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

料理×人生
文 / 王妍文    攝影 / 蕭如君
2014-02-01
瀏覽數 4,200+
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童話繪本《大小樹》中,描繪森林裡有一棵小樹,對世界充滿好奇,常常搖擺自己的身軀、四處探索。但是森林裡的大樹總是諄諄告誡它「樹的生存法則」:要用力把頭抬高,身子挺直,讓自己長得又直又高,以後才能成為一棵有用的樹。

好奇的小樹並不聽話,它選擇用自己的方式長大。有時它彎下腰,讓急著趕路的螞蟻從身上爬過;有時挺出新枝幹,好讓負子鼠有一個更舒適的窩;有時張開枝椏,讓鳶鳥媽媽築巢生蛋,迎接新家庭。

故事的最後,小樹雖然沒有長成一棵直挺、被認為「有用」的樹,卻依照自己的想法變成一棵婀娜多姿、開心的樹。

我們每個人都曾是一棵小樹。在別人的期待中迷失,為了「自己是誰?」、「如何成長?」而迷惘,但這兩件事不是用找的,而是要自己下決定,當你決定好自己要變成什麼樣子,勇敢走去,生命就會變成自己決定的樣貌。

個頭不高的喬艾爾(Joël),今年才27 歲,已經具備獨力擔任一家餐廳主廚的能力,別看他年紀輕,做菜資歷卻超過13 年。

當同年齡的小孩,還在聊偶像、談戀愛,14 歲時的他已經挽起袖子,在義大利餐廳裡刷碗、洗菜當學徒,問他問什麼要這麼苦,只見他輕輕說,「因為不想輸!」黝黑臉龐上有著堅定的眼神。

原來小時候,他夢想當一名曲棍球選手,參與國內大小賽事,也曾出國去比賽,但是爸爸擔心奧運沒有曲棍球項目、運動員生涯太短,堅持要他換跑道。13-14 歲的年紀,哪裡來得及想清未來,看到卡通《中華一番,料理小當家》當紅,選了餐飲科,一頭栽進料理的世界。

10 多年前,念職業學校的孩子不愛念書,偏偏老天爺愛開玩笑,彷彿是宿命般,家裡有個成績好得不得了的哥哥,兩相對比,激起好勝心強的喬艾爾白天上課、晚上當學徒,就為了能夠拿出一套做菜真功夫。

不想輸,決定了喬艾爾的人生樣貌。扎實的基本功, 將他推向廚師之路,但要當大廚,前方仍布滿荊棘。

23 歲他毅然辭掉餐廳穩定工作,跑到菜市場打工學做菜,理由很簡單,「我想認識各種菜。」簡單背後其實也是不想輸,不想困在每天變化不多的菜色中, 不想20 出頭歲,就看到可以想像的未來。在家人、朋友反對聲中,他在菜市場待了整整1 年。

人生夢想在前方,不一定要直直跑過去,沿途蜿蜒,也能練出另一番功夫。2013 年喬艾爾再度出走,這次他飛到地球另一端,在全球最佳餐廳丹麥NOMA 修業,是台灣廚師第一人。一再翻轉,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對喬艾爾來說,起點都是為了不想輸。

相對於喬艾爾的理性堅決,感性活潑的索艾克(Soac)則一直在眾多興趣中擺盪,隨心所致、隨心而做。

跟大多數人一樣,小時候一遇上作文「我的志願」,索艾克就傷神,對他來說,音樂、設計、軟體,每樣都有趣,人生如果只能有一條路走,那條路能不能叫快樂?

因為寫軟體很開心,大學就去念了資訊科系;因為平面設計、藝術很酷,下課後就跑去修設計課;因為看懂世界訊息很重要,就跑去選修傳播系;因為聽音樂實在太迷人,就把所有的錢都拿去買CD。

生活要開心,同樣決定了索艾克的人生樣貌。畢業後,他經人介紹進入知名廚藝教室4F Cooking Home擔任平面設計與網路、品牌行銷,就此掉進料理世界,串聯所有興趣。

讓索艾克著迷的料理,其實是一種能讓人開心與快樂的生活風格,但是,開心的事往往要有深厚的專業支持,路才能走得長久。

他自知不是科班出身,死命先從食譜書裡土法煉鋼、跟著教室裡的師傅學會一道又一道異國料理;為了要理解每道菜背後的故事,他翻遍書籍還不夠,每年還會排定食物之旅,用一張機票,將自己送到料理的故鄉,實際走上一遭,從細節中分辨差異,最終站上廚藝教室的舞台。

