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抱怨,向城市微笑

都市酵母發起人周育如
文 / 高嘉鎂    攝影 / 蕭如君
2013-09-01
瀏覽數 500+
不抱怨,向城市微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化的世界,在各地複製相同面貌,台北、上海、東京、紐約,一樣的大城有什麼差異?什麼樣都市具有「黏性」?全球化浪潮席捲世界,城市多樣性消失,人們開始忽略人事物,當每個人的想法都一致,社會變得單調無趣,城市,也開始慢慢窒息。為什麼我們的城市不能變得有思想、有機、健康一點? 原本是設計師的水越設計創辦人周育如,想把酵母的元素帶進來,讓人可以愛上城市,因此「都市酵母」誕生了。

都市人,你是否過著這樣的生活?

流連網拍,用消費填補心靈空洞;等綠燈、等車,被時間逼得跳腳;卡拉OK 聲、呼嘯的車聲,轟炸你的耳朵。

為什麼生活在都市裡,找不到一個令自己感到舒適的角落?除了抱怨都市的雜亂,你是否曾為自己生活的城市,做出什麼貢獻,即使是隨手撿垃圾這樣的小事?

「都市酵母」的力量一反批評、抱怨,是微笑正面的都市運動, 顛覆了都市建設、生活、活動與商品。7 年時間,周育如舉辦了超過4000 場活動,平均下來一年約600 場,一天就超過1.5 場,每場活動她一定親自參與,帶領市民想像、彩繪自己的城市。

當酵母發酵,不但可以改變只顧經濟效率、忽略個體性格的工作狂體質,讓城市更好、讓自己更好,讓城市舞動起來、為城市製造有好處的益生菌,最重要的是,自困的都市人最終都能解困,然後愛上都市、黏在都市,不捨分開。

都市酵母發起人周育如,出身台北西門町。每當她抬頭向窗外看,盡是年齡、風格混搭的人遊走其中,這塊少男少女們的夢想聚集地,有點任性、有點黏性。自法國留學回台,她曾一度厭惡台北,「為什麼巷子裡總是有垃圾?」、「為什麼天際線這麼醜?」可是她選擇換位思考,「我想為這個都市做些什麼,我想讓人愛上都市。」

中央大學法文系畢業後,到法國修視覺藝術的周育如,1994年創立水越設計(Agua Design)時就想,設計不該只為商品設計,要能解決生活與社會問題,開啟社會設計的思潮。「我很喜歡從前端到執行,發掘問題、解決問題,把事情變得更好。」

酵母實驗1:空間,解決城市緊張

2006年,周育如心底有了轉變,她為伴她生長的城市做了個決定:組織「都市酵母」。周育如開始帶著她的4000個「小酵母」,開始進入城市實驗劇場。

如何讓都市人愛上城市,首先要改變體質,從「工作狂」發酵成「甜味」城市,這種甜味有黏性,對都市產生自信,重新欣賞、愛上養育我們的城市。

久居城市,看慣七彩霓虹燈、聽慣喇叭聲後,望山反倒不是山了,因為看不見其中細節;山裡台灣藍鵲滑翔,夏日清晨蟬聲唧唧,在自困圍城的都市人眼裡,都只是遠方深綠模糊一片,如眼盲,看不出差異。城市習慣快速閱覽、囫圇吞棗,卻忘記了細節思維,忘了為城市緊張敞開一扇出口。

忙完一天,站在陽台眺望都市,這塊與鄰居交疊的空間裡,流有自我與他人的神祕氣息,能使人暫時喘息、放空。陽台,是都市的發呆亭,一個介於私密與開放的中介空間,能讓人自在放鬆、恣意伸展的環境,展現都市人的生活面孔。

為了解放城市窒息的空間,她發起了「陽台計畫」,集結城市人對陽台的想像,譬如有人想將高樓陽台建成大怒神,來振奮上班族精神,又或者以瓜棚概念設計,找回農業社會瓜棚下話家常的慢活心態,發展成新都市瓜棚。

周育如說,我們奢侈的使用陽台,卻忽略這塊小空間的可能,它能成為都市綠洲,帶來解渴甘霖。

透過陽台計畫,都市酵母以設計創新體貼都市,為都市架構一個夢想可能,讓人知道原來自己可以停止抱怨,而城市,原來是有夢想的。周育如說,要改變一個城市,「每一個點子發想,都必須從內心長出,想法才會有力量。」

酵母實驗2:自然,增添城市自信

在城市裡抬頭一望,總見冷冰冰的天際線;試想,有隻五色鳥突然飛進你的視野,那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都市缺少自然,堵塞五感,蛙鳴鳥叫都是難得享受,因此自都市成長的孩子,對自然的敏銳度極弱,養育出與自然疏離的下一代,我們的城市是否還有未來?

