬到台南東山的阿公阿嬤家, 經營起他們的加油站,在幾乎只有老人、小孩、和外配的鄉下。小小規模的公司業務上相當單純,但環繞著它的人情事故,複雜得幾乎每天都要擊倒我一次。當初接下這個擔子前,我沒有想過竟會是這樣艱難的一件任務。

回到台灣,學習被人相信

鄉下的生活基本上很放鬆,但我不禁懷念起那些總是處在警戒狀態的流浪日子。在非洲、在中南美,我不用去想著勞資關係的矛盾,也不用擔憂地尋求法律諮詢,更不會在夢中想起如何與員工相處的方法,這些事情回到台灣後,我都要一一面對。

原來,不管我有多少豐富的旅行經驗,處理過多少突發狀況,自以為早已跨出了舒適圈,但回到實際生活,才發現我不一定能鼓起勇氣直視它。

於是我放慢了腳步,開始一點一滴地去認識這個環境、去了解這邊的人事物。

每天聽著來阿公的西藥房買藥的鄰居們閒聊,不時穿上慢跑鞋鑽進附近村莊小徑,邊跑邊看。早餐吃外食時,我常去買越南河粉。老闆娘總是很熱情地招呼我,在挑起肉片的同時還夾了顆滷蛋放進去,並切了一大片檸檬,以符我的吃素習慣。我也去檳榔批發站, 跟老奶奶們一起剪檳榔枝,一起聊天。慢慢地,我的心情平靜,與當地的人事物,距離拉近了。

加油站也一樣,基本上是人的問題。我採用漸進的方式,先取得信任後,再一項一項去改善,不能大刀闊斧,馬上建立一套全新的制度。必須低調、緩慢的,讓大家不受太大影響。

出發點也是一樣,你要人家相信你,你就是真誠以對。不刻意,久了人家也會覺得你沒有惡意,不是壞人。有了互信後,才開始講制度、講改善、講原則,慢慢做就會顯出成效。我現在沒有每天待在加油站,但卻正常營運,就是相信。

又想起了小時候的心願,是啊,我還是想當個正常人。經歷過一切後,終於可以回到生活的初衷,真正了解生命的真義,真正開放心胸去相信別人,同時也被人相信的那種「正常」,是我最大的收穫。

圖片提供│陳映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