如海綿般吸收、轉化,對索艾克來說,一再一再把做了會快樂的事,深化變成可以養活自己的專長,就能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

一如日本男子樂團Funky Monkey Babys曾唱過:「正是因為難以實現,所以夢想才會如此耀眼!」

追夢的路上酸甜苦澀,就像不同派系的佳餚,再多想像、再多揣摩,都要嚥下一口,才能真正體會箇中滋味、才能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以下是兩人精彩分享:

誰的青春不迷惘

從小到大,沒有人告訴我們,未來該做什麼?大部分的 教育都在幫人找工作,而非思索人生。但也因為人生無法量身訂做、沒有成功公式可循,才充滿各種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索艾克(以下簡稱「索」):我從來沒想過自己要做什麼!小時候要寫「我的志願」時,根本不知道要寫什麼。一路以來,只是順著自己做喜歡做的事,不會去管那件事情是不是有發展性、可以賺很多錢。

我雖然是學資訊的,但興趣很廣,音樂、軟體、設計都有涉獵,剛工作時,也不清楚該做什麼,夢想過出國念書、去獨立唱片公司工作、做做平面設計,或是寫App軟體賺錢,那時候iPhone才剛推出,很缺寫App的人才。

人生到底該要往哪個方向走?我給自己半年到1年時間去想,雖然迷惘,但一定重視2點:一個是,你有沒有興趣去做;一個是,這個興趣自己有沒有能力做到很好。像是我對平面設計感興趣,可是一旦講到要設計創意時,卻沒有強過別人的地方,我就只能把平面設計當作基本skills(技能)就好,不能當作一生要做的事。

我是先喜歡上料理在生活中的滋味,才回過頭走上廚師這條路的。當時我在4F cooking home 做網路行銷、設計,接觸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廚師,慢慢發現在做菜這件事上面,有很大的熱情,好像也有一點天分,尤其對跟朋友在家裡,自己動手煮飯、做料理來吃的氛圍特別痴迷。唯一的問題是,自己是門外漢, 怎麼辦?就去學吧!

喬艾爾(以下簡稱「喬」):我剛好相反,並不是一開始喜歡,才當廚師的。小時候只顧著打曲棍球,根本不愛念書,生活裡除了打球,大部分時間就是在課堂上睡覺。是爸爸看我這樣不行,他查了查奧運有沒有曲棍球的比賽項目,一發現沒有,就逼著我高中一定要去念個什麼,以後才能當飯吃。當時那麼小,怎會知道要念什麼,就自己隨便挑了餐飲科。一開始並沒有多喜歡。

你知道,爸媽都是喜歡乖小孩的。以前對乖的定義就是,很聽話、很會念書等,但是10 多年前,念職業學校的人,不是不會念書就是對念書沒興趣。偏偏,我家裡有一個很會念書的哥哥,讓念職業學校的我壓力很大。

我不喜歡輸。那時候是很叛逆的年紀,加上當身邊的人表現很好,只有自己做不好時, 你會希望去抓住一點可以確定的東西,讓自己的心能穩定下來。我其實很自卑又愛面子、很好強,心裡想,如果哥哥很會念書,那我是不是把一件事做好, 把餐飲技術做到最好,就可以不要輸太多。

剛好那時候在餐廳廚房打工,你會學到,只要用心洗碗,碗就會變得很乾淨;只要切菜的方法對了,進入口中的菜就會變好吃。把這些小事都做好,開始有一點成就感,然後就緊抓住廚藝這件事不放了。

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

電影《侏羅紀公園》裡有一句話:「生命總會找到牠的出口。」不但適合描述恐龍,也指引人們在追求夢想道路上,讓興趣變專業,讓專業也能成興趣。

索:剛開始要把廚師當職業時,家人也蠻反對的, 他們不能想像這是一份工作,以為是在社區媽媽教室打雜工,或只是在打工玩耍。

對辛苦以勞力工作、供養孩子上大學念書的爸媽來說,不用曬太陽等於好工作,一份值得美好憧憬的工作,就是能坐在辦公室裡吹冷氣。他們的年代背景會這樣想並沒有錯。

但是,現在的年代,已經沒有一份工作可以做一輩子。所有工作需求、狀態是浮動、跳躍的,今天流行的,3 個月後不一定還在熱門榜單上。所以光是喜歡做還不夠,還要把興趣變成專長。

