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是傻傻勇往直前,何時該回頭更重要

「 歐都納8000米攀登計畫」隊員黃文辰
文 / 徐人全    攝影 / 關立衡
2013-10-01
瀏覽數 3,200+
不是傻傻勇往直前,何時該回頭更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歐都納董事長程鯤發願讓台灣人在15 年內,攀登完成全球14 座8000 公尺以上的高峰,率先報名並嚮應的人不少,其中來自新莊、身材不起眼的黃文辰是其中一位。他甚至發願,在有生之年攀登完這14 座高峰。

黃文辰是誰?身高160 公分不到、體重約50 公斤,瘦小斯文的外表,完全看不出是一位登山高手。10 年前第一次接觸玉山,讓他瘋狂愛上登山,竟放棄眼鏡行生意,轉為擔任登山嚮導。

黃文辰報名參加「歐都納8000 米攀登計畫」,2012 年,距8047 公尺高的布羅德峰只有500 公尺時,一雙濕襪子打敗了他,最後他忍痛放棄攻頂,黯然下山。2013 年,黃文辰捲土重來,歷經了68 小時,在7 月17 日與隊友呂忠翰成功站上中巴邊境、8035 公尺高的迦舒布魯II 峰,也創下首批台灣人登上此峰的歷史紀錄。沒想到,下山時,他踩到鬆雪中的一顆岩石而打滑掉落數百公尺,差點因此喪命。最後靠著隊友幫忙,讓他順利回到台灣。收任何費用。」成立公司後, 程鯤也願意與人分享,包括開放公司主管成為股東、補助員工從事戶外運動、超額4 倍進用身障人士、一律使用台灣員工等,都在實踐分享精神。

即使如此驚險,與死神擦身而過,黃文辰仍說,下次還要再去。

山齡不長,一試成癮

「其實我登山只有10年的資歷,剛開始還只是好玩而已。」說話有些靦腆的黃文辰,在他24歲結婚那年,跟太太好奇地報了「與玉山有約」登山活動,才開始登山生涯,沒想到,一試就上了癮般的愛上了登山。

「山上風景實在是太美了,上山的感覺,無與倫比。」就這樣,雖然他經營一家眼鏡行,但幾乎每2個月1次,甚至後來1個月1次,就會貼張紙條在鐵門上:「老闆去爬山,歇業5日」。最後,關門頻率太高加上店面租約到期,黃文辰索性就把眼鏡行收起來,在去年加入「基地營自然探索團隊」,成為專業高山嚮導,讓工作與興趣完全結合,也滿足他上山的渴望。

加入基地營自然探索團隊後,黃文辰常帶團攀登國內的高山百岳,在2010年時他有機會到尼泊爾登山,見識到不同國家的登山隊伍,用不一樣的方式及技巧攀登高山,讓他眼界大開,很是嚮往。「台灣山岳高度約在2、3000公尺,與國外的7、8000公尺很不一樣,」黃文辰說。

去年,「歐都納8000米攀登計畫」招募隊員,黃文辰二話不說報名參加,經篩選,成為攀登布羅德峰的一員。

這是他首次挑戰8000公尺高峰,因此在體能上自我要求甚嚴。尚未參加培訓之前,他就參加越野馬拉松、國內百公里超馬等活動,維持體能高峰。在12分鐘時間內,黃文辰可以完成最長的距離是2.4公里,算是相當不錯的自我體能維持。同時,他自認持續力、忍受力及意志力充足,更能全力配合相關集訓安排,跟上進度。

首次挑戰,敗在一雙濕襪子

黃文辰通過所有要求,信心滿滿的出發。沒想到,在布羅德峰約5500公尺高的C1位置,出現了他最擔心的高山症。他吃不下東西,唯有喝水減緩不適,身體躺著不想動,甚至想藉著尿尿來減緩不適。