周育如想像中的台北應該是這樣:「把動物從動物園解放,動物和人一起在路上散步,這城市該有多棒啊!」

因此都市酵母舉辦了一場「與動物一起下午茶」,邀請各種都市寵物到草地散步,企圖製造都市中人與動物和諧共處的機會,不僅是站在動物角度,也是站在人的角度,是要讓人、讓都市更好。

最近周育如就真的在想,自己可不可以養一頭驢子、一隻烏鴉,她說,「驢子,眼睛水汪汪的」,不必戴上3D眼鏡,周育如就能一眼看見台北混亂中的可愛與迷人。

不只要找回大自然與人類的記憶,周育如心中還有一個「自然包人」的念頭。台北少了自信,因為沒有人有信心敢說,這就是我眼中想要的台北,城市沒有自信,是因為少了衝撞的勇氣,在意他人目光。周育如曾去過紐西蘭,她說,這個城市的人很有生活主張,道路鋪上不同碎石,草皮用塗防滑黑膠的木棧道分隔,一條路就有4種自然色,她心想:什麼時候台北也能有自己的生活主張?

酵母實驗3:換裝,清掃城市苦悶

你想過清潔隊也需要設計嗎?40年來,清潔隊員用一支掃把掃台北,可是卻能夠被放任將掃除工具放在大馬路邊,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工作。周育如說,東西做出來就是要不斷維護、更新,不是同樣設計用100年,都能算是「歷久彌新」。

都市也需要維護、更新,擔綱這份重責大任的,就是清潔隊員。「讓清潔隊員向地球、向人、向環境微笑。」周育如推動多時的台北城市清潔隊換裝計畫,不但與清潔隊員面談了解需求,設計符合人體工學的掃除用具,以藍綠大地色調,塑造工作態度,微笑著維護城市整潔。

從都市清潔出發,讓城市更好,就是讓自己更好。清掃工具多樣化,就能做到都市細清,當家家戶戶的門面成為清掃重點,大家就會互相評比各自家門、街道,台北的乾淨整潔,就會成為每個人的責任。

當每個人都能為自己、為城市負責任時,生活就能快活起來;當你停止抱怨,開始為這個壓著、悶著的都市思考,怎麼改變這種混亂的現狀,就意味著你也成為了積極的酵母,正嘗試著為城市增添養分、活性。

酵母實驗4:跨界,創造城市風格

你可以說周育如是直線,只追求讓城市更好、讓人們愛上城市;你也可以說她是曲線,在追求的路途上,不斷為城市辯證,譬如加了這個和那個,會不會有化學反應?

城市要有自然、要有信心、要為環境負責、要慢、消除緊張?在這場實驗中,微加酵母的測試,開放城市人的想像與選擇空間;要愛上城市,就要耐著性子一一實驗,分清這城市的好與不好、人們對城市的喜好,才能精準抓到真正的風格取向,「花時間去調查需求的商品,才是真正省成本,才會是有價值的」。

排除緊張、找到城市的生活主張與風格,都市酵母從「色彩」開始。想像生活中只有紅、黃、藍原色可選,可是夕陽西下,雲彩裡還有紫羅蘭紫、薰衣草藍、鵝黃、秋海棠紅⋯⋯千變萬化。如果一座城市只由單色構成,枯燥得連吃飯都沒了胃口,「台北應該進入下一個色彩階段。」

台北天空,配上紅色、綠色還有點生鏽的鐵皮屋頂、五顏六色招牌燈箱、花花綠綠的廣告標語;「台北的顏色究竟是灰色,還是各色系混雜的混濁色?」周育如計畫找都市色彩,調查、分析都市顏色,走訪街區尋找色彩;色彩代表地域特色,找都市色彩,就是找都市性格。

城市是大家的,須要各行各業力量加乘,才能更上層樓;都市酵母集結團體的力量,創立溝通平台,無論階級、身分,在都市酵母中一律平等,用平等的角度、寬廣多元的視野溝通,都市將產生些微化學變化,為人們帶來喜悅與感動,生活中多點凝聚的能量,人們也才能真正愛上城市,願意付出更新、維護自己的城市。

「我的生活週期是一個月,但我思考的是下一個20年,」一種理想,周育如帶領一群都市偵探抽絲剝繭,觀察這城市一切,然後轉身又是瘋狂的藝術家,彩繪台北,勾起每個人的創意;但其實酵母們都是設計師,精於決策,周育如說,「偉大的城市都是立基想要讓城市更好。」當每個人的心底真心綻放,累積起來,就是一個城市真正的自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