喬:壓力有時也會帶來成長。當我還是學徒時,有一次下班回家很累,用很不耐煩的語氣回應家裡的詢問,沒想到哥哥跟我說「你以為會餐飲了不起阿!」這句話讓我第二次被打擊。

為了逃避家人都很優秀的壓力、逃避自己自卑這件事情,反而更執著在當一名成功的廚師這件事上,希望往一個成功模型走去。我發現,自己「想要成功」的欲望是從這時候開始,只是小時候單純以為,能上電視、出食譜是很棒、很酷的一件事,那就是成功。(笑∼)

索:像我不是廚師科班出身的,又要往廚師的領域前進,這讓人很緊張,不能沒有料啊!所以,我讓廚藝、食物這兩件事全方位占據生活,有計畫性地學習、吸收這個領域的專業。

有1-2 年時間我大量看食譜書,希望先從理論下手, 很多時候都由書伴著入眠的;一有機會,也跟著工作上遇見的主廚們動手學做菜。因為喜歡旅行,也把做菜這件事情連結起來,每趟出遠門,都會去逛不同國家的菜市場、吃當地傳統小吃、了解食物的歷史故事,希望以舌頭記住每個地區的食物滋味。

喬:站在螢光幕前的主廚們都很帥氣, 但是Cooker 並不是 Rocker, 做餐飲非常辛苦的,能堅持下去,是因為耐心。從小爸爸就教我,如果一件事做不好,人家花10 分鐘,你就花40 分鐘;40 分鐘還做不好,就花1 小時、2 小時去做,想辦法做好、做熟,就能跟人家一樣好。他常說,「反正你就是笨嘛!花時間去做好就好。」

所以一直以來,從學徒、二廚、一廚, 一路到主廚,我都認為過程中的辛苦是正常的,因為我的邏輯裡就是「我沒有比人家聰明,所以一定要比人家累,如果沒有比人家累,那這件事情我一定沒做好,一定少take care 什麼事。」

也因為這樣基本功比較扎實,讓我在做菜時,能自由地在腦中構思想做什麼?可以就地使用哪些食材?該如何調理,可以做得很像樣?能掌握廚房裡的事情,做得又快又好,這感覺很好,一直到最近3-5 年,才真正開始喜歡上做菜。

夢想是一連串的累積

追求夢想就是觸動改變的一連串過程,結果沒有絕對的好,或絕對的壞,但過程中的收穫無可取代,如果沒有去做,就沒有。

喬:過去學西餐,講求道地,做法國菜,食材就要從法國來,就算難吃,也要是法式的難吃。但因為做菜時間太久了,出門用餐,看到什麼樣的擺盤、什麼樣的食材,就能猜出是什麼料理、什麼樣的味道。對料理失去新鮮感,其實滿悲傷的。

我希望能做出更有實驗性、跳出框架,讓人疑惑、驚訝,最後又感到味道、口感很棒的料理,卻不知道這樣想對不對, 一直很苦惱。直到去年到丹麥的NOMA 實習, 這是一間被認可為全球最棒的餐廳, 改變了我對食材的看法, 重新確認了想做的事。

做菜,味道或許最終會有極限,但追夢只要肯踏出去,就會有意外收穫。我覺得,廚師就是拿著廚刀,跟食材奮鬥的人,有強烈欲望,就能試著盡可能找出答案,用心感受所有事情,這跟追求夢想是一樣的,當你知道答案在遠方的話, 就直直往前走,要走了才知道,如果預設立場,自己嚇自己,就永遠沒辦法到達。

索:與其說我是一個專業廚師,我更喜歡說自己是一名家庭煮夫,我追求的是把做菜的喜悅分享出去。

在家裡做菜是件很有趣、紓壓的事,腦中可以完全放空,只專心在料理上頭。挑一張喜歡的CD、用一瓶紅酒相佐,不管是1 個人、2 個人、或10 個朋友來家裡玩的party,都能從食材挑選、烹飪到擺盤的每一步,享受到料理樂趣,若看到做的菜都被一掃而空,還有人用麵包將盤底最後醬汁抹淨的畫面,就很爽。

這種成就感與生活有實際互動,跟人是貼近的, 是一份實實在在、真實的產出,跟自己在電腦裡寫一份計畫書、拉出Excel 表格,或設計一個App 軟體很不一樣,數位的東西,過了就過了,沒有人記得。

因為喜歡,做的事情就變得有價值。現代社會的職業變化很快,若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工作,久了會很辛苦,一旦方向確定了、堅持了,就頭也不要回,往前跑,跑到心目中的終點,不管好或壞,至少自己不會後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