隨後雖順利解除了高山症,但也拖慢了時程。最後一次上到7300 公尺的C4,準備登頂,黃文辰預計的出發時間是清晨4 點。也許是太累,體力尚未恢復; 也許是零下2、30 度低溫太冷了,讓他沒有知覺,他「忘」了換掉原本有點濕的襪子,想說應該沒關係。

結果登到7500 公尺時,黃文辰發覺自己的腳趾麻痺了,「本以為是熱身不夠,又多走了幾步,」他說。結果接著是一陣刺痛,才想起濕襪子發生問題了。

這是他第一次離8000 公尺這麼近,再花個4 小時應可登頂,完成人生第1 座8000 公尺高山。但腦袋馬上恢復理性,心想「不可以,再撐下去腳一定會凍傷,可能就回不來了。」帶著一些些的不甘心,黃文辰退回C4,腳也恢復了知覺。

原本他還不放棄,換了雙乾襪子準備再上,但時間不夠,只有一次的機會,他最終放棄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

黃文辰坦承,當你千辛萬苦,花了半年以上的準備時間,全心全力投入,甚至背負著眾多人的期望去登8000 公尺以上的高峰,結果就輸給一雙襪子,「那種失望不可說不小。」至今回想起來,他仍帶著些遺憾及不甘。不過,登山就是如此, 雖說距離就差那麼一點點,但絕不能勉強, 否則所有努力都會白費,連命都沒了,更別說下次再來。

經過這次教訓,他學到愈是接近頂峰, 愈要謙卑,絕不可讓自己的欲望或企圖心, 干擾了想法。「氧氣愈稀(7000 公尺高山含氧量只有3% -5%),頭腦要愈清。」

有了去年的經驗,今年黃文辰再次成為挑戰計畫的一員,他提醒自己不能再犯同樣的錯─「絕不偷懶」。

從6 月底台灣出發到迦舒布魯II 峰的基地營開始,連續幾天氣候都不錯。在歷經18 天的高地適應訓練,黃文辰與隊友呂忠翰2 人的體能也調整得宜,在上到7000 公尺的C3 位置後,他們評估環境及氣候,約還有1 週的好天氣,且2 人身體狀況良好,毫無異常。

當時雖然有裝備不足的問題,但評估能克服,加上其他國家的登山隊員也揪團一起登頂,可達到分工合作效果,因此經與在基地營的領隊商討後,他們決定從C3 直接登頂。

這次黃文辰很小心,頭腦也很冷靜,心無旁騖的專心攀登著。經過10 餘小時的攀爬,7 月17 日下午3 點半,呂忠翰率先抵達頂峰,黃文辰也在隨後成功站上迦舒布魯II 峰頂。由於頂峰是一處懸空的雪簷地形,無法久站,加上四周開始起霧,他們分批做完錄影及存證的手續後,就趕緊下撤。

上山難,下山更難

結果黃文辰一個不小心,腳踩了一處鬆雪的岩石, 重心不穩打滑,瞬間滑落了數百公尺。當他恢復意識後,第一反應是檢查全身有無傷勢,幸無重大外傷, 只有小拇指變形彎曲,毫無知覺。而驚險的是,只差幾公尺他就滑到溝谷,差一點就此天人永別。

過了半小時,他隱約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仔細一聽是呂忠翰叫他,他努力發出聲音回應。呂忠翰找到他後,就在附近安全處挖了一個雪洞,2 人搭起帳篷,相擁取暖保溫,等待救援。

很幸運地遇上南韓登山隊搭救,最終在7750 公尺處待了12 小時後得以下山,結束了68 小時的驚險歷程。

黃文辰的小拇指因手套掉落凍傷而不得不截肢,但他撿回一條命,直呼自己太幸運了。「很多人叫我不要再去(登8000 公尺高山),但我一定還會去,且有心願想在一生爬完14 座。」黃文辰說,其實每次出發前, 他都有心理準備,也向家人交代清楚,就像所有愛登山的人,常常是把生命交給了山,義無反顧。經過2 次8000 公尺高山的洗禮,黃文辰更體會到「爬愈高要愈謙卑」。在他身上,我們看到異於常人的勇氣